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二


  我们大队长拿着高音喇叭跟巴顿似的径直把突击车开的跟坦克一样后面甩着烟就过来了。我就知道大队长肯定是看训练场地刚刚回来,因为远处副大队长和参谋长他们的车子都在营地门口他们就在下面看笑话。

  我没有看见高中队的脸但是我知道他的脸绝对是白了。

  大队长的车到跟前还没有刹车人就跟着跳下来了——40多的人了还这么敏捷不是很多见的,他没事还真的跑跑特种障碍呢虽然速度没有我们快但是都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一把好手不是吹的。

  大队长把高音喇叭往车上一甩指着高中队的鼻子就骂:“你是什么我问你是什么?!”

  高中队:“我是小高……”

  大队长指着他的鼻子就暴骂:“妈拉个巴子的找我收拾你是吧?!你是什么?!你是你自己吗?!你是军人!你是少校你是他妈的我的兵!玩鹰?!你是八旗吗?!你是解放军少校!你他妈的把这玩意给我放了!”

  高中队显然依依不舍不光是500块钱的事情关键是我了解这孙子确实喜欢的不得了。

  大队长转身就走:“成,你不放就别放。”说着就上车了。

  “放放我放!”

  大队长的话音未落那只鹰已经出去了然后我就看见真正的鹰击长空!好漂亮我一生都忘记不了!然后我就看见高中队可怜巴巴的站在那儿可怜巴巴的看着天上的鹰。

  大队长连看都不看他转身就上车对司机说:“走!回去开会!”

  突击车就兔子一样调头走了。

  我就看见高中队可怜巴巴的在那儿站了半天但是毫无怨言。

  这个鸟人在我们大队谁都不怕但是就是怕大队长。

  因为是大队长把他从敌人的狼嘴里面救出来他们也是兄弟不光是上下级。所以大队长绝对在他面前有地位,让一个鸟人服气的人不是更鸟的人是什么?!

  我忘了说了,大队长姓何。

  就是那个挑中苗连的侦察大队的何中队长,一等功臣,战斗英雄。就是他给我们起个名字叫“狼牙”,我们都是他的兵。如果要我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一个真正的老爷们。

  说乱了不过何大队的故事绝对值得说我在以后说,刚才就是想说这个狗头高中队是怎么鸟的这是我亲眼见到的要不是有我们的何大队不知道他要鸟成什么样子,要不是何大队爱护他栽培他就这个狗头高中队能够成气候?何大队绝对是一个真汉子真男人世间少有没有不佩服他的连我们的军区副司令没事也喜欢跟他打打枪聊聊天我要告诉你们他跟军区副司令解放军中将说话也是一口一个妈拉个巴子跟自家兄弟似的你们可能不相信但是这是真的因为是我亲眼见到的!——我当时是打靶的保障——你们不知道,部队就是这样,主官的个性就是部队的个性,我们狗头大队为什么那么鸟而且真的是鸟的不可一世?!——因为我们的大队长是真鸟!

  说乱了怎么何大队这么早就出场了哎呀呀包袱都太早,所以这不算正式出场就是给大家提个醒我们的大队长是个什么鸟人。这一节还是说高中队鸟但是他确实鸟不过何大队他差的远呢!

  这些都是插叙啊不是故事线何大队那样的鸟人不能这么简单的出场我要好好设计一下!

  我在写上面的文字的时候常常在想为什么现在的男人都不是男人了呢?我其实也很少回忆往事,但是我一旦回忆起来真的是感慨的不得了。很多事情暂时忘却悲剧的成分,那段绿色的迷彩色的岁月真的是一生最宝贵的财富——在那么鸟的部队当兵,在那么鸟的爷们手底下当兵,甚至你还被他们看成也是一个小鸟人,你还有什么可以遗憾的呢?——毕竟,你是真汉子过!我再打开现在的电视,上面的男人是男人吗?不是阳痿是什么?——但是为什么看不见我们那些鸟人的影子呢?!我们那个时候天天在那个鸟部队后来有那么多关于特种大队的电视剧电影但是我们怎么从来没有看见有谁来体验生活呢?当然也许来的不是我们大队我就不知道了——

  但是,我们确实是那么鸟的生活过!

  那时候的爷们是真爷们!

  我为那段岁月而自豪,我无悔我的迷彩色的特战青春!

  虽然当时我那么恨那个狗头大队。

  但是很多事情你是失去了才知道最珍贵的。

  我被狗头高中队暴锤以后第二天浑身没有不疼的地方但是还是要坚持训练,因为我们没有病假的权利——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个狗头高中队是不是诚心撵我走,我说了我后来问什么他都不承认也许是我记错了判断错了也许是他不好意思,但是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第二天继续训练了。

  高中队也没有任何意外的,这个孙子在自己的兵跟前一向这样愣充大尾巴狼虽然我想他当时多少心里是会惊讶的。

  我们接着训练,我还是和我的弟兄们一起吃苦。每天都有新的科目,也有老的科目,每天都有新的痛苦,也有老的痛苦,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习惯了,因为我知道当兵就是吃苦。真的,要是不把自己看成是一个训练机器你是不要来作特种兵的,特种兵不是比别人强壮或者真的是超人,不是的,是比别人更能吃苦。

  每天狗头高中队都在盯着我,从他的脸上我就能看出来训练士官给我打的成绩好不好,因为他看我的眼光越来越阴翳。我就知道我的成绩是不错的,有上升的趋势,因为训练士官不是一个人,是三个人,每个人打的分数平均起来是我们的基础分数。训练军官的分数要和他们相加再有一个什么系数的乘法我最后也不知道,因为我最最后也没有作训练士官,因为我退伍的时候也不是士官只是个上等兵,这个该死的狗头大队一线队员里面唯一的上等兵。所以这个成绩还是比较公平的。我知道,除了他,别人对我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我们每天都跟一根弹簧似的,被疲惫和痛苦压到及至,一夜的休息后早上5点就一下子弹起来——然后又是一天,周而复始。但是,这个弹簧的韧性绝对是越来越强的,我自己都体会的到。

  我跟狗头高中队的另外一次交锋就是蹦极。但是这是小的交锋,不过我还是没有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