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九


  我们没听特别明白,就要被他们锤成“专家级的战士”——部队的训练就是填鸭子,哪儿那么多道理可以讲啊?——我还在莫名其妙,就给当了第一突击手了,我的妈妈呀!第一突击手是个什么概念?就是尖兵确定目标位置之后第一个上去当炮灰的,每次就第一个冲进去!——要是打仗,弟兄们就看着第一突击手的意思就行了,都不用说话,就看他是不是挂就知道里面安全吗?——新海湾战争一个最经典的画面,就是夜视仪拍下来的,一个特战小组(好像是海豹吧)在一个屋子前面围着,然后一个哥们就被燃烧弹烧出来了跟地上滚——这就是第一突击手。

  我跟马达、生子就被挑进了他的直属分队受锤。这里都是全中队最鸟的老鸟,极端对我们不友好——他们也有这个资格啊,我们什么都不会啊!马达给安了个火力支援手的马甲,天天背着个40火满山跑——谁让他小腿粗承重好呢?除了40火和规定的几枚各种火箭弹不算还带自己的步枪和规定的弹药,一点都不少带,再加上手枪、匕首、水壶、背囊什么的,你可以想象他的承重是多少了吧?!马达同志任劳任怨,还是满山跑的跟野兔子一样——农民战士真的朴实啊!我就从来没有见他抱怨一句啊!只是在我们洗澡的时候,我就看见他黝黑的肩膀上,勒出来的红印慢慢变成伤口,又慢慢结疤,然后慢慢肩膀上多出了两块看上去很奇怪的老茧。

  他刚刚磨破的时候,真的是钻心的疼啊!

  晚上我就给他上药,然后泪水就滴答滴答。

  但是他连感动都顾不上,常常上药的时候就呼噜震天了。

  真的是累啊!

  谁让那个时候咱们国家别的没有就衬40火呢?几十年前就是这个,几十年后还是这个。现在可能那帮子小兄弟有好点的家伙了吧,我也不知道了。——打40火是我一生难忘的经历,因为每个队员都要会使用所有的轻武器,所以我每年也打——轰的一下子脑子就蒙了,然后耳朵就听不见了绝对是耳鸣,一团热浪就真的从后面出去了。所以我们趴着的时候都是侧着趴着,有一年冬天一个兵就因为趴的正了一点,干部也没注意,结果一下子尾部出来的气浪就把他的棉裤喷掉了一半——就是一条腿的侧面半个棉裤加上棉军靴的一半,肉一下子露出来整个半个大腿——要不说很多人就是命呢!他就损失了一条腿的半个棉裤,还有一只军靴的半个,然后就是几根腿毛,居然连一点烧伤都没有!——所以当兵真的不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那种40火我至今记忆犹新。你在旁边,明显的感觉地面一震,也是耳鸣——我们很多干部都塞耳塞,这都是年年带兵打的,你说这个动静有多大?——当然没有炮兵大,但是我当时确实觉得挺狠的。

  那个玩意真不是没有受过训练的人打的——再后来我回家了看《黑鹰坠落》,一个最大的不真实就是那个黑人拿RPG锤老美的黑鹰的时候,居然是在一个走廊里面一抬头尾巴对地面就开锤——我的老天爷爷!我估计索马里的RPG不会比咱们改进过多次的40火先进,那样的话那个黑人就上天了。而且画面上没有什么尾喷的火焰,我的印象应该是比较长的,大概有3米左右的尾喷火焰,气流就更长了啊!那么大的尾喷力量足矣把那个黑人喷天上去了!我也不知道既然花了那么多钱动直升机,这点子破事就整治不明白吗?——老美也有业余的啊!说实话那个电影也确实一般,没有人物,没有故事,整个就是黑鹰直升机和汉马吉普的广告片。

  生子就当了狙击手——其实我本来想作这个的,多酷啊!拿杆88狙击步枪,浑身稻草人的感觉,跟真事儿似的。但是狗头高中队不让我当,理由就是我好动。这倒是真的,我确实闲不住,狙击手的潜伏是比较辛苦的事情,要有耐心和耐性,射击成绩要突出,生子有这个。这个小子一天趴在那儿都可以,我作不到——后来他告诉我,有几次潜伏训练他是真的睡着了还特香,自己合计着狙击手这专业不错,训练不用象马达背那么沉满山跑,也不用象我一样满地乱跑路线动不动就来回窜,狙击手给他的最初回忆就是在日头底下睡大觉。那些兵满山咋呼我看见你了出来!可就是找来找去找不着的原因就是他在睡觉所以走近了也没感觉也不慌张——当然狼狗他是没办法了。

  不过生子也遇到过自己比较难办的事情,就是羊群。

  狙击手的潜伏训练到了最后不是在训练场,真的就是一个1000米到2000米内的山头自己选择,然后一堆狗头大队的人找。这一出训练场没有警戒圈就有羊群的问题了——那地方的人种粮食不容易,山区就是放山羊,而且这种山羊真是山羊啊,我在城市里面光知道山羊的名字但是不知道神奇,有一回一出大院的门,抬头看见对面大概70度的悬崖上一堆白点子——不知道你们信不信,半个悬崖都是山羊跳来跳去。我靠!我算知道什么叫山羊了!真是爬山的羊儿啊!

  老大爷赶着满山的白点子羊群咩咩咩一过,潜伏了大半天的生子就彻底暴露了,一身被群羊吃剩下的碎草搞的跟没褪好毛的麻雀似的丑的不行不行的。羊群一过山头一片光秃秃的,他就给露出来了。然后他就嘿嘿笑,迷彩脸上露出一嘴白牙。我们跟底下看都觉得跟喜剧片似的,笑的都直不起腰来——羊你有什么脾气啊?狗头高中队也发不起火来,也跟那儿乐,只不过这个孙子是伪装不乐罢了搞得脸上半笑不笑的难看的要命——这狗日的一向这样。后来退伍了看了周星驰的电影就想,他是不找我写本子,不然我就把这个用上,绝对附和他的路子。我能保证大家电影院的时候现场暴笑。

  谈到狙击手的训练,我就不得不提一个人,就是我们的狙击教官。这是个真的打死过人的狠角色,广西人,叫什么我忘记了。他是个少校,也是大队长的兵,当年侦察大队的狙击手,一等功臣。这个人我不熟悉,因为就是共同科目学了一阵子,生子跟他单练过很久。

  我对真正的狙击手的第一印象怎么说呢?好像他也是少数民族吧,我第一次见他就是没觉得特别起眼,精瘦精瘦,穿着件印着“中国陆军特种部队”和狗头标志的迷彩短袖衫跟深蓝色军队发的大裤头(我们洗澡的时候都穿这个,这种印好类似打眼的字样和标志的短袖衫别的地方没有好像很稀罕都想费劲心机找一个保留,但是我们那里运来都是印好的,印的还都是白字和白色图案,难看的不行不行的,有一回发下来打开一看,有一个没有印字大家就抢,觉得那个好看的不行不行的——什么地方都是物以稀为贵啊),拿着个脸盆子拖拉板子忽悠忽悠就进了澡堂子了。对了,肩膀上还搭拉一个毛巾——你能看出来是杀过人的狙击手吗?他眼睛是偏黄色的,不是正经的黑色,头发不多,比较稀疏,但是不是我们留的近似光头的寸头,而是分头,但是也是发黄的——后来知道是大队长特批的,就他可以留分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