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七


  我就不停留,再累再累我也不能停留。

  一下一下,开始是手足并用的低姿匍匐。半个身子和下巴都在泥里,但是跟个蛤蟆一样就是那么爬啊爬的。

  后来就不行了。

  我就先是两只手,交替前进拖着自己的身子前进——我那时候很轻啊,178公分才100多斤刚刚出头,绝对是猴子的感觉,加上胳膊的力量大(我们每天的体能都是5个100,里面就有100个引体向上,再加上攀岩攀登等科目的训练,胳膊的力量是和我的年龄不成正比的;现在不行了彻底废了,胖的跟头猪不说,胳膊的肌肉都萎缩了,你要是以前大运动量然后一停就是很多年,也是这个操性的),所以还是很坚持了一段时间。

  但是后来又不行了,胳膊也没劲了。

  这时候就换腿。

  两条腿往前蹬,当然胳膊也勉强交替前进着,不能构成阻力。

  在沼泽爬行,真的不是值得多形容的。就是这点子体会,然后就是泥人,绝对的泥人,半个身子半张脸都在泥里,脖子因为老是抬着抽筋的感觉都有了,但是还是不敢低一下——你敢低吗?开始嘴还在外面,但是渐渐的嘴也露不出来了,只剩下鼻子,我都可以清楚的回忆起来鼻子呼出的粗气在沼泽的泥里喷出的小小的旋涡。接着鼻子都几次进去,但是赶紧起来——和力量无关,完全是下意识的精神的作用,就是不能死就是不能倒下。

  ——小影!

  我看见她穿着白色的我送她的裙子在沼泽上面跑啊跳啊跟梦一样飞扬但是又活生生的在我面前——不是想出来的,我现在都觉得那个时候我是绝对看见了。

  她就那么在沼泽上面跳来跳去的白色的鞋子上面一点泥巴都没有,就好像在草坪上面跳一样:

  黑猴子小庄你就是追不上我!

  我就一下子有力气了,继续爬。

  力气是有限度的,但是你的精神是无限度的。

  我不是说什么唯心的思想,但是我个人的体会就是这样。

  爱情,是世界上最不稳定的感情——但是就是一个男孩子最坚强的精神力量。

  只要你有过爱情和青春,就不会没有这种体会。

  爱情就是你在逆境中坚持的全部的全部。

  其他的一切我可以告诉你们全是扯淡!

  我就这样,现在也这样,为什么我闭着一只红肿的眼睛忍受着疼痛在坚持着给你们写这个劳什子小说。

  就是因为爱情。

  因为,我要纪念我的小影。

  你们爱看还是不爱看的意思都不大了。

  因为,我多年以来从来没有这样用自己全部的时间来回忆我的初恋,

  ——呵呵,又扯远了,我们还是说那片该死的沼泽。

  我坚持着,为了爱情坚持着。

  我看见了光。

  那个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我至今记不起来我在沼泽中爬了多久,但是确实确实是很久。因为天就在我的身边一点点黑下去,眼前的大山和丛林随着越来越近,也从翠绿变成深绿,从深绿变成墨绿,最后变成黑色的一片漆黑的一片——人对色彩的记忆远远大于时间和空间,我想这个你们应该是同意的。

  这个时候我看见了漆黑的前面有一点光。

  虽然只是那么一点。

  但是是光。

  烛光,是烛光。

  ——侦察兵的眼睛是个什么概念?如果我记得没有错的话,就是在400米的距离还要能够看清敌我的区别。当时我们就是这么学的,现在怎么教的我一点都不知道了,我退伍以后这些东西就全都还给军队了。

  所以我看见了烛光。

  我不知道有多远,但是我知道有烛光就一定有人家。

  人家的概念是什么?

  就是生命,生命可以继续延伸。

  就是我死不了,我小庄命不该绝!

  我的力气再次衍生,还是精神的力量,但是不再是虚幻的,是现实的希望出现了。就是我看见了生命,我可以补充粮食和水,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淳朴的山民对子弟兵的热情我至今回忆起来眼角发湿,他们恨不得把什么好吃的都给你,哪怕把自己的母鸡宰了都肯!他们从来就没有歧视过军人,我们行军经过村寨的时候,山民都拿着热水和熟食站在两边,真的是把鸡蛋什么的往我们兜里塞啊!跟电影里面是一样一样的。

  所以我知道自己这下子就挺过去了!

  我还有机会活着!我不用在这个沼泽被泥吞灭,最后也变成泥。

  我就爬啊爬啊,向着那一点点的烛光。

  向着生命的延伸。

  向着,希望。

  我写完这一小节休息了片刻稳定一下自己。

  然后我找出那个省份的军用地图,还是很多年版本的。我想找出那片沼泽,计算一下我到底爬了多远。

  但是我一看就惊了,那个省份的这种湿地实在是太多了。

  我在上面找到的很明显不是我爬过去的那片,因为那个距离不是人类可以完成的啊!我这时候心里就一阵悲哀,原来自己觉得还算不得了的事情,其实算个球子啊?!连指导军队行军的专业地图都舍不得标一下,可见是很小的一个泥潭子而已。

  人和大自然比起来,永远是渺小的。

  再次打开电脑已经是2003年的夏天了,但是那些画面还是会在脑子里面再一次逼真的出现。人在回忆的时候,确实是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的,我看见的自己就是一个泥猴子,好像一个刚刚从地底下钻出来的知了猴,我小的时候最爱和小影一起到河边的公园去挖这个东西然后炸了吃,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天然食品什么是高蛋白质,但是味道确实很香。

  我这么爬啊爬的,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逐渐接触了慢慢变得坚硬的地面,从潮湿到半潮湿,从半潮湿到一点潮湿,然后就是逐渐的变得坚硬——事物是渐变的这个道理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其实中学的哲学课程是很管用的——我的脑子在想什么,现在真的是记不起来了,我估计我当时什么都没有想,脑子已经没有力气再进行什么思考了,只是求生的本能在指引我的身体一点点往前蹭。

  我记得眼睛是睁的很大的,呼吸也是急促的,但是除了四肢的机械爬行,我基本上已经处于一种半睡眠状态。幻觉是不断在眼前出现的,这个我还是记得很清楚,就是上千只五颜六色的蝴蝶在你眼前飞啊飞的,人在极度疲劳和缺氧的状态下就是这个操性的。很多年后我读了一本关于攀登珠峰的报告文学,那里面一个记者的描写是我非常认同的。虽然我不是爬上了珠峰,但是这种过渡的超负荷的疲劳是会产生同样的幻觉的,至于为什么缺氧呢?我想是血液的循环问题,心脏对血液的需求量过大,供血不足,自然就会缺氧了。

  为什么我还没有昏迷呢?

  就是求生的本能,这个时候是不可能再想什么别的劳什子了。

  只有活着,你才能说别的。

  在特种部队的教材上,扉页赫然印着的不是什么口号,就是一句大白话——“只有活着,才能战斗。”我想你们也许不会理解,我开始也不是很理解,当时也不理解,但是事后我回想起来,这句大白话是凝聚了特种部队多年的经验和教训的——这种教训,往往就是生命的教训。

  求生的本能,是特种部队战士养成的一个基础的基础。在恶劣的战场环境中,你连求生都做不到,何谈战斗?这种求生不是指的什么具体的野外生存训练,那是面上的事情,指的就是战士的求生本能的培养——激发你具有原始战士的与逆运抗争的精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