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他说你明年一定要来!你一定要进“狼牙”大队!

  看着他的眼睛我再次泪如雨下这是多么大的一个误会我为什么要当兵为什么要当侦察兵为什么要参加侦察兵比武?我为什么要走入军人的行列来体验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楚?我为什么要看着自己的弟兄为了这样一个在我看来没什么意思的梦想把自己练废?

  但是看着他的眼睛我不能拒绝,我捂住自己的脸泪水从指缝流出来流在我已经变得粗糙的手心里手背上。

  在那个瞬间我一只手被陈排抓着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泪水哗啦啦心情哗啦啦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底有一种东西在变的坚硬慢慢钻出我的血液慢慢渗透我的全身。

  我不能不答应陈排,我怎么能够拒绝陈排,换了你你怎么拒绝你能告诉他自己其实不应该当兵还是告诉他自己觉得特种部队是个没意思的劳什子?

  他是我的兄弟,我的生死兄弟,他的欢乐就是我的欢乐他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他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我们其实是一个人因为我们是战友我们是兄弟我们生生死死在一起永远不能分离就象树根盘根错节的长在一起拿刀也砍不断拿火也烧不烂。

  我必须答应陈排。

  我那时候真的开始明白什么是军人什么是真正的职业军人我为有这样的兄弟而自豪而在无数个夜里惊醒的时候泪流满面恨不得拿头撞墙撞的头破血流再大哭一场。

  我那时候知道,我的生命和我的心已经不属于我自己。

  属于我的战友,我的兄弟。

  我就是把这条命送出去我也要作那个劳什子特种部队的队员。

  因为这是我的战友,我的兄弟的嘱托。

  为了他,我愿意去死。

  于是铁从矿石里面取了出来,这个过程就叫做提炼。

  关于陈排最后的下落我一直不忍心告诉大家我知道的一点事实,但是我不能不说因为我不说的话是对不起我的陈排我的战友我的兄弟。

  陈排,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某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师大功某团侦察连一排长,中共党员,排级转业,特等伤残军人,无立功纪录,曾受过团级嘉奖一次。江苏南京人,出身普通工人家庭,18岁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陆军学院侦察指挥专业本科,21岁到基层担任排长,历时两年。后因身体伤残转业回家,地方安置在一个残疾人企业担任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这是文字上的纪录。

  眼睛能看见的呢?

  由于病情发现过晚,几年之内他逐渐由下肢瘫痪转向腰部瘫痪,最后全身瘫痪只有两只手还可以正常活动。

  我最后得到他的消息是他还没有结婚,我想我的情书没有起什么作用。

  顺便再说一下,他以前的绰号是“佛山无影脚”,也就是说腾空以后在空中可以连踢四脚准确的踢碎4个酒坛子然后以一个英武的姿势落地然后首长们掌声不断感叹我们的侦察兵的神武。

  陈排的这个经典画面在当时的电视新闻和电视专题片曾经反复使用。

  我不知道你们看过没有。

  其实,我冲进总医院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小影。

  我从纠察的摩托上跳下来玩命的往里跑,结果没有走旁边的人走的小门,从车走的大门进去了(你们要是去过部队的话都会有这个经验吧),门口站岗的哨兵不乐意了,赶紧喊我。我哪儿顾得了他啊?就是使劲往里跑,结果在还没进大厅的时候,就被一个陪大肚子的老婆来检查的黑脸少校拦住了。

  我不敢不停下来,气喘吁吁的:“首长!”还赶紧敬礼。

  少校一脸严肃一嘴山东普通话:“瞧你什么样子?跑什么?把军帽给我戴好了!”

  我赶紧把歪了的帽子戴好。

  少校眯眼看我的胸徽:“侦察兵啊?了不起啊?跟这儿撒野?”

  我急忙解释:“不是首长,我来看我们排长,我们排长……”

  少校眼睛一瞪:“就是天大的事情,你也不能违反规定!你是哪个部队的?是不是觉得收拾不了你了?!”他老婆挺着大肚子直拽他:“没你的事儿你瞎管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辩解,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人家是少校我是列兵。

  少校一背手,喉结一骨碌,我知道要坏菜——这位大爷要训人了!你们没有领教过基层主官训人的本事,是长期带兵培养出来的,没有个把小时你别想走人。

  我心急如焚,眼看距离陈排咫尺之遥,结果碰见这么个铁门神。

  还没想出什么办法,就听见那面有人喊:“十五号!过来,结果出来了!”是个女护士,声音清脆,但是霸气十足,有点指手画脚的意思。

  我哪儿顾得了看她啊,就是低头想自己的办法。结果我没有想到那个少校立即非常之干净利索的转身就跑步过去,到了那个小护士面前就差一个立定敬礼了一脸笑容:“护士同志,情况怎么样?”我当即就感叹什么叫一物降一物啊,你臭牛逼什么啊你?!

  小护士爱理不理的:“胎位不正,你们去见趟妇产科找找大夫!”她甩手把检查结果给他,转身就要走,一幅公事繁忙日理万机的样子。少校急忙拉住她。

  可是就在她转身的瞬间我看见了她的侧面,那个我日思夜想的侧面——我是一定不会看错的!我在最艰难的时候最痛苦的时候最寂寞的时候最失落的时候她就在我的身边在我的脑子里在我的心坎里温柔的陪着我快乐的陪着我义无反顾的陪着我。

  我脱口喊了一句:“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