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二


  所以我不会再让自己后悔。

  那么,该我去了。

  去我该去的地方,为了所有的人,也为我自己。

  17,无论风从那面来,我都闭着眼睛,装作看不见——小庄思考的一些问题

  其实写这个东西真的令我很难过,很多时候我回避,就是不愿意让自己沉浸在这种痛楚之中。

  我在部队三年,陈排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

  而这,已经让我久久的不能自拔了,后面的故事,我现在都不敢想象该怎么写。我一直没有能够从这种情绪中摆脱出来,包括现在也是。

  因为,因为我真的很难过很难过。虽然我不后悔写这个东西,但是我真的很难过。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

  只有难过。

  很久了,我一直在写一些编造出来的东西,不写自己的这段生活。除了什么规定的原因——虽然那已经不重要了,还有自己的难过,我真的不敢回忆。虽然我闭上眼睛的时候,现在就可以看见陈排的笑脸,但是我真的不敢继续再往下想。

  你们都喜欢战争,都喜欢武器,都喜欢看电视里面直播的战士之间的杀戮,或者看电影上老美美化过的杀戮,但是你们想没想过真的在杀戮的不是武器,不是冷冰冰的金属制品,而是活生生的战士。

  他们的年龄平均起来,可能真的不到20岁。

  生活的一切都还没有开始,他们就在杀戮或者被杀戮,然后被很多人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然后被很多网站当成提高点击率的画面,然后他们相互的杀戮和被杀戮后的遗体还被很多人贴在BBS上展览。

  当然,我不是说网络有错,因为网络是科技的产物,科技没有错。

  那么是谁有错呢?

  我自己也不知道,也不去想。

  我只知道,战士是有生命的,他们是活生生的,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了,在他们的亲属和情人眼里,都是活生生的,就那么立在面前。

  很多战士在战争的时候是被人景仰的英雄,战后呢?一个习惯了杀戮和战斗的战士,你们能容忍吗?你会和他作朋友吗?如果你是女孩,你会接受他吗?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真的愿意我从来没有当过这个兵,和以前一样无忧无虑,在电视前面评点杀戮。

  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今天写这个,不是喜欢写什么杀戮。

  我也不喜欢猎奇,满足一些人的好奇心。

  军队是个太特殊的群体,每个人的个性都统一在一个严格的共性里。这些倒也罢了,最关键的就是你会有战友的情意,那种兄弟的情意,这些是你的财富,但是,往往,也是你一生摆脱不了的痛楚。

  于是无论风从那面来,我都闭着眼,装作看不见。

  虽然心在滴血。

  这些只是我思考的问题。

  小说的故事下面继续,这只是我自己的一点思考而已。

  我是怀着恨意登上直升飞机的,苗连站在河滩上的那些连长们中间眼巴巴的望着我;那些连长也眼巴巴的望着他们的兵都跟看自己的孩子赴京赶考一样。

  因为,这是他们的骄傲,他们的荣誉。

  某种程度上也是他们自己的化身。

  我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待特种部队,反正在军队内部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太了不起的事情,只是一个有重要价值附庸的兵种而已——全世界都一样,大家是否还记得在《现代启示录》里面,当那个要暗杀那个什么上校的特种部队上尉看了这个上校居然自愿到特种部队任职的时候感叹一句:“天那!他放弃了作将军的机会!”据我所知,在美国当特种部队最出息的就是作个少将了,那已经是联合特战司令部的头头了当特战军官到了那个份上已经到顶了。

  其实都一样,对于我们这些小兵没什么,跟哪儿当兵都差不多,就是苦点而已;而军官一旦从事侦察或者特战专业,基本上他在部队的前途就比较短了——步兵出身的可以作将军,装甲兵出身的可以作将军,炮兵出身的可以作将军,后勤出身的可以作将军,但是侦察或者特战专业的呢?我估计一般在仕途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出息——侦察和特战虽然重要,但是不是军队的绝对主力啊。

  ——这些也扯远了,我想说的是,其实基层的侦察连营主官的仕途并不是那么广阔的,因为步兵团可以有很多,有侦察团吗?尤其是侦察兵的业务面比较独,你能去坦克团当什么参谋长和团长吗?肯定是有的,但是我至今没有听说——我说过了我不是军友对军队的上级领导任免并没有什么热情我也不关心咱们国家的国防建设我就关心我这帮子兄弟和我的老部队因为我对那里有感情那里有我的汗有我的血有我的泪有我的梦想有我的青春有我刚刚萌芽的真正的爱情我对那里只有感情没有爱好对别的我一概不关心因为我不喜欢军事不喜欢战争不喜欢武器不喜欢杀戮我爱好和平爱好红塔山爱好漂亮美眉爱好盗版碟爱好养狗爱好穿白色袜子爱好穿阿迪的篮球鞋牛仔裤爱好耐克的T恤爱好吃面条爱好喝绿茶爱好这爱好那就是不爱好战争我当兵就是误会特种兵更是一个天大的误会虽然我热爱我的兄弟们热爱我的老部队我不后悔这段经历但是我不热爱战争一句话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和平主义者——虽然如果我们国家发生了战争我作为预备役的特战队员会第一批被征召重新拿起我的枪走上战场毅然决然我也毫不犹豫但是不代表我每天没事就跟BBS前面要发表好战言论——扯远了又,继续刚才的话题——这就跟拿匕首切排骨是一个道理——虽然锋利但是力不从心啊!部队这种鸟地方一个位置恨不得十个人抢,能轮到着这些侦察分队的基层主官吗?你们真的来作个职业军官试试?仕途的艰难不是一点半点的,我的一个战友的父亲最后熬成了一个省军区的政治部主任,我就见过他两次,一次是当兵的时候,他那时候是一个军区的什么小部的正师级部长,第二次是退伍以后路过他老子当政治部主任的省会城市顺便去看看战友,就见到他老子了——我没那么势利,我不作生意卖文为生,没什么事情求他老子——我想说的是,第一次跟他老子见面的时候满头黑发,短短几年,他老子的头顶已经是地方都无法支援中央了亮晶晶光闪闪了。——这就是我亲眼目睹的大校到少将的最直观的变化。我对仕途的理解就是这样,所以我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去作老家省委书记秘书的好事作我的自由职业者文化流浪汉为此不惜和我老子翻脸。我倒不是担心自己头上那几根毛,我在部队一直是极短的贴头皮类似于秃顶的造型,也没觉得有什么难看,我是操不起那个心。虽然我当过兵,但是我就因为当过兵我才不要当官。那是个什么道路?——华山天险。就此打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