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三


  我当时没有什么更深的认识,我只是个18岁的孩子啊!

  但是我知道,它在呼唤我归来。

  我的狗头大队,在呼唤我的归来。

  小影睁开眼睛,就那么看着我。

  然后,我就拿起收拾好的东西下楼。

  小影没有送我下楼,她还留在房间里面。

  哭还是没有哭,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在我出门的一瞬间,我的心变得坚定。

  穿着士兵军装的我,脸上是一种和年纪不相符的神圣。

  小菲在大厅和什么人说话,见我下来很奇怪:“这么早就走啊?小影呢?”

  我笑笑:“在楼上。”

  小菲点点头:“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小菲看着我,很久,轻轻的说:“注意点儿,你不是一个人了。你有小影,还有……姐姐。”

  我的心头一热,但是什么都没有说,点点头。

  我转身出去,我不知道小菲有没有看我。

  我转身出去,我不去看她也不去看身后的军区总院。

  17天,整整17天。

  我的青春的爱情,我的纯洁的友情。

  都在这个不起眼的军区总院。

  我穿过来来往往鸟气的小女兵们,走向副参谋长带的车。

  他对我笑笑:“小庄,走吧?你对象呢?”

  我就淡淡一笑:“走吧,她有事儿。”

  我就上车,副参谋长坐在前面给我讲最近部队的训练和安排,还有对狗头高中队的处理意见。

  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在车拐弯的时候,我从后视境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在后面的街上跑。

  她的护士帽跑掉了,在风中象一只白色的蝴蝶飞的很远很高。是冬天了风很大。

  她的白大褂跑散了,穿在里面的绿军装露出来,还有脖颈上的高领白色毛衣。

  我看不见她脸上的泪水但是我知道自己在流泪。

  我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但是我知道自己在心痛。

  “停车!”

  我突然高喊。

  司机吓了一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赶紧踩一脚刹车。212指挥车一下子刹车刹住了(我们的突击车是不进城的,原因你们自己都可以想出来,进城我们穿的都是常服,也是一个原因),副参谋长也吓一跳,不知道我小子怎么了又干什么鸟事。

  我一把打开车门冲了下去。

  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我的小影。

  她向我跑来向我冲来嘴张开但是无声。

  我们在马路上一把抱住抱的很紧,如果现在一定要我说怎么拍摄那就是斯坦尼康加上升降车,全部是运动镜头全部是行云流水。

  因为,那就是我们的心情。

  “黑猴子!”

  她抓住我狠狠的说:

  “你要是再受伤我饶不了你!”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还能说什么?!

  “你不能那么玩命你不是你自己的!”小影高喊,“你是我的!你是我的!黑猴子小庄,你听见没有?!”

  我点头。

  她扑在我怀里狠狠的咬我。

  我一声不吭。

  副参谋长和司机都在下面看着,一句话都不说。

  我转身走向他们,我不能不走向他们。

  我是一个士兵啊我难道能跟我的小影回去吗?!

  小菲骑着自行车过来,不知道她跟门口谁劫的因为那车不是坤车是男车女兵不骑那个。她过来轻轻抱过小影,也没有说什么。小影就在她的怀里哭。

  小菲看着我:“走吧,你不走远了,她还得追你。”

  我上车离去。

  车上的人都一句话都不说,副参谋长也是战场下来的这个道理他明白。

  他递给我一支烟——干部给兵烟,我就见过这么一次。

  他把打火机扔给我。

  我点着了,没有抽。

  我把烟放在窗口,看着烟尘一点点被风吹散。

  我没有再回头看。

  我知道,这一看,我就真的走不了了。

  真的。

  很多年后,因为写这个小说,我再次提到了军区总院。

  提到那些鸟气的小女兵。

  我闭上眼睛,就想起军区总院。

  我走出家门,就看见一个真正的军医院。

  还是那些小女兵鸟气的来来往往。

  只是,没有人知道,她们的故事,她们的爱情,她们的青春是怎么样的流动在这些绿色的岁月。

  永远没有人彻底知道,这些小女兵的心里是个什么世界。

  我不知道永远有多远。

  但是我知道,永远在我们青春的誓言里面,总是觉得并不是那么遥远。

  好像很容易就可以做到的事情。

  你们说,不是吗?

  在我刚刚买车的日子里,我时常会开车到郊外的山区去兜风。谁都不带,就是一个人。我会开车在盘山公路上走很远,然后下车远望,好像这里的山和我记忆里面的山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雾色,梯田,放羊的老汉,郁郁葱葱的山脉,当然,还有路上不时经过的拖拉机。上面有时候坐着一个老太太,有时候没有,有时候是一个小媳妇,有时候又是一群小娃娃。

  我会站在一些相似的山路上,一站就是很久。

  不是回忆,是出神。

  自由职业者的好处就是没有人催你上下班,干完了手里的活,你想干什么干什么。自由自在,有时候真的是无所事事,无聊的时候就喜欢开车到处乱转。

  我第一次在这里出神,还是和那个长得象小影的女孩在一起。

  那是她刚刚考完期末考试的夏天,我带她出来散心。我们一路听着约翰·兰农的摇滚乐,一路眉来眼去——我对于刚刚认识的女孩子都是这个操性的。

  那时候她去过我家,知道我当过兵。

  仅此而已,她对军队没有什么兴趣。

  我开车上山,路过一辆卡车。

  又路过一辆。

  接着又是一辆。

  一列车队停在半路上,自然不用说,是军车队。可能是哪个出来住训或者参加某次演习的野战军部队,在半路上打尖。披着伪装网的卡车和大屁股班用吉普车,散布在四周的戴着钢盔穿着迷彩服的哨兵端着81枪,炊事班的大锅冒着热气还有几个炊爷在趾高气扬的招呼添柴,于是几个小列兵跑的屁颠屁颠的,干部们在树荫底下抽烟说话,战士们或者在车上好奇的看着我的车经过(我知道是因为车上有一个漂亮女孩),或者是站在路边也是一样的表情看着我的车经过。

  他们不是特种部队,这个我是知道的。

  但是他们黝黑消瘦的脸,憨厚的好奇的表情,是我熟悉的。

  他们的车牌编号,也是我当年的军区的,虽然后来换了很多次的代号编码,但是原理和大致的顺序是一样的。

  我开车到了最前面,就停住了。

  “怎么了?”女孩问我。

  我摇头,只是回头又看了一眼。

  “碰见熟人了?”她也回头,“你在军队的同志?”她说“同志”这个词语总是很奇怪的感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