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七


  就是她真的敢继续给我喂奶!

  一个小列兵就那么坐在床上,被自己的女朋友喂奶。

  上校部队长不仅没有生气,还笑眯眯的看。

  完了还点头。

  他点个什么头啊!

  我就紧张了。

  “都他奶奶的要来!大队常委都要来!我就说,妈拉个巴子的都不能来!小庄这点子破伤在前线算个蛋子啊?!我代表就行了!”何大队就说,“我来还是要批评你!违反敌后作战原则!没吃过苹果啊?81枪没打过啊?怎么稀罕那个玩意呢?有什么好吃的好耍的?所以,我宣布给你一个处分!”

  我就含着奶点头:“是,我知道错了。”

  小影不说话,就是把奶杯子往桌子上一敦,眼泪就吧嗒吧嗒的。

  何大队就嘴角想乐。

  “人都这样了,你们还惦记着处分他?!”

  小影语气就比较厉害了。

  何大队就不笑了。

  “小影!”我赶紧说她。

  小影不说话,一转脸就抹眼泪。

  何大队就哈哈笑了,我不知道他笑什么就更紧张了。

  何大队就对着小影的背影认真的:“姑娘!你给我记住了!——你这么作就对了!他就是你的男人,你就是他的女人!他好也罢歹也罢你就得跟着他护着他!别人说他你就要敢摔脸子!别人夸他你要敢骂他!让他头脑清醒!——我最见不得的,就是见了首长就满脸是笑恨不得把自己男人说的狗屁不是的家属!那不是女人,不是老婆!是想帮助他升官的!——你就要这么作!你什么时候不这么作了,我何某人就要瞧不起你了!因为你就跟那些女的一样了!就惦记男人立功受奖有个好职位!那你就配不上是一个男人的女人了!你就变了味道了!”

  这话我当时就听蒙了。

  小影也蒙了。

  ——我18,她20不到,你们说听得懂吗?

  但是何大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态度很认真。

  很多年后,我在接触了很多事情之后,我才明白何大队的意思。

  我再看看,真的没有真正的女人了。

  这话说着难听,但是你们自己寻思吧。

  什么叫真正的女人呢?

  何大队的话,绝对是句句应该用“子曰”的形式纪录下来供后人警醒的。

  小影是没有听懂,但是起码知道我们大队长不是对她发脾气。再不懂也知道话里有夸她的意思啊,她又不傻。她就赶紧站起来擦擦眼泪转过身,歉意的:“首长……我态度不好……”

  何大队就笑:“小丫头片子我跟你计较啊?你问问你男人他那时候叫我狗日的大队长我生气没有?”

  我就不好意思了:“何大队,我……”

  小影也不好意思,何大队一口一个“你男人”,换了哪个20不到的女孩好意思啊?

  脸就红了。

  何大队还在回味:“还是带你这个狗日的小杂种在山里耍好玩啊!现在我叫你去,你还敢那么跟我耍吗?”

  我就摇头,是真的不敢了。

  何大队就不说什么了。

  小影就拿椅子:“首长,坐。”

  何大队就坐:“行,还是知书达理啊!”

  小影就不好意思了,善意的小讽刺她还是听得出来的:“首长,瞧您说的。”

  何大队就说:“我来,还有一件事情。”

  我就听着。

  “你的三等功批下来了。”

  我一听就傻了,先处分后给功?!

  “本来大队常委想给你申请二等功,但是我说不行!这点子破事就二等功,以后真打仗了怎么办?我们怎么给战士评功?带兵要严!不能这么小就翘尾巴!”他说。

  我就点头:“我那个三等功就不要了吧?”

  说实话我是真心的,因为三等功在我眼里没什么大意义。我也不用拿这个功找工作啊?我学还没上完呢!当兵只是一个过程而已,至于以后我真的没有想那么多。

  “你端掉一个战区司令部,收拾了5个将军,三等功还是要给的!”

  我就笑了,真是的啊!连我们军区副司令在内5个将军啊!这种鸟事不是谁都可以干得出的啊!把自己的军区副司令和他的战区指挥班子给端掉了啊!我小庄在狗头大队绝对是鸟一把了!我敢说多少年也没有人比我鸟!看他狗头高中队见了我怎么说!

  “还有一件事情,我个人希望你考虑一下。”

  何大队看着我说。

  我就认真听。

  “想参军吗?”

  他看着我,极其认真的说。

  我一怔:“我现在不就是军人吗?”

  “我不是说这个。”何大队说,“我是说你大学毕业以后,想参军吗?”

  我还是没有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啊?我不是当过兵了吗?

  “回来,当带兵的干部。”

  何大队的态度是很认真的。

  我这回明白了。

  我靠!在这个狗日的狗头大队当干部啊?!

  也就是说我大学毕业以后还要在山里一猫就是起码10年!

  我一下子就蒙了。

  不会吧?

  真的蒙了,转不过来了。

  “好了,你考虑考虑吧。”何大队就说,“不用现在回答我。”

  我只有点头,我是真没有这个想法啊!天地良心!我小庄当兵就是误会当侦察兵就是大误会当特种兵是天大的误会,还要当特战军官?!那不是误会到家了吗?!这个世界还有天理吗?!

  我脑子乱作一团。

  小影就给何大队倒水。

  何大队就跟她说话,问哪儿人啊多大了什么的这种老一套的淡话。小影就跟他笑着说话,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一直都是,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何大队夸她,她就对何大队礼貌。话听不全明白但是意思是明白的,就是夸她是个好女人呗!——那时候的女孩,就喜欢听这个!跟现在的不一样啊!

  我的脑子就在合计这些事情。

  特战军官?!那不跟狗头高中队混为一谈了吗?!以后菜鸟们不就叫我狗头小庄了吗?!

  我还没明白过来,小菲就风一样进来了:“何叔叔!您来了啊!”

  何大队就笑:“还说找你耍呢!你就先来了!丫头,什么时候再带你那帮子女兵进山耍去!这回我让他们带你们去好看的地方,划船耍,上回去的不算,那是破山!——你不知道啊,你们得来,得常来!这是提高士气的一个办法啊!”

  小菲就笑:“何叔叔,瞧您说的!我们哪儿有那么厉害啊!”

  何大队哈哈乐:“我告诉你啊!你给我们战士下命令比我好使!我下他们是不敢不听,你下是他们不愿意不听就喜欢听!哈哈这跟你们年轻人在一起就没德行了啊!不说了——小庄你给我听着啊,我跟她们说的不准回去乱传达去啊!都不安心训练了!还有啊,影响不好啊!你明白?!”

  我还在蒙着:“啊?是!”

  何大队就跟小菲小影打着哈哈,我就跟那儿考虑何大队的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