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一


  我听苗连讲过一个故事——我们军区侦察大队的一个老志愿兵(就是何大队那个警卫员),为了掩护大家把敌人引开了,然后就是孤身对敌数百人。这一通杀啊!最后发展到肉搏发展到用牙咬,最后的最后当然就是光荣弹。当他牺牲以后,敌人特工部队给他悄悄举行了隆重的纪念仪式。越军前线特工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好像是上校)亲自出席他的仪式,并提笔挥毫:“东南亚第一勇士!”(好多越军军官都是在我们国内军校毕业的,有的就喜欢中华文化也确实有文化底蕴不错的高手)然后,这位越军特工指挥官就通过极其秘密的渠道提出护送我们战士的棺木到我们的阵地办交接,但是条件是把我们战士的被炸的不成样子的钢盔留下作个人纪念。

  为了战士的遗骸得到妥善安置,我方答应了。

  一个黑夜,双方接壤的某个阵地进入紧急备战状态。

  此前,双方的炮兵都进行了密集射击,但是不是互锤——是覆盖双方阵地中间的无数地雷将其引爆。

  子弹上膛炮弹上栓。

  钢盔和盔式帽下的年轻的战士的脸都是警惕十足。

  然后就是双方的军官进入阵地。

  然后就是通过电台联络。

  语言是相通的,双方都有说对方语言好的不行不行的鸟人。

  然后,就看见一队光头没有戴盔式帽没有携带武器的穿土黄色军装的越军特工抬棺入场。

  接着,就是一队光头没有戴钢盔没有携带武器的穿迷彩服的我军侦察兵入场。

  两个民族最彪悍最勇敢的战士就这样见面了。

  接着就是你可以看见双方阵地的将士一片拉开枪栓的声音。

  绝对的虎视眈眈。

  只要对方一个小动作,马上就是双方交接的将士血肉横飞。

  两支敌对的军队代表在双方阵地中间相遇了。

  都傻了一下。

  越军的带队代表是那个上校。

  我军的带队代表是何大队,当时的少校中队长。

  在军校的时候,两人是上下铺的同学——当时越军来我们军校上学的不是地方高中毕业生,他们也没有什么象样的高中啊——都是军队里面打出来的军官,所以他们俩虽然年龄资历不同但是就是同队同班的同学。当然是最后一批了,因为接着没多久柬埔寨就出事了,就再也没有过来自越军的留学生。

  然后就是敬礼,握手没有我不知道——给我讲的苗连当时在战壕里面,狗头高中队在他身边,夜色很浓只看见人影子(当时单兵夜视仪没有那么多啊);当年的雷大队在掩蔽部里面一手拿着望远镜一手拿电台的话筒心里紧张的不行不行的,他是看见了但是谁敢问他啊?——顺便说一下我们的狙击教官也在现场,当然是拿着狙击枪对着那个越军军官,他也肯定看见了但是你敢问他吗?

  交接烈士的棺材。

  然后就是再敬礼——还是握手没有我不知道。

  一句话都没有说。

  都转身离去了。

  没有语言,就是一个军礼。

  ——如果换了你,你上下铺一起四年的兄弟在这种场合相遇,你会怎么想?

  但是军人就是军人,战争就是战争。

  他们默默的离开阵地的中央,默默的回到各自的阵地。

  默默的走到剑拔弩张的两军前沿后面。

  从此再也没有见面。

  一别天涯两茫茫。

  谁知道他们那个时候心里在想什么呢?

  ——此事当然不会公开报道,至今也没有批漏,因为那场战争已经不能再提及了,被人为的遗忘了——但是这个故事的真伪我是怎么证实的呢?因为是个我们大队的狗头兵都见到过荣誉室里面的狂草条幅:

  “东南亚第一勇士”

  绝对的狂草,可以想见书写者当时的心潮澎湃。

  我后来看了点子关于书法的东西,就知道是好东西,这两把刷子就是在国内的书法界也是不弱的。

  当然,落款是被掩盖住的。

  但是传说就在我们狗头大队成为永远的传说。

  ——所以,战争是战争,但是军人是军人。

  军人的命运,与政治无关,就是这个道理。

  国家利益真的高于一切,但是军人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感情——虽然国家一声令下,他们相互杀戮不会手软,是弟兄也不会手软——但是他们的内心世界你们知道的有几个呢?

  最佩服你把你永远记在心坎子里面的,不是那些仰慕你的英雄事迹的还未懂人事的青少年。他们很快就会遗忘你,把你忘记在成长的过程中间不再提及。

  能那么作的——就是你的敌人。

  ——我都可以想象多少年来,那个越军指挥官的桌子上面都会放着那个炸烂的钢盔,上面可能还有残存的迷彩布,黑色的泥土和硝烟,甚至,还可能有烈士的鲜血;我都可以想象多少年来,无数静谧的夜晚,这个指挥官是如何对着这顶钢盔在心里无声的感慨往事,也许这个也是硬汉的军人会泪流满面?我就不知道了。

  为什么我们用“狼牙”这个敌人给的称号呢?

  ——这个称号就是那个越军特工上校给的。

  其实我觉得,真的是军人之间这种难以用某种语言表达的情感的东西在起作用。

  对军人的研究,不能局限在他们的军装上面,他们的内心世界,是人们应该关注的。

  ——扯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明,连敌对的军人都可以惺惺相惜,都是解放军都是特种兵鼻祖都是老战友都是老弟兄的何大队和雷大队,互相的仰慕和多年的情感交融是多么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所以我常常说,只有真正的军人的心境,是最纯净的。

  不含任何的杂质。

  不会把恩怨带到各自的情感交融中。

  社会人,你们作的到吗?

  所以我说,只有真正的军人,才配的上“老爷们”这个称号。

  ——扯远了又,但是我的心情真的很激动。

  因为这件往事是值得我激动的。

  我还说我小庄当年吧,激动的情绪真的很难回转过来,我先歇息一会。一会再写我当年的那点子破事好吗?

  你们可以相信,可以不相信,我说过了这是小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