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三


  每年都是这样,所以他们每年的反渗透功夫也在提高。

  有时候部队的战斗力就是因为互相不鸟上级再给你互锤的机会,你就肯定提高了,比什么检查练兵比武都管用。

  我们自然也作了很多这种准备,包括相应的敌情侦察,手段多种多样。甚至发动家属跟对方部队家属套老乡关系,反正什么鸟法子都使出来了。

  作为特勤分队,我们肯定最艰巨的任务。

  出发前,我请假去省城,看小影。

  我想她,我真的想她。

  因为,我想好好的她的怀里哭一场。

  但是我不会告诉她生子的事情,因为她会担心我。

  我搭参谋长去军区开会的车到了省城,把我放在最大的百货门口。我给小影买了礼物,然后搭公车到了军区总院门口。

  我才发现,真的是秋天了。

  梧桐的叶子红了,有的开始片片飘落。

  我上一次来省城,是半年前?好像还没有,但是我的感觉真的变了。

  变化很多。

  城市没有什么大变化,我的心态变了。

  我在军区总院门口规规矩矩的从小门进去。

  进去之后,我回头看了一眼哨兵。

  是个上等兵,跟我笑笑。

  我也笑笑,其实没有什么,就是想看看。

  也不知道看什么。

  我就进去了。

  自己一个人慢慢的走着,挎包里装着给小影的礼物。我去妇产科找她,才知道她上夜班,那个值班的护士对我看了半天,就笑了。我才想起那天我见过她,她跟小影一个宿舍的。我没好意思跟她说话,她就让我去宿舍找小影,她还在睡觉。

  渐渐的走进无人的走廊。

  我就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也是在这个走廊。

  那天我也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都是胶鞋,都是列兵军衔,但是这个小兵不一样了。

  上一次是离开。

  这一次,是归来。

  你对初恋印象最深的回忆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你的是什么,我的就是小影开门的时候惺忪的睡眼。

  我为什么老是说小影不愧就是小影,就是因为她不会跟别的女孩一样。

  “你来了。”

  没有抱着我哭没有抱着我咬没有抱着我说想死我了,好像我不是去参加了一次重大的演习而是跟中学时候周末到她家做作业敲了她的家门她还没睡醒的时候一样——她还真的穿着一件睡衣。

  就那么淡淡的一句。

  然后是小影特有的芬芳。

  她用两只洁白的手臂抱住我的脖子好像还没有睡醒的猫一样把头放在了我的肩膀上。

  然后又闭上眼睛了。

  最过分的是居然还有细微的鼾声。

  她的头发就丝丝的贴在我的下巴,痒痒的,香香的。

  “让我再睡会儿……”

  就真的在我肩膀上睡了。

  我就那么穿着军装傻傻的站在女兵宿舍楼的楼道里面,小影穿着睡衣趴在我的肩膀上打盹。

  哎呀呀天底下有这样的女孩我们谁能放过呢?

  ——真的,我告诉你们什么样子的女孩最值得珍惜?不是假惺惺的想你还说出来就是不拿你当外人跟亲人一样,我就见过一个女孩这样就是小影。

  我满肚子的眼泪满肚子的苦水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光知道傻站着。

  小影还真的睡的蛮香的还往一边倒的感觉。

  我就急忙抱住她。

  ——你们想想在军区总院的女兵宿舍楼道里面这是个什么情景?!

  来来往往的干部和女兵当然都冲我乐。

  连扫楼道的阿姨都冲我乐。

  我马上意识到这下子我跟小影的爱情不仅在狗头大队属于神事之一,就在这个见怪不怪的军区总院也能数上前10名了。其实不是我神我是假神,还是小影神。

  小影滑滑的往下坠我急忙抱她更紧。

  这时候斜对面厕所有冲水的声音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兵从里面出来还打着哈欠,一见我和小影那个样子没打完的哈欠马上就咽回去了。我估计真够她难受的。

  我就嘿嘿乐我还能怎么办?

  她就格格笑了要拍小影我赶紧说:“让她睡会儿吧,她在家就喜欢睡懒觉。”

  小影就嘟着嘴皱皱眉闭着眼睛不满意的:“嘘——”

  我就不敢说话了。

  那个女兵就捂着嘴乐然后一指我小声的明知故问:“你是——?”

  我就嘿嘿乐着点头。

  “把她扶进来。”那个女兵就在前面给我掀开帘子,“没人,就我们俩昨天上夜班的。”

  我就那么抱着小影慢慢往里面挪——你知道什么感觉吗?我感觉比般原木还艰难——因为原木你随便造啊,这行吗?这是谁?小影啊!你敢随便造吗?天大的力气有鸟用啊?

  我进了女兵宿舍当即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晕过去!

  我真知道以后我拿什么形容乱七八糟的感觉了——就是“军区总院的女兵宿舍”!

  那个女兵一指一个下铺:“那是小影的床。”

  我慢慢把沉睡的小影挪过去,刚刚把她放到床上盖上薄被子,就闻见了一股熟悉的浓郁的清香。

  我一看,在床头的一个小的手工作的筐子里,放着那一束风干的野兰花,还有一个黑色的小泥猴子抱着这束野兰花,旁边的小卡片上写着:

  “小影和小庄”。

  我的鼻头就一酸。

  泪水吧嗒落在小影脸上。

  我赶紧擦,但是一触碰她细嫩的脸,马上我就闪开。我的手真的太糙了,我怕弄疼她。

  但是已经晚了,小影天生就是个皮肤白皙细嫩的女孩。

  她就皱皱眉:“小菲是不是你啊?我睡觉呢!”

  小菲——那个女兵正在梳头就笑:“是我啊!”

  小影又要睡觉,但是那滴泪水慢慢的慢慢的滑到了她的嘴唇里。

  咸的。

  她皱眉——我那时候是真的后悔这可怎么得了,小影上了一晚上夜班刚刚睡一会怎么就醒了早知道我来干吗啊?!哎呀呀我真的很后悔很后悔!

  小影的嘴唇抿了两下,在睡梦中疑惑的:“小庄?”

  我不敢说话。

  小影还是没睁眼:“小庄?我不是做梦吗?”

  小菲噗哧就乐了,但是马上就捂住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