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六


  我们一句话也不敢说就这么站着。

  他还看我,我也看他。反正来都来了爱怎么办怎么办吧,菩萨是泥捏的我是肉作的,不过就这100多斤活着干死了算我就不信你能把我怎么办。

  这个狗日的少校把眼睛挪开了,然后是开场白我想他在机场就憋的够呛,他就一口山东普通话:我谨代表狼牙大队全体官兵队你们表示热烈的欢迎!然后没人鼓掌因为傻子也知道这个时候不需要鼓掌。然后他看着我们就说我叫什么什么的我心里想你爱叫什么叫什么结果我就记住他姓高是一个中队长我们今年来的就分到他们中队挨收拾,他说宁缺勿滥我心里想是不是那把刷子咱们训练场见不就是一根绳子一把刀吗。

  然后他就说了一些什么劳什子我就记不住了部队干部的老一套也不值得写。

  他大概被我看的不是特别自在所以话音多少有点不自信开场白就草草收场然后就说我们弟兄刚才跑路不好淅沥哗啦就让我们弟兄饭前运动运动。这个我倒不怕,侦察兵集训比武下来跑路算个鸟?

  我们换了迷彩作训服跟着那辆小王八吉普跑路,七拐八拐上了山。那个高中队就在后面开着另一辆小王八吉普跟着,我们弟兄就跑路上山谁都不傻知道杀威棒刚刚开始不到卖命的时候所以都留着劲头。

  然后带路的小王八吉普一加马力就拐到一片泥潭子边上我们快跑到跟前都有点犹豫不知道该跑路过去还是跟车一起停下。然后第一辆小王八吉普上的一个士官就说:“下去!”

  我们就下去当兵的死都不怕还怕泥?

  然后就按照命令在里面串的跟个糖葫芦一样作仰卧起坐。说实话我们在老部队都是高手所以仰卧起坐简直就是小儿科,但是在这个泥潭子里面作还是第一次所以多少有点不适应。说实话那个滋味确实不好受不是累是你起来落下的时候泥浆子满身满脸满耳朵乱流乱贱,睁不开眼睛因为满脸是泥浆子,不敢怎么大口呼吸因为满嘴也是泥浆子,身上就更是泥浆子了。

  那个狗头士官还要我们喊号子一二一二喊的声音不响就要骂人,骂人我们不怕因为我们都是被各个的连长骂出来的连长比他们骂人的花样多的多的多。但是一直这么作我们不好受后来就习惯了再后来我们去野外住训的时候帮老乡割麦子见了个猪圈大家身上就痒痒恨不得蹭两下才过瘾——有时候人的习惯就是这么怪,关于这些奇怪的习惯我后面慢慢给你介绍几个神人,我至今没见过这么神的人物。特种大队真是藏龙卧虎什么鸟人都有,所以我在刚刚开始叫他们狗头大队是有道理的,后来这个外号搞的大队长知道了还不高兴因为臂章是他亲自设计的花了好几个晚上的心血结果弟兄们都开玩笑说是狗头。

  我们作了100个仰卧起坐以后又让我们翻过来作俯卧撑,这下子更加难受了因为你的脸就一定要扎在泥里反复扎耳朵都流泥浆子。100个以后弟兄们已经都是泥人张老先生的泥胎子了。

  这样的体力消耗是一般的两倍左右,因为你的呼吸是受到限制的因为泥浆子也是有阻力和重量的也因为我们不适应。后来弟兄们渐渐摸索了出了在泥浆子里面作体能的方法,就不是那么难受了,再后来就都发展到见了个猪圈都恨不得滚滚因为野外住训没有泥浆子滚当然只是个想法,再再后来他妈的狗头高中队就让我们滚比猪圈更恶心的了我以后讲。我后来退伍以后看电视才知道国外有钱人流行这种东东,还叫做什么“泥浴”说是有保健作用我当时就觉得看来狗头大队是未卜先知啊知道给我们保养身体。

  弟兄们这下子满身泥浆子但是还不让起来还要按照士官的口令作一些测滚和后滚翻前滚翻头都栽进泥里。我当时在那种状态基本上没有什么思想了,因为你不能思想要提防泥浆子进嘴里。当然我们最后都精疲力竭然后让我们在里面保持一个俯卧撑的姿势悬空但是胳膊不能直着,就这么一直这么呆着时间多久我记不得了开始还数数但是后来就操心自己的胸肌和肱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很久没接触这种名词了)了因为越来越酸侦察兵尖子也不是铁作的也是肉知道什么是累。

  我就这么悬着看着鼻尖上的汗水合着泥浆子滴答滴答滴答到下面的泥浆子里面。

  我就这么悬着然后好像无数小蚂蚁在胳膊的肉里面爬后来是咬再后来是狂咬真的越来越难受但是我还是梗着脖子坚持着因为真的很累。最后连脖子都酸疼了然后脸都因为坚持而恨不得干脆抽筋。

  我在最前面的一排就这么坚持着。

  一双擦的很亮的大牛皮靴子慢慢走到我的面前站着一直就这么站着。

  我坚持着我忍耐着我尽力去想一些美好的事情我的思想已经魂游天外譬如我想我的小影她的笑脸她的小手她的芬芳她的伶牙俐齿我想她的一切。

  然后一只军靴踩在了我的肩上,并没有用力,我就下去了一脸栽在泥浆子里满嘴是泥浆子动也动不了。

  我从泥浆子里面慢慢转过身子大吐几口才能喘气,我看见高中队看着我的眼睛没有表情。

  我听见高中队摇摇头叹气说:“把他们洗洗,吃晚饭。”

  他转身走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他不屑的笑,很多年后我问过他,他坚持说没有因为自己也是那么过来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记错了因为记忆总是在出现偏差。

  这是我来这个狗日的狗头大队的第一个下午,我们用了2个小时在泥浆子里面洗澡,然后被赶进山下的河里洗澡,最后就这么湿湿的跑路去那个废弃的营盘里面的一个在角落里面的野战炊事车吃饭,没有吃饱饿着肚子穿着半湿的衣服跑了个10000米武装越野又作了传统的5个100的体能才算训练结束,然后政治学习开始就是不让你休息穿着汗水合着河水泥浆子的迷彩服我们傻不拉几的学习文件学习精神还学习什么好像没有三个代表因为那时候还没有我都记不清了反正都是学习。

  熄灯的时候我们都开始知道这个狗日的狗头大队看来还真不是纸糊的,我说过我不是军迷其实我在特种大队的很多战友也不是我们对特种部队的了解很少很少就是会跑路会攀登会打枪什么的,至于那些你们整天特别感兴趣的基本上都是后来进入战术理论学习的时候才接触的。

  还是写的细致了我要这么写就真的写不完了我拟定个大纲先大家慢慢看,其实这段时间真的没什么可以写的,因为就是基础训练大家知道的都差不多。我的意见是直接写我挨锤,这样还有故事看不然就都是我的个人体会成了意识流了我还最讨厌写意识流就喜欢写故事我再想想大家也想想。

  说句心里话我现在再次发现了一个写作上的难度,就是如何进行整合。那些日日夜夜一旦回忆起来是没完没了的,搞得我脑子乱七八糟的。穿越泥潭只不过是特种大队训练大纲上最基本最基本的科目,还算不上啥子劳什子特种兵体能训练,因为只不过是让你习惯一下满身泥泞浑身潮湿是个怎么回事而已,在以后的岁月中我们最喜欢的就是在泥浆子里面泡着打滚,因为不用跑路不用爬山不用对锤就是在泥浆子里面滚来滚去习惯了还挺惬意的。要照我现在这么写法我真是一年也写不完,因为特种兵的基础训练花样之繁多超过你们的想象,譬如还有什么鸭子步、小推车等等乱七八糟的东东都是我在侦察连没有接触过的,当时没有时间反思但是现在想起来都是有很深的印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