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七


  边境特工战的时候雷大队还是我们军区的,也是侦察大队的,居然还是我们何大队的副手。狗头高中队和我们苗连都是他们的手下,包括我们政委还有几个主要的军官都是他们的老部下,互相都熟悉的不得了。让我差点没有想从飞机上跳下去直接摔死的就是雷大队这种特种部队的部队长居然不是军校毕业的,那就罢了怎么可以是个学音乐的呢?还居然是名牌音乐学院学指挥的,我不知道交响乐的指挥跟特战的指挥之间有个什么必然联系,我那时候不怎么听交响乐,到了部队就更加不听——文革时候的工农兵大学生,但是不是选票选上去的是真本事被看中了点名要他,他跟大队(农民大队啊)书记的关系还不错是个有心眼会来事的知青就上了音乐学院当时还叫五七艺大,这么一算我居然还跟他算的上校友,因为文革的时候我们大学也在五七艺大编制里面,文革结束后我们才分家的当然分家也是一个妈都是文化部直属的院校——我当时就感叹部队真是什么人都敢要啊!一个学指挥的居然投笔从戎还作了特种大队的大队长,他毕业干点什么不好到侦察部队趟这汪混水?——问题是热血青年就是热血青年你有什么办法?毕业后到了部队的一个文工团,然后南边和小鬼子开始互锤就去体验生活。一体验就去了侦察连这家伙可不得了啊!狗头高中队说那时候自己还在少林寺跟和尚师父互锤呢,雷大队就上前线了。

  然后就是跟他不错的一个老班长被小鬼子祸害了尸首都没有带回来,这下子未来的指挥家雷先生是真的怒了——拿起56就要上前线啊!左拦右拦当然不让他去啊,那还得了?!结果一个分队一出发雷先生就跟上了,当时都紧张啊真的有百米封锁线有的地方千米都敢有啊!谁能注意到队伍里面多了一个人啊?!过了火线侦察连长发现我操!细皮嫩肉的雷先生来了!你还能让他回去吗?当然不能啊!怎么回去啊!就带着他跑路没办法这是唯一的选择啊!结果小雷的军事素质还真的不是弱的,农村苦出来的知青一般都不会差太多尤其是小雷这种立志要好好表现离开农村的同志自然要给自己加码。

  这就造成了他第一次出击的时候虽然没有太正规的军事训练但是确实也没有掉队——真锤的时候就更不得了啊!小雷端着56荤不吝就杀进去了!绝对的英雄虎胆绝对的报仇心切啊!侦察连长喊都喊不住啊!没办法改变作战方案就一起进去吧管他三七二十一呢?!你能看小雷在里面送死啊?!等进去发现小雷杀红了眼一口气杀了11个,站在尸体中间眼睛冒火枪管冒烟,然后就哇哇大哭老班长我给你报仇了!——所以说小雷就是音乐学院毕业的,这时候你哭个屁啊?!连长赶紧带他走,任务是完成了抢一个密码本而已不是什么大任务,人全给锤死了找个小本子还不容易?!——一路跑啊一路杀,小雷真的是疯了逮谁杀谁,连长都有点怕了——这是怎么了?一向笑呵呵温文尔雅的小雷同志怎么了?——回去以后小雷跪在老班长的墓前(墓里没有尸首,只有衣服和鞋子)就是一夜啊,也没有哭也没有说什么就那么跪着——这是个重兄弟情意的真汉子啊!

  然后他就申请到作战部队。

  不批准也不说话,就那么又跪在老班长墓前。

  又是一夜。

  首长都惊了,搞文艺的也有这样的?!

  还真有这样的,你看我看的紧不让我上前线我去看看老班长不行吗?!就跪,一跪一夜一跪一夜。

  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让一个大学毕业的文艺兵到作战部队的,这个情况一直反应到战区最高指挥部。首长就发话:批准!是军人就要杀敌!这样的军人你不批准你们是吃什么饭的?!

  于是音乐学院指挥系毕业的小雷就放下指挥棒拿起冲锋枪,脱下燕尾服穿上迷彩服,从舞台上彻底的消失了,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丛林里出现在黑夜里出现在血火里。

  跟何大队不同,他的侦察技能不是在学院学习的,是在战场上实践出来的。

  跟何大队不同,他不说脏话不骂部下没事也不喜欢骑摩托带战士跑路喜欢听交响乐。

  跟何大队不同,他在前线呆的时间比较长,因为刚刚开始打就在前线。后来野战军轮战他就被送到军校学习,学的什么专业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是硕士毕业然后分配到了我们军区司令部当参谋坐机关。

  跟何大队相同,就是组建侦察大队他也是被抽调的骨干之一而且也是中队长只不过是副的。前线住在一个帐篷吃饭一个锅子砍山一个团伙锤人(干部就不互锤了吗?野战军的干部脾气都大的很啊)也是一对搭档。何大队结婚的时候他还是现场的伴奏,找了个破二胡居然拉了个不错的《婚礼进行曲》。

  但是两个人是有本质的不同的。

  要我现在回忆,就是一个是火,一个是冰。

  火是热情,是感染,是鼓舞。

  冰是冷漠,是冻结,是威胁。

  在野战军里面这两种干部是绝对的典型环境的典型人物。

  战争结束各回各家,然后组建军区级别的特种大队何大队和雷大队在总部都是榜上有名,但是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谁都明白,领导也明白的很。好弟兄好战友不一定能在一起共事啊,个性不同方式不同就比较容易产生副作用——要不我怎么老说,在部队干什么的就是干什么的呢?干部部门的就是干部部门的,想的绝对周全。但是两个都是大队长的材料,最后的处理就是一个在原来军区一个去兄弟军区这样就皆大欢喜——兄弟军区也早就仰慕雷大队的英名不是自己没有,要我的话说,是他——太狠了!怎么狠你们就自己想去吧,学音乐的做了铁血战将是种什么思维模式你们想不出来吗?

  部队的个性就是主官的个性,何大队的狗头大队什么个性你们都知道了。

  雷大队的猫头大队呢?

  你们也能想的出来。

  缜密、低调、狠毒。

  真的跟冰一样。

  何大队有什么话都敢说,雷大队有什么话都不说不是他不敢是他不愿意说。什么事情他都藏在自己心里,所以他的兵确实怕他,当然也服他,但是不像我们服何大队那样象看上帝象看父亲一样——雷大队在猫头大队的说一不二不是喊出来,是那么一眼过去,不再有什么声音,该干吗赶紧干吗。

  他这样的大队长,带出来的兵,你们说会怎么样?

  难怪总部首长一开会就说一开会就说老何老雷你们俩是我手底下的宝啊!他们都不说什么还打哈哈,我听说他只跟我们何大队打哈哈。但是心里能服气吗?一山不容二虎啊!这不是内斗,是军人们之间的那种天然的竞争——都要证明自己是最好的。

  何大队说在面上,雷大队呢?

  我就不知道了。

  ——这就是我们这一次的目标。

  我当时小啊,只知道自己鸟。我看狗头高中队紧张的研究地图什么的都想乐——不就是抓捕吗?至于吗?——我现在回想起来,狗头高中队的紧张是有道理的,因为就算他不了解雷大队,但是雷大队的个性他不是不知道的。天底下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何大队当然不会跟我们多说什么,我们是士兵啊年龄阅历都小也确实听不懂啊!但是他是军官是带队的,何大队肯定是叮嘱再叮嘱的。

  我现在想想,我靠!是挺值得紧张的,这种对手100年你也不一定遇上一次。

  但是遇上了,就是对手。

  而且,是最狠的对手。

  我们在一个山谷上空悬停,我们就从四根大绳上垂降下去。

  下地后集结,展开队形。

  悄无声息的水银一样钻进密集的丛林深处。

  悄无声息,真正的悄无声息。

  我只记得,夜视仪里面绿色的画面在晃动。

  我们的目标,就是猫头大队的雷大队。

  我当时还不知道厉害的一个绝对厉害的神人。

  野战军,永远都是藏龙卧虎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