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八


  ——扯远了又,好像在写什么科普读物了。

  还说我在沼泽边缘爬。

  我的眼睛在五颜六色的蝴蝶的包围下睁的很大,因为有一种颜色是我不能不注意的,其实我就是向着这种颜色前进的。

  那就是火的颜色,不是红色的,烛火是黄色的。

  我在记忆中看到自己虫子一样蠕动着,积蓄了全身的力气,就为了那么一小下。喊都喊不出来了,只有短促的呼吸声,间或有两支步枪相互撞击的金属部件的响声。

  我清醒过来以后看那段距离,大概只有50米,但是我爬了多久呢?我至今也没有答案。

  我用尽全身的最后一点力气举起自己的右手啪的拍在门上。

  然后就昏迷了。

  我再睁开眼睛天色已经亮了,其实还没有睁眼我就已经知道了——我先听见了大公鸡的叫声喔喔喔——我当时还真的以为在农村的奶奶家,我爷爷退休以后不在干休所养老就回老家住,我小时候就经常回去——然后我就感觉到奶奶在摸拉我的脸,拿热水给我擦脸。我小的时候睡不着的时候,奶奶就抱着我摸拉我的脸,我一会就睡着了。

  奶奶?

  我低声叫着慢慢的睁开眼睛。

  然后我看见一张苍老的脸慈祥的脸心疼的脸。

  还有满头的白发。

  还有沟壑密布的眼窝里面的泪水。

  “奶奶……”

  我一下子叫出了声音。

  “娃子,你这是咋的了?”

  声音一出来我就彻底醒了,因为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奶奶,声音不对口音也不对。

  但是,声音里面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

  我就鼻头发酸,我想我奶奶了,那时候我才18岁啊!

  然后感到浑身跟散架了一样酸痛酸痛的。

  老奶奶本来就有眼泪,这回就哭出声音了:

  “娃子啊,你这是被警察追还是被坏人追啊?”

  我就说:“我是当兵的。”

  老奶奶就说了一句话,当时我就哭了现在我也哭了。

  ——“我要是你奶奶,就不让你当这个兵!”

  我的眼泪就哗啦啦下来了。

  我跟你们说过我爷爷算是老八路,但是在我当兵的问题上他和我爸爸是有不同意见的而且是极力反对——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明白过来什么叫隔辈亲。我爷爷怕我吃苦,我爸爸想我吃苦锻炼锻炼。两个都没有错,但是爷爷和奶奶绝对是心疼我看不得我吃半点苦。我记得很清楚就是我小时候家里穷,80年代老干部家也不富裕啊,何况我爷爷命运多变退休的时候不过是县团级。我奶奶就拿着馒头一点点嚼碎了就那么一口口喂我,我小庄就是这么长大的……

  好了,又扯远了,有的朋友不爱看了。不过我先告诉你,我不是为你写的,你不想看就别看,网络自由我又没有要你的书钱。SB又没有给我钱,我跟这儿想写什么写什么,你有什么可以说的?不是想得罪你们,但是你们现在也确实是不象话了。难道每一节都是小高潮你们才满意?那还叫小说吗?别的朋友没有参与这个创作过程的以后接触了怎么看啊?我写小说是专门为了满足你啊?在别的网站上退伍军人都没有对我的议论产生歧义,你们一点苦也没有吃过没有经历过我现在写了你们喜欢看就看,不喜欢看就换个帖子看好不好?我是为这些军人和退伍军人写的,不是为了你们。真是没有求着你们看——打住。

  我哭了一会儿,老奶奶也陪我哭了一会我就一下子惊醒了!

  枪!

  我的枪呢!

  两支步枪一只手枪还有一把匕首!

  凯芙拉头盔也在,好在没有丢,我丢一个要2000多块钱呢!从我的津贴里面扣要扣到猴年马月啊?!

  我一激灵就要坐起来,但是实在是起不来了,刚刚动一下腹肌就生疼又一下子跌在床上了。

  “起来作啥子啊?”

  老奶奶赶紧按着我,我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光光了。

  但是我顾不上不好意思下意识的就说:“枪?!我的枪呢?!”

  老奶奶就一拍我身边我就听见金属声音:“这儿呢!就放在你跟前呢!”

  我就偏头一看,两支步枪一支手枪还有弹匣备用弹匣什么的一个不少,匕首也在,好好的插在套子里面。这才松了一口气,知道枪安全自己不用被劳教了——在部队丢枪是件不得了的事情,其严重性是仅次于泄密的。这种纪律教育是反复强调的,尤其是特种部队两样都沾上了,保密你就不用说了,还老带着枪到处跑丢了就是劳教你没有什么解释的。好在枪没有丢,不然我小庄现在也得写个《寻枪》了。

  然后我就听见门响,一个人走进来。

  是个壮年男子,也是黝黑,也是看上去就是话不多,沉默寡言的那种。

  我知道这就是他儿子。老奶奶没有儿媳妇也是我意料之中的,女人这种资源是跟别的物资流动相似的,就是向更繁华的地方流动,没有什么可以说的这是事实。

  然后我就喝了点水,老奶奶喂我喝的,我乖的要命。

  他儿子就去做饭老奶奶陪我说话。

  她的口音不是特别好懂,但是我还是认真的听。我的普通话她是听的懂的,在她面前我除了秘密没有说什么都说了,包括我们这次是演练,我就是不能被那帮子狗日的搜索队也就是别的解放军抓住。

  老奶奶琢磨了半天说了一句极其经典的话:

  “我懂了!你们在耍!你们就是新四军游击队,他们就是小日本!”

  我赶紧点头,山民的智慧是绝对高的——这位老奶奶对特种部队的认识非常正确,特种部队就是游击队,没那么多神奇的可以讲。

  然后我就休息,接着中午吃饭,居然是红烧羊肉汤。一吃那个嫩啊,我就知道老奶奶让儿子把卖钱的山羊羔子给杀了。——其实我真的没有犯规,发动群众掩护自己也是特种部队作战原则之一,老美在越南也想这么干但是没成,这点子想法还是从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书里学的。

  我中午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下午3点左右就能起来活动了。

  要不怎么说特种部队的战士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呢,缓过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但是特战队员缓过来的时间是大大缩短的,这就是大运动量和艰苦的训练造就的结果。

  我穿了一身他儿子的衣裳,我的衣服和靴子都被老奶奶洗过了晾在外面还没有全干。

  我走出去,老奶奶还在给我翻过来半湿的迷彩服和迷彩大汗巾。

  我就说我该走了,不能再跟这儿停留了,因为我要赶在狗头高中队带队到7号公路桥以前在那儿等他们。我要穿越大山穿越原始丛林地带,时间是宝贵的。

  老奶奶有点惊讶,她问我怎么走。

  我就说腿呗,我又没有受伤。

  老奶奶是坚决不依的,说什么也不能让我这么进山,我再怎么解释是训练我能顶得住也不行。但是我是一定要走的,这么忽悠下去挨的收拾就更厉害。

  最后老奶奶磨的没有办法,答应我走。她问我去哪儿,我跟她有什么可以保密的啊,就说是公路桥那边。她就明白了,说要送我一程。

  怎么送啊?她这个小脚怎么可能进林子呢?!

  我坚决拒绝,她又不干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