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五七


  但是我看见她了。

  我真的看见了!

  我的小影!

  我的小影啊!

  因为,她在慢慢抬起头,把碗从嘴边拿开看我这里。

  因为,她在慢慢放下碗,把脚步慢慢的往前走。

  她在莫名其妙但是确实仔细的看。

  我们离了几十米远部队战士远看基本上一个操性所以她看不出来我——就是看出来了也不敢相信啊!她怎么想到我小庄会来呢?!

  她慢慢的慢慢的往前走。

  我张着嘴睁大眼。

  我看清楚了。

  是小影!没错是小影!

  她黑了,瘦了——我的鼻头就一酸,小影啊你吃苦了。

  但是说不出来,我已经失声了。

  因为,太激动了啊。

  她慢慢的走。

  她慢慢的走向我。

  她慢慢的走向张着嘴傻站的我。

  突然,中间没有过渡——她开始急跑啊!

  没有语言没有喊叫什么都没有——就是急跑!

  我还傻站着。

  她不管那么多径直从我们中间正在施工的工程兵弟兄中间深一脚浅一脚跑过来,她跑过的地方弟兄们都不干活了惊讶的看她跑——干部也在啊但是干部也在看啊!

  她戴着蓝色棒球帽跑啊跑啊!

  近了近了更近了。

  我看见她的脸她的脸上全部都是泪水——小影这种女孩说哭马上就哭说笑马上就笑,这才是女孩这才是真正的女孩,真正的女孩永远不那么事事儿的就是女孩!

  她长大嘴但是也是失声。

  我反应过来了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关保险啊!——这是士兵的本能反应,枪走火的教训太多太多了。

  保险刚刚关上枪还没有放下她就扑上来了!

  她不管不顾一下子扑上来就说了一句话就说了那么一句话:

  “黑猴子我恨你!”

  就扑到我怀里了抱着我隔着武器抱着我,我知道步枪隔着她的肉了她会疼的但是她不管不顾抱的很紧很紧太紧了我根本抽不出枪来啊!

  我就傻站着她就死死抱着我然后就在我脖子上开咬啊!

  “嗯——”

  我还是忍着但是脸绝对憋红了。

  她咬啊就是咬啊!

  我忍啊就是忍啊!

  她喘不过来气了松开了,我的脖子上绝对是牙的印子其实回去一看真的是出血了但是不严重——她还是心疼我啊,怎么舍得死咬啊?但是不咬不行不咬不爽!绝对该咬!我来了这么多天了不去找她怎么不该咬呢?一定该咬!不能不咬!

  但是她不咬了。

  她开始打我打我的防弹背心还踢我她穿着战斗靴啊一脚踢在小腿上还是蛮疼的——但是我还是忍着。

  她大喊:

  “——你坐跟斗云过来的啊?!死黑猴子!”

  然后又抱住我这回乖了呜呜的哭了。

  工程兵弟兄们都明白了傻子都明白了就嘿嘿乐了,和我们狗头大队的战士是一个操性的。

  干部也乐了干部也没有想到啊——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情啊?!

  我这才抽出步枪甩在身侧,但是我不敢或者说不好意思死死抱住她这么多人呢!我就是轻轻的扶着她的肩膀,不知道说什么——我的兵们都在边上乐你说能说什么啊?!

  女兵们也炸窝了。

  小菲第一个叫出来啊——我也看不清楚她啊她也戴着帽子啊,但是声音是绝对知道的:

  “一二三——”

  “浪漫!”

  女兵们一起喊啊绝对开心的不得了啊!

  “一二三——”

  “浪漫!”

  “一二三——”

  “浪漫!”

  连着喊了三声啊!女兵就是女兵啊,这个词也能喊啊!

  然后就叫啊!就扔帽子啊!

  蓝色棒球帽就满天飞啊!

  一个女兵还敢扔碗啊——我们的炊爷紧张的不得了啊!看着碗飞啊!结果落在松软的红土里面赶紧就拣啊!赶紧擦擦把碗都放好自己看着——这些家伙是炊爷的命根子啊!

  我就那么扶着小影然后慢慢的轻轻的抱住她。

  她呜呜的哭着委屈的哭着。

  我才看见她的脸,真的是黑了瘦了。

  吃苦了啊!

  我轻轻的摸她的脸,轻轻的,心疼的。

  她一把张开嘴开始咬我的手。

  很疼。

  但是我没有叫。

  我知道,她的心里更疼。

  因为她的脸上,一直在流眼泪。

  一直就那么流眼泪。

  呜呜的,委屈的哭着。

  还眨巴着眼睛,眼巴巴的看着我。

  怕我一下子没有了。

  很多年前,在异国的战区。

  在工程兵弟兄的施工现场。

  小庄和小影相遇了。

  一群男兵嘿嘿乐着露出一嘴白牙。

  一群女兵高喊着“浪漫”在空中扔帽子还敢扔碗。

  就是戴了蓝色贝雷帽也是这样的——

  中国士兵就是中国士兵。

  中国女兵就是中国女兵。

  你们觉得,浪漫吗?

  呵呵,反正我觉得挺浪漫的。

  呵呵,你笑了。

  你说什么?

  你说我这个糙人当年还能整这个景儿啊?

  其实不是我能整景儿,这就是命。

  真的,真正的浪漫不是整景儿整出来的,是上帝他老人家安排的——中国话讲就是命啊。

  而且我也没有那个整景儿的能耐啊?你还不了解我啊?你第一次给我作饭就是晚饭,还整了1根蜡烛插在你下午专门买的典雅的烛台上——还记得吗?那个烛台现在还在我的地下室,你一气之下就给丢进地下室了,再不肯用它。

  还记得吗?

  我回来一看,我靠!怎么黑乎乎的,停电了啊?!——再一听不是啊,CD还放着呢?——什么音乐我还是忘记了,你曾经对我说过是你自己弹的,在专业的录音棚录的,那个老板一直对你贼心不死,但是你们这些现在的漂亮美眉善于吃糖衣就是不挨炮弹——就录了,还是最好的录音棚最好的录音师,录了就走了爱谁谁的,那个老板有个蛋子脾气啊?又不是黑社会老大他敢怎么样啊?——你跟我说的时候还说怕我不高兴,其实我是那种假惺惺的人吗?你应该了解我啊?我自己什么操性啊,我有什么理由要求你的过去呢?我又有什么理由要求你的将来呢?跟我有关系吗?——你别伤心,事实就是事实,只是我看的比较明白也承受的住这些而已。——天长地久的话我说过太多次了,哪一次做到了?当然不全部是我的责任,但是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责任。谁都没有责任,有蛋子责任啊?这就是生活啊!这就是现实啊!不这样怎么显得出来爱情美好幻想美丽呢?——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当回子事情,就是听了——其实我知道,你对我说的时候是希望我生气的,哪怕只是生那么一点子气,你就高兴的屁踮屁颠的——因为你知道我在乎你啊!在乎你的过去就是在乎你的将来啊!

  但是,不怕你伤心,我真的没有在乎。

  在我们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我就真的知道没有结果。

  什么叫结果呢?

  混混就得了,你还想要什么呢?

  呵呵,事实不是证明了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