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九


  那种感觉真的难以形容,我大口的喝着不喘气的喝着。

  一直到自己必须呼吸到自己不得不呼吸我必须呼吸。

  我才哗的一下把自己的头抬起来甩出一片水花。

  然后内脏就舒服了彻底舒服了我的脸上身上都是清澈的水,嘴唇湿漉漉的感觉真好。

  然后我仰天高喊:“啊——”

  声音被亚热带丛林的低气压和闷热吃掉了显得发闷。

  那已经不再是人类的叫声,而是鼓动自己的胸腔竭力发出的最原始的叫声动物的叫声,因为我首先要象一个动物一样生存!在这种狗日的“丛林流浪”科目里面生存!并且找到自己该走的路并且走回去,才能说的上是个士兵!是个中国士兵!是个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侦察兵!

  最后你才能说自己还是个人类。

  然后我就听见有什么在回应我:“嗷呜——”

  那种声音还很近好像就在我的身边!

  我脑子一激灵,然后一下子从狂喜当中清醒过来左手一把抓住了我丢在一边的开山刀。

  然后我就看见河流里面就在我的身边有一个什么东西的倒影。

  它也在伸着脖子叫,叫完了继续喝水,根本不理会我。

  我这个时候才用眼角的余光看见在我右侧不到1米的地方,一个灰色的身躯灰色的毛四条瘦削的腿瘦削的身子瘦削的尾巴耷拉着一点也不精神一点也不彪悍。

  但是我知道是什么。

  我的脑子一下子就蒙了就那么左手拿着开山刀右手拿着兰花就那么跪着,就那么看着它喝水一动也不敢动。

  它喝的心满意足了抬起头用舌头舔舔自己的鼻子然后准备转头回林子。

  然后它就看见了我。

  灰色的瘦削的长脸上两只黑黑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灰色的瘦削的长脸上两只黑黑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四只眼睛就那么看着。

  谁都不动。

  因为,都蒙了。

  很多年前,在一片大山里面。

  一个18岁不到的中国士兵,和一匹瘦瘦的大灰狼就这么看着对方。

  好像两个许久不见的老友重逢一样都在惊讶着脑子都停止了转动,都不知道怎么办是好那个瞬间很短但是在我的记忆里和一万年那么长。

  好像是故事,但是我告诉你们。

  这是真的。

  很多年后,我在动物园再次看见了狼这个东西。笼子里面的狼暴躁的来回穿梭着,好像很凶猛。但是我一看它油光水滑的灰毛和肥壮的身躯就知道,你现在把它丢回林子里面几天就能给饿死。

  跟人长的胖了一样,狼长的胖一样跑不动——所以在有限的关于中国特种兵的公开图片和电视报道中,我总是听有人抱怨咱们国家的特种兵太瘦,不如老美的电影里面的威风,我的意见就是看上去很美是没有用的,拉到山里跑跑路或者对锤你们就都知道了——施瓦辛格和史泰龙威风吗?我保证三脚踢翻他们俩从此老老实实说自己就是练腱子肉作人体展览的从此再也不敢穿个迷彩马甲端着个M60用很业余的动作冒充特种兵军官,就不用说狗头高中队那样的高手了,他还不是什么正经的少林弟子只能算是不争气的被逐出山门的俗家弟子。我真正见到的洋人特种兵弟兄也没有电影里面那么壮那么宽的,当然比我壮比我宽,那是人种的差异,但是在洋人里面绝对是苗条形的——包括一向以肌肉发达著称的黑人特种兵兄弟,胳膊一伸也都是条状的腱子肉,我没有见过腱子肉往横里长的。

  但是同样因为人种差异,天生人高马大的海豹不是天生小猴子一样机灵的越南人民军特工队的对手——越战以后老美再也不敢在亚洲复杂山地耀武扬威就是这个道理,再多的战斧再多的M1坦克再多的F-22再多的B-52轰炸机就是带隐形作用B2的小老弟一起来都没有用处,复杂山地还是要靠步兵一枪一枪打出来的。我再多说一句,在我个人看来,再先进的单兵装备包括什么叫未来战士系统的在复杂山地和干燥沙漠等恶劣的地形地貌气候环境中也没有用,林子里面的那种要命的潮湿和沙漠地形那种要命的酷热干燥沙尘对人类的电子科技是一个致命的伤害,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未来战士系统也是看上去很美的东西,生产出来大批装备部队打打伊拉克这种地形可能还是好使的(时间再长点呢气候再恶劣点呢我就不知道了他们也没有实战用过),来林子里面试试?爬山过河的,能坚持多久不受潮?我一直表示怀疑。

  当然我不是越南人民军特工队的代言人,我对他们没有什么感情,要我锤他们我也不留情面海锤不误——就是为了苗连那一只眼我也不会手软,虽然我不是职业军人而且极端厌战平时也不关注什么世界格局国家大事局部战争,用我的话讲,特种兵就是“精锐炮灰”;但是该我上的时候我不会含糊,我不是只说不练的人,不为了什么劳什子看不见的东西,是因为我的兄弟在前面我不能让他们自己去,哪怕就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哪怕我只有一口气我也要死在自己兄弟的怀里——我想说的就是,对于特种兵,身体头脑灵活,单兵素质高,应变能力强是第一位的。在特种部队,什么劳什子东西都是假的不能再假的,只有人是真的,人的因素是第一位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