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三一


  我的目光转向他,他吓了一跳:“怎么了你?”

  我摇头,我知道我吓着他了:“没事。”

  “怎么了?”马达披上外衣过来坐在我的行军床上:“你小子又想啥子呢?”

  “咱俩是不是兄弟?!”我认真问他。

  马达就摸我的脑袋:“你没发烧吧?”

  我拨开他的手:“没有。”

  “当然是啊!”马达纳闷的看我,“龟儿子你发神经啊?”

  “是兄弟你就帮助我!”我看着他说。

  “说。”马达问,“啥子?”

  “我要脱逃。”我看着他说。

  马达看看四周,低声的:“都有这个主意,明天咱们跟干部商量一下。”

  “不,”我说,“我一个人逃。”

  马达看我:“你疯了啊?一个人你逃的出去吗?”

  “是兄弟你就帮我。”我认真的说。

  马达看着我:“成,你说吧,你怎么逃法?说不服我你就老实睡觉,明天咱们跟干部商量。”

  我就对着他的耳边说了自己的法子。

  马达边听边笑:“你个龟儿子还真有一套啊!这法子也就你想到出来,太他妈的鸟了!”

  我们就准备。

  半小时后,小庄的脱逃行动开始。

  我捂着肚子嗷嗷乱叫,马达从床上爬起来就过来:“龟儿子你怎么了?参谋长!高中队!你们快来看啊!”

  然后大家都起来了。

  参谋长就摸我的头:“没发烧啊?”

  我的脸上绝对是汗如雨下。

  我的叫声绝对是嗷嗷可怜。

  我的表演绝对是真听真看真感受。

  大家都急了,不能不急啊我是大队最小的兵啊!

  参谋长就问:“他割过阑尾没有啊?”

  马达就说:“他这么小肯定没有啊!”

  参谋长就着急了:“是阑尾炎吧?”

  狗头高中队也急了我没想到这个孙子这么着急。

  他冲到帐篷边就喊:“哨兵!哨兵!”

  哨兵就赶紧跑步过来敬礼:“首长?”

  “我们一个兵病了!快送你们医务室!”

  狗头高中队一指我。

  哨兵就进来一个拿手电照我。

  “照他妈的什么照!”马达就吼叫,“没看见我兄弟什么样子吗?!赶紧送医务室!”

  哨兵在犹豫,他是不敢作这个主。

  参谋长就急了:“我告诉你啊!他是我的兵,出事了你负责!”

  哨兵就赶紧立正:“首长!我去找我们中队长!”

  “赶紧去!”狗头高中队就喊——我还真的不知道这个孙子还有点人味道,但是我对他的观点始终就没有改变过。孙子就是孙子,谁让他一直锤我来着?!也难说他是不是表演是吧?!

  我又嗷嗷叫了一会,猫头警通中队长来了。

  我们参谋长就说话了:“你看看我们这个兵的情况!赶紧送医务室啊!”

  猫头警通中队长就敬礼:“是!——赶紧送医务室!”

  俩猫头兵就来抬我。

  狗头高中队就穿衣服:“我跟着去吧!他身边得有我们个干部吧?”

  猫头警通中队长就赶紧拦着他:“老高你就算了,我又不是不认识你!你那两下子我还真不一定弄的住你!换个人!”

  参谋长就说:“我去。”

  猫头警通中队长也为难。

  我们狗头参谋长的大名也不是吹的啊!

  “我让我们班长去!”我就艰难的说,然后又是嗷嗷叫。

  “好好我去!”马达班长就穿衣服。

  “好,那你去。”参谋长就说,“万一是阑尾炎赶紧报告我!”

  “是!”马达就点头穿鞋子。

  “放心吧。”猫头警通中队长就说,“如果是阑尾炎,我们就给他送医院。”

  “要送就送军区总院。”我们一个弟兄冒出来一句,我们弟兄就哄笑。

  “都什么时候了?!还他妈的开玩笑?!”参谋长就吼。

  都不笑了。

  马达就背我:“走!不要紧吧?”

  我就含糊点头,还是嗷嗷叫豆大的汗珠哗啦啦下来。

  我们就出去了,俩猫头兵一个前面打手电一个后面押着去医务室。

  医务室自然也是帐篷,是个男干部。

  我就被放倒床上检查。

  医生刚刚俯下身子要检查,我一个锁喉就给他按住了。

  俩猫头兵马上就拿枪要拉栓,马达咣咣就是两个重拳啊!——这孙子的拳狠着呢!——俩猫头兵都捂着脸眼睛就花了,马达戴着散打手套我戴着护具都觉得跟庐山升龙霸似的,何况现在是什么都不戴上来就是脸?!

  医生是不会武的我控制他跟控制小鸡似的。

  马达一个胳膊一个夹住俩兵脖子谁都喊不出来,想动手马达就使劲就喘不上来气——我上来就是两脚踢在他们脸上,这两脚是绝对狠的,因为我心里恨啊!我还穿着军靴,你想想他们俩的滋味?!

  就拿出他们身上的手铐给他们铐住还用胶带粘住嘴——真是一家人啊手铐和胶带都和我们一个型号的啊!——医生也是一样就是没有手铐了,直接就是胶带都粘上了。

  一人一把95一把92披挂好了。

  马达就拿一个猫头兵身上的手榴弹。

  我已经拿了4个了,但是我一伸手:“都给我!”

  马达就一愣:“干啥子啊?”

  “都给我!”我眼睛都冒火了。

  “好好给你!”马达就都给我。

  我就有了8颗发烟手榴弹。

  我们就小心的出去了。

  黑夜,探照灯在晃。

  发电机嗡嗡响着。

  很隐约很隐约,我听见什么音乐响。

  马达在前面,一看我往相反方向走:“你干啥子啊?!车场在那边!”

  我不答理他:“你自己走吧!”

  马达急了但是不敢喊:“你去干啥子啊?!那边是猫头的大队部!你找死啊?!”

  我哗啦一声拉开95枪的保险,继续大步跑去。

  一个猫头哨兵看见我了,就喊:“口令?!”

  马达没法子了,一下子跳出来哒哒哒就一梭子空包弹:“去你奶奶的!”

  猫头哨兵纳闷的看他,这才醒悟过来赶紧吹哨。

  马达向一边跑去,边跑边打枪:“龟儿子来抓我啊!”

  我知道他在引开猫头兵们。

  但是我没有时间感激他,因为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

  我冲向猫头大队部!

  我的心中都是恨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