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二


  就因为,她们是女兵。

  在一个性别有极大悬殊差异的相对与社会封闭的群体,女兵的鸟,其实真的是男兵们惯出来的。

  但是,男兵们就是喜欢惯着她们。

  因为,她们是女兵。

  女兵,在部队,你不鸟你还是个什么女兵?!

  女兵,就应该鸟气冲天,谁都不放在眼里,这才是女兵。

  女兵,就是女兵,不是什么别的。

  ——所以,我知道天下的总部医院护士都是一样的鸟。

  我就不去看,真的一眼都不看。

  因为,我害怕见到她们那种青春朝气的鸟。

  军区总院绝对是个鸟气冲天的地方,是女兵和女干部的鸟的天堂。我在住院的时候,如果不是小影的因素,没人对我鸟——当然还是因为我成了传说中的“特战精英”的一部分缘故,但是我觉得这个缘故的成分不多;来看病或者公干的野战军官兵对女兵们的鸟是报以永远的憨笑和宽容的,见一次女兵,她的长相打扮音容笑貌就会在来看病的小男兵所在的野战军的营房久久流传,当然,最多的还是那句评语——“鸟啊!真他妈的鸟啊!”说的弟兄还砸巴砸巴嘴,回味的意犹未尽。——这种鸟事我也干过,但是问题是我跟前的女兵们都不跟我鸟,客气温柔的不行不行的,我就只能编她们鸟的故事,好在我还真的有编故事的小底子——实话是真的不敢说,我要说了,我的弟兄们准会说:“操!你小庄是在军区总院住的吗?怎么都不鸟呢?地方医院吧?”——女兵在野战军心里,你不鸟都不叫女兵,你有什么办法?都愿意听关于女兵的鸟事,都愿意想象女兵们的鸟样子,都愿意被鸟气的女兵们多看一眼那种鸟气的眼神在你身上那么一飘弟兄们就激动的不行不行的……

  野战军,这就是野战军,我魂牵梦绕的野战军。

  野战军的弟兄们,就是这个操性的。

  因为,性别的悬殊,真的是太大太大了。

  都是青春期的小伙子啊!

  有的在山里,一窝就是一年,甚至几年啊!

  想想,女兵同志们不鸟都不象话,你们让野战军的弟兄们多失望啊!

  呵呵,很多往事一回忆起来,小感触多的要命啊!

  你们说,这个兵当的呦!

  ——还说我在军区总院吧。

  那些鸟气冲天的女兵们见了我都是客客气气的,半点也不跟我鸟,都是小庄今天好点吗?小庄感觉怎么样了?或者是小影去洗澡了我来陪你说说话,小影怕你一个人呆着难受。再就是小庄,这是我老家给寄来的肉酱,我给你和小影拿点过来你们也尝尝。

  然后都是对我调皮的一笑。

  真的是一点都不鸟啊!

  我都不习惯了。

  小影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我是她的男友啊!这是姐妹们应该作的,况且我还受了伤。——其实顺便说一下,在战争年代的野战医院,女兵们是绝对不会鸟的,她们的鸟气都被年轻的男兵们的鲜血和硝烟所融化的无影无踪。除了泪水,就是汗水,有的时候,这些年轻的小女兵还要付出鲜血乃至生命……她们为了那些不认识的年轻战友弟兄们的伤痛和牺牲流下了无数的眼泪,在一个特定的规定情境中,你就会知道什么是女兵的实质了,无数动人的传说就在战地和战后归来的野战军的弟兄们中间久久的流传——所以,在和平年代,她们鸟气一把也是没什么的,也是应该理解的,更是应该支持的——都是10多岁20出头的年轻女孩啊,一旦战争或者灾难来临,她们就要顶上去,就因为她们是女兵,死亡的阴影也会伴随这些年轻而美丽的生命——你们说,和平年代,鸟气一把不应该吗?战争本来就应该是男人的事情啊!难道就因为她们是女兵吗?

  是的,就因为她们是女兵。

  兵,这个词语,是没有性别定义的。

  但是她们首先是女孩啊!

  所以,军人们对她们的宽容和理解是你们想象不到的。

  该鸟,不鸟不行,就得鸟!

  很多官兵不一定从女孩的角度去理解女兵,但是在潜意识里面他们是这么认识的。

  所以,女兵们不鸟都不行啊!

  呵呵,还是说我的小故事吧,只是我想起来的回忆总是千头万绪的。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军营的回忆总是这样,不是线形的单纯的岁月流逝,是面形的复杂的情感的交替。

  有人说我小庄好像在小说这个阶段好像只会在女孩身上“撒气”,我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吧。

  我的理解就是,这不是给你看的。

  是给那些在大山里面关了起码半年的年轻的一代代弟兄们看的。对于他们,女兵就是一个梦。这是很正常的,如果你也跟我的弟兄们一样,青春年华就在山里,你不会比他们强。我没有这个情结的原因,就是我有小影。

  或者你先给在山里关半年再说这个话。我只能感觉到一个字——酸。是酸,我小庄现在身边也有女孩,有时候还不止一个,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我不酸。这是心得,性情中人是被女孩喜欢的,千万别瞎酸——信不信由你们。

  呵呵,又扯远了,只是涉及我小庄的名誉,我得多说两句而已。

  其实后来在军区总院,真的没有什么多的故事了。

  只是一些记忆重复的残片而已。

  小影陪着我。

  我也始终没有说何大队跟我商量的事情。

  我的伤基本上好了的时候,狗头大队派车来接我回去。

  头天夜里,我和小影就那么坐在床上。

  我抱着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也没有说,也没有哭。

  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孩子,但是我们都是士兵。

  我们不需要多说什么。

  还需要说什么?

  有什么语言可以表达我们心中的百感交集?

  从一个不懂事的男孩,到一个合格的士兵。

  从一个不懂事的女孩,到一个合格的士兵。

  这种过程,是什么语言可以表达的呢?

  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发生在我们两个一起长大的男孩女孩身上和心灵的变化,真的是难以表达的。

  我们就一直那么偎依着坐着。

  后来小影睡着了。

  还是象猫咪一样,睡的很香很香。

  一直到军号声撕破天边的彩霞。

  军号声,在我的胸中燃起的,是青春的热血。

  我知道它在呼唤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