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四


  昨夜我写那个劳什子电视剧写到很晚睡着了,然后我梦见了那只大黑鹰,真的,然后我哭了。

  我梦见它在天上飞,我在下面追。

  我问:“老鹰老鹰你去哪儿?”

  大黑鹰不说话,就是一声长啸,在天上舒展自己的双翼搏击长空。

  我再问:“老鹰老鹰你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

  大黑鹰还是不说话,就是在空中指引着我的路程。

  我跟着它跑过草原,跑过沙漠,又跑过草原,又跑过沙漠,最后老鹰降落下来。

  我看见了我熟悉的很多面孔,他们在笑着等我:“小庄小庄你怎么才来啊?”

  我的陈排,我的苗连,狗日的高中队,鸟人何大队,马达班长,生子……我在老部队的很多兄弟在等着我一个迷彩的方阵在等着我空着一个位置等着我。

  鸟人何大队一指我的鼻子:“妈拉个巴子的给我站好了!你瞧瞧你那个熊样子?!你也好意思说是我的兵?看我不收拾你!”

  然后我就站好,泪水哗哗的流。

  陈排跑过来他真的跑过来还在空中跳跃一下做了个极端漂亮的腾空飞踹后来我怎么也作不出来电影里也没几个人作的出来,然后一拍我:“走!还有10000米武装越野没有跑呢!”

  我们就跑,然后大家都跑。

  何大队开着辆特种摩托油箱上面也有个狗头在前面带我们拿着高音喇叭喊番号:“一二三四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预备——唱!”

  我们就喊就唱:“一二三四——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家乡就没有见过爹娘!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年华,都是热血儿郎!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一样的青春在共和国的旗帜上闪光——”

  然后我们跑过很多地方,风景在我耳边哗哗的过。

  然后我们跑到一个城市里面,没人的街道。

  然后我被丢下了,他们摆摆手:“小庄小庄我们走了你多保重没事多来看看我们弟兄注意身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吃好喝好不要满地乱跑搞好男女关系不要管不好自己的小脑袋好了记住你是个当兵的我们走了!一二三四!——你坐你的车啊我爬我的坡,你走你的路我趟我的河,既然是来从军啊既然是来报国,当兵的吃苦流汗怕什么!什么也不说,祖国理解我,一颗滚烫的心哟暖的钢枪热!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再唱个歌子!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

  然后又喊着番号唱着歌走了。何大队还是开着那辆摩托在前面带他年纪大了虽然10000米也能跑,但是不能跟我们跑,没事的时候我们早上越野他就喜欢开着那辆他的宝贝迷彩特种越野摩托带着我们跑,看的很开心不时孩子一样大声笑让我们这些小狗头跟上他这只大狗头他的摩托也开的很野蛮车技牛逼得不得了,我就见过他玩那辆狗日的摩托从离地2米悬停的直升机上直接开下来快50的人了玩的好的不行不行的——这个事情还反复叮嘱我们一不准告诉大队常委否则要开会批评他还要没收他的摩托车二不许告诉他爱人否则要回家挨收拾也要没收摩托车,因为都知道他有心脏病我们谁都不会说我们都喜欢看大队长玩车——他在前面带我们就在后面撒丫子就哇哇叫恨不得在何大队这个鸟人面前把所有的本事都使出来因为我们热爱何大队这只大狗头我们为是他的鸟兵小狗头而自豪而在别的部队前面鸟的不可一世而让一起演习的兄弟部队恨的牙根痒痒老想锤我们但是都不敢——

  他们就这么离开我。

  我傻傻的站在城市的街道上,然后很多面孔模糊的人来来去去,没有人答理我。

  我喊,但是没有人回答我。

  我在城市里面走,好像独自流浪在钢筋水泥的丛林。

  那只大黑鹰不见了。

  泪水哗啦啦的下,然后我身上的军装开始破碎然后我被换了很多时髦的马甲然后我的脸也开始变得模糊然后我就醒了我就发现自己在流眼泪哭的不行不行的……

  我梦见了那只大黑鹰。

  其实从蹦极开始,我们就进入了特种兵的基础科目的学习阶段了当然其他的体能格斗攀登什么的都没有放松。我那个时候还真是明白了,狗头大队还真的跟传统的侦察兵不一样,就是心里明白但是嘴上不承认。于是就学,我鸟归鸟但是脑子比较好使,技术科目的学习仅仅次于那三个少尉——人家毕竟是正经军校出来的,他们的淘汰比我们严的多,要是这些成绩有一项没有我们兵好马上就走人——不过我确实没有让着他们,确实是比不过,毕竟是军校正经本科毕业生人家见多识广就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啊!然后就是变着花样给我们设置各种严格的规定情境让我们体验恐惧孤独寂寞还有失落。

  一日先让我们在那个狗日的特种障碍场先跑了一栋,然后又给赶进泥潭子滚了几趟,然后就这么泥花花的给赶上东风平头柴的后车厢,然后车蓬子盖的严严实实的最后面还坐着个训练士官,这个狗日的不让我们往外看。

  然后就带着我们在山上转圈开始我还在心算大致速度多少开了多长时间距离我们的新训队驻地有多远,因为傻子都知道这个阵势很明显是要考我们地图判读摸方位角在山里跑路的本事。先给你累累,累的有点意思但是又不至于跑不动路然后再给你转圈搞晕你,再让你回去。但是算着算着什么都算不了了,因为车子转圈转的厉害还很没有章法好几次都是原地转圈再找个方向又来回转。这样开了两个多小时谁也不知道给带到哪里了,然后车停了车蓬子打开了,狗头高中队就喊我们下来。

  我们就下去都是晕头转向但是都赶紧站好队。然后我才观察四周的环境,这个鸟大山哪里都差不多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也许新训队就在山底下也许在几十公里以外。这帮子鸟军官鸟士官就是干这个鸟事的,菜鸟那一点子心思瞒不住他们。

  然后我们每人领了一个指北针一张手绘的地图,我们互相一看居然都不是很一样当时就蒙了怎么会不一样呢?

  然后我们每人领了一个指北针一张手绘的地图,我们互相一看居然都不是很一样当时就蒙了怎么会不一样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