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三


  去第二个基地。

  很多年前,我18岁的时候,是中国陆军特种兵战士,上等兵军衔,三等功勋章获得者。

  所谓的全军闻名的小“特战精英”。

  我就和我的弟兄们,还有几十只肥硕的黑色猪仔大哥们在一起混混着。

  浑身的味道,还用说吗?

  看着猪仔大哥们的脸,他们哼哈着不满意的仇视的拱你的感觉还用再说吗?他们甚至真的去拱你的脸啊!

  你们现在知道什么是特种兵了吗?

  我现在回忆起来自己的特战青春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我要赶紧去洗个澡让自己清醒一下,不然我会发疯了。

  我的天爷啊!

  我现在是真的开始后悔写这个劳什子小说了,洗完澡也没有个蛋子用,鼻翼呼吸还是那种味道。不能说臭,是一种比较另类的味道,从你的鼻子一直到你的五脏六腑全是那种味道——你只要呼吸一下,马上就给劲的给你来一下子全身心的置换。绝对的不堪回首,没有法子继续想啊!

  如果非要出书,我估计这几段子我必须要再修改了,因为实在不想个成熟的小说样子,绝对的语无伦次了。

  18岁的我就是饱受这个刺激。

  你还没有什么说的——你个小兵有他妈的什么可以说的?!

  你不是特战精英吗?这点子苦都吃不了啊?

  但是我当时是宁愿上前线也不愿意跟猪仔大哥们混混的,这是心里话。

  但是你是小兵就是服从命令——也许是我不够坚决不够特种兵的资格?但是我相信没有谁愿意跟黑色短鬃毛猪仔大哥们一起混混的吧?你总是有人类的好恶吧?是人就喜欢干净吧?我又不是变态啊?!

  但是我们,我们这帮子弟兄们,就是那么一声不吭趴在猪仔大哥们的肚子底下,呼吸着这种味道,绝对的一声不吭。

  马达就在我身边也是一声不吭。

  狗头高中队当然也在——但是我说过了这狗日的不能跟我们在一起相提并论啊!他天生就是个孙子就是喜欢这个的!这孙子是真的没有什么反应的!我为什么老是说这孙子不是个东西呢?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是真的脸上没有反应!当然我相信他也不喜欢,但是他是真的没有任何厌恶的感觉哎呀呀当时我就断定这孙子和我们长的不是一个脑袋。

  回忆啊!我该怎么回忆啊!

  写个小说他奶奶的容易吗同志们啊?!

  我们就这样和猪仔大哥混混着来到二号前进基地。

  还真他奶奶的是个肉联厂!

  ——我下车的时候真的是对中国陆军佩服的五体投地啊!肉联厂居然你也能在演习的时候给发动起来?!

  来迎接我们的是个老板40多岁就那么一挥手,我们就什么都没说跟他进去了。

  后来我知道他也是我们的前辈,但是不是狗头大队的,是前线的侦察大队下来的老兵——何大队跟他说借借地方用你们说他能不答应吗?

  我们就进了一个仓库。

  绝对的黯淡无光。

  然后就是战前分析会议,这个没什么可以说的,就是对着地图——不是手绘的了,这回真的是卫星侦察的图片一大摞子加上极其专业的军用地图——讲解突击战术。

  然后就休息等天黑啊!

  怎么休息?演习就是战争你怎么休息?脱光了洗澡再换个衣服啊?!

  开玩笑这就是战争!——什么叫枕戈待旦?

  我们就那么穿着这种味道的衣服跟那儿休息,都睡不着只有狗头高中队跟那儿还真的着了——这孙子该休息的时候绝对能休息。

  我就跟马达靠在一起出神。

  马达也睡不着但是他是农村出来的,喂猪的活计也真的干过所以不是那么难受,一会就迷糊了。

  我就自己出神。

  味道真的是难受极了,我没办法只能在幻想小影身上的芬芳。

  我还能怎么办呢?

  我告诉你们我当时真的是鼻头发酸啊!

  我干吗要来吃这个苦啊?!累就累了锤就锤了枪子挨就挨了但是我为什么要吃这个恶心的苦呢?!我的青春啊!我的应该在大学里面跟漂亮女孩在一起混混的青春啊!我的应该在大学校园的草坪上弹吉他唱校园民谣的青春啊!——将心比心的想想,换了你你受得了吗?

  我在进入狗头大队后第一次产生一点点的动摇就是那个时候。

  只是一点点而已,很快就消失了。

  因为,你毕竟是个士兵了。

  你还是副班长了,虽然副班长不算个鸟,但是你毕竟要对自己的弟兄负责——他们都比我大啊,选我当副班长是为什么啊?!你们以为在特种部队当个副班长是那么简单的吗?我是最小的兵啊!他们可都是士官啊!为什么啊?!因为服气我小庄鸟啊!知道我不怕死啊!知道我有头脑关键的时候冷静啊!知道跟着我不会死啊!

  所以,很快这种想法就消失了。

  我记忆中看到弟兄们在黯淡的仓库中渐渐酣然睡去。

  站岗的弟兄两个小时一班,就在仓库的风扇边上往外张望。

  我就那么看着,没有睡觉。

  我们弟兄就在那个味道中间睡觉——这是和平年代啊!我们为什么吃这个苦啊?!要是战争我们绝对不吝这个哪怕是粪池子我也敢下去啊毕竟是命重要啊!但是这是和平年代啊!我们所作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一场演习而已啊!用得着吗?——中国陆军,是真他妈的狠啊!

  我当时的感叹就是这个。

  我18岁,你要求我的理性分析有多高呢?我相信换了你你一秒种都忍受不了,是个人就忍受不了啊!这不是罪啊!是折磨啊!在这种味道中一直穿着被猪仔大哥的粪便和排泄物浸透的衣服睡觉啊!不是折磨是什么呢?

  ——这些小兵,他们曾经牺牲的,仅仅是汗水和鲜血吗?

  在这样一个歌舞升平的和平年代,这些平凡的小兵,他们吃了这个苦有谁知道呢?——不是我乱发感慨,这是心里话啊!我那时候刚刚18岁在城市长大就是农村长大的也不会没事跟猪仔大哥那么混混啊,那时候自己觉得这辈子都没有吃过那么大的苦啊!我不怕累不怕锤不怕挨枪子但是我真的受不了这个味道啊!

  ——你们说,我们这些小兵当时是为了什么呢?

  哎呀呀又有人不爱听了,不过我真是想问一句,换了你,你受得了吗?

  渐渐的我也慢慢睡去了。

  确实困了还是睡了。

  真的是恶心啊!睡了都是这个味道都想吐啊!

  但是还是睡了——那个时候自己真的那么贱吗?还真是,就因为自己是个小兵。

  记忆里面好像是天黑以后,我没有站岗,班长和副班长都不用站岗因为要保持战斗骨干的休息和睡眠。我们就起来了,然后就准备出发。

  已经是深夜了,我们就悄悄来到空无一人的工厂篮球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