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三


  那个时候国内还没有几个地方有这种运动的,我们狗头大队自组建就有了。一是练习胆量克服恐惧心理,二是为伞降训练时候的翼伞自由坠落开伞作个小铺垫让你简单体会一下。后来我退伍以后到什么劳什子自然公园蹦极居然要200元一次,我一看那个高度就没有什么兴趣了——我当时的农民兵兄弟就更不知道了,我们每次一蹦200元钱的话计算,几年下来狗头大队居然给我们付了万把块钱的蹦极费用了——这是调侃,但是扯多一点,如果算上伞降、潜水等乱七八糟科目的话,现在这些有钱人玩的所谓冒险运动,在我们都是训练,其实,培养一个特种兵真的是需要很大的人力和物力投入的。你别看我的农民兵兄弟,蹦极蹦的好着呢!

  大概是50米远的两个悬崖中间的一座废弃的公路桥,大概以前也属于这个坦克团的专用战备公路的一部分,因为我从桥头的承重就可以算出来我说了我已经算是个合格的侦察兵虽然距离特种兵还有一点距离。我们跟在那两辆小王八迷彩吉普后面喊着号子跑路到了桥头,狗头高中队就让我们作准备活动,我还以为是在桥上折返跑,也没太当回事情。

  过了一会,我们就被带到桥中央,然后知道今天的科目是蹦极,属于特种兵胆量训练的一部分。

  我当时隐约知道蹦极是什么东西,但是听狗头高中队仔细介绍了我们才明白过来,就是让我们从这里跳下去!而且腿上只系一根松紧带虽然这根松紧带的韧性和承重都非常好,但是还是要我们从这里跳下去!

  我们趴到栏杆往下看了一眼,都出了一身冷汗。

  这回我真的知道什么是黑风萧瑟了,底下的丛林在风中呼啦拉的摇摆着树枝子晃动着树叶子我的乖乖!我的头开始晕了虽然我爬过悬崖而且是50米的悬崖但是不是跳悬崖啊腰上有铁扣扣上有攀登绳所以我也不害怕。

  但是这次我害怕了。

  我偷眼看那些老油子,脸都比我强不了多少。

  狗头高中队又耍酷:“这里距离地面也就是100米,特种兵跳伞初级圆伞科目的高度是多少米?”

  旁边一个狗头士官跟的很紧:“1500米。”

  高中队就看大家最后看我(我就不说他笑了因为他也不承认):“连这个都不敢你们还要作特种兵吗?”

  还是干部有表率作用,一个少尉脸色也挺白的但是还是说:“我先来吧。”

  他就腿上绑上松紧带出了栏杆。

  我们都看着他。

  他深呼吸一次眼睛一闭腿一蹬跟个鱼雷一样把自己扔出去了!

  “——我操你姥姥——”

  我们都听见他的这声骂然后就消失了我们急忙趴到栏杆边上看他在下面忽悠着忽悠着慢慢的停止了。

  然后他就上来了,腿还有点软,但是还是站着的,什么也没说,就是摆摆手走到边上坐下了靠着栏杆喘着气。

  那两个少尉就跟着跳,然后就是士官。

  生子的叫声最有个性:“啊——呀呀——啊——”

  最后是我,我的腿上绑了这根松紧带嘴唇在打着哆嗦心里在打鼓虽然我知道不会有事但是我还是怕因为我确实很怕我不想隐瞒自己的害怕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白了。

  我慢慢翻过栏杆,马达看着我:“没事,一下子就好了。跳吧。”

  我深呼吸着,又看下面的黑风丛林哗啦啦我的心情哗啦啦。

  我还是在犹豫,在下着决心。

  狗头高中队看也不看我,就是在看着远方:“是男人就给我跳下去!”

  我操你大爷狗日的高中队!

  我心里骂一句,我是不是男人跟你有蛋关系?!

  我咬着自己的嘴唇,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发抖。

  高中队看我,一点都不意外,然后看大家:“走吧,集合,我们回去。”

  一个士官来扶我进栏杆。

  我突然一把推开他,一跃而出:

  “高中队!我是个男人——”

  我闭着眼睛下去了呼吸一下子停止重心一下子忽悠上去了回忆中很难有什么具体的词语描写我当时的感觉但是我就如一颗深水炸弹一样坠入峡谷。

  我以为我要死因为我清楚的直觉到地面跟我越来越近。

  我知道我要死因为我明白的听到黑风丛林哗啦啦的声音越来越近。

  然后我就一下子被拽上去了!

  我在空中忽悠着,我忘记我当时是否叫喊但是我应该是在不断的叫喊着我是个男人!

  然后我被拽上去腿软绵绵的站在桥上还不敢相信自己已经上来了。

  我知道自己的脸白了血都不知道到哪儿去了急促的呼吸着。

  高中队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也什么都没说。

  只是在心里狠狠的骂道:

  狗日的高中队!我一定要告诉你我是个男人!

  我刚刚5点钟上来一次,看见你们的留言真的很感动。以前我为了银子写,今天只要你们还有一个人看,我就为一个人写;以前我从来不关心自己的东西有什么读者或者观众,我只关心老板喜欢不喜欢,现在我知道了,最珍贵的是什么。我不会不写完,这个你们可以放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