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六二


  小影就跟边上看着笑眯眯的——真正懂事的女孩,是喜欢看自己的男人专心的忙活的,何况这还是他拿手的。

  他们就玩没有子弹的枪,就说:“歪瑞古德!”——我没有给北方工业作广告的意思啊,但是确实是好枪——芬兰哥们喜欢的不行不行的,觉得不错啊!他们也喜欢92,觉得是好东西——我也玩他们的枪,步枪是瓦尔梅特M76,轻机是瓦尔梅特M78,手枪是比利时勃朗宁——关于这些武器咱们就不在这里讨论,要说请另外开帖子好吗?这里只说小说——都玩的挺过瘾的,都是军人遇到这种玩意能不玩吗?

  玩了一会子,芬兰炊爷就来了——他知道中国兵来了那个高兴啊!他是去蹭过饭的我还真见过他一回,我负责检查啊,当时就在门口查哨,对他挺客气的,第一回的时候这个芬兰炊爷还不好意思呢!我还直接就带他去食堂了交给我们的炊爷来迎接国际友人了——他知道我叫“小庄”,看见了就乐,喊啊:“庄!跟我走!”

  我跟你们说,天底下军队的炊爷在部队基层战士中的地位不是吹的,他要拉我走谁都没有什么说的——再舍不得95枪再舍不得92枪也得让我跟炊爷走,我和小影的枪啊不能离身的——我们就被他拉到厨房了。

  就是洋酒招待。

  我开始还挺新鲜的,拿起来就喝啊!

  一下子那个味道就咽在嗓子里面了。

  我靠!什么味道啊!

  但是还是忍着,绝对脸都憋绿了!

  小影就抿嘴想乐,她知道我是在忍着。

  绝对的忍啊!

  芬兰炊爷还笑眯眯的看着我说:“这是我们连长的珍藏!怎么样,庄!”

  我把酒杯往案板上一放,竖起大拇指:

  “歪瑞古德——鸟!”

  小影一下子就喷了。

  我们一直在芬兰营玩到该回去了,才和芬兰炊爷军士长还有那些步兵哥们依依不舍的告别——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有几个军官也跟着在里面混混和我们耍——后来他们连长也来了。

  谁让我不认识芬兰哥们的军衔呢?——其实是学过的,但是我没记住,实话实说,我不是那块料子,就顾着见到小影的幸福了,学习的时候就没有好好记住——这个内容也不是必考的,我就更没心思记了。

  谁让这些芬兰哥们自己在营里军官都没个军官样子呢?——不是纪律不严,他们国家的传统就是这样,官兵一家啊。

  呵呵,芬兰炊爷是所有UNPF炊爷里面第一个学会“鸟”这个词的。

  这个UNPF联预部队的芬兰营,后来我和小影就经常去了。

  还有很多值得回忆的故事,包括芬兰炊爷带我进行的饭后活动。

  还有一条值得回忆的芬兰狗爷。

  我留着慢慢回味吧,一下子也说不完了,太多了。

  青春时代,我的蓝盔青春时代。

  我的最美好的爱情时代。

  歪瑞古德——鸟!

  我知道现在全世界,你对我最好。

  真的。

  本来我的心已经在风尘中麻木,不是因为成熟,是害怕被伤害,害怕被自己伤害,也害怕被别人伤害。

  我自私,对吗?

  一天没有你的消息,QQ不在线,电话也没有人接,好像是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我的心就开始疼,疼的不行不行的。

  后来才知道你去考试了,考了一天。

  呵呵,重点不是你干吗去了——是我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疼。

  我知道,我完了。

  这回是真的完了。

  从我18岁以后,我再没有这样的感觉,想一个女孩想的不行不行的——甚至,都有游过太平洋的冲动。我没有钱,我知道机票很贵,我也不攒钱,你了解我这个操性的。

  我只能游过去。

  我知道现在的身体不如以前了,但是我还是想游过去。

  等我写完这个小说,对自己的青春往事作一个交代。

  我就游过去,游过大洋,游到你那个叫做大不列颠的岛屿——我知道在那里没有人找我码字了,我就洗盘子,去作苦力,或者说去修车(我在部队,是玩车的高手呢!你不知道吧?),干什么都行。

  真的,我累了,好累好累。

  如果不写这个小说,我不会这样的,我的迷彩蝴蝶。

  我已经把自己包裹起来了,很厚很厚的外壳,但是因为写这个小说——我把自己的外壳一点一点的撕开了,把自己最隐秘的地方揭露给整个世界,有理解,有同情,有鄙夷,也有伤害……我不知道我只是写一个小说而已,为什么要伤害我呢?是我写的不好?还是我写的太好?

  这两种结果,都是会被伤害。

  呵呵,我不知道是哪一种。

  我已经外强中干,曾经伤痕累累的心上已经不仅是撕开了旧的伤疤被撕开了,新的伤口也出现了。

  我不知道写一个小说会有这种结果的,如果知道,我真的不写了。

  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的小说不知道最后是一个结果。

  真的,不骗你。

  我只是写一个小说而已,到处都是伤害,我感到伤心,真的是感到伤心——我伤害了任何人了吗?还是污辱了任何人呢?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呢?为什么这样对待一个小说呢?难道中国人真的就是这样吗?自己不去作,就喜欢找别人的毛病?——我骂人,撕破脸的骂人。

  其实,我的心里真的是因为委屈和难过。

  我的青春,我把自己的青春,自己的往事一点点的讲述在这里,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和理解,只是我想讲述而已啊,只是我想发泄而已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呢?我的迷彩蝴蝶,你知道吗?我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是为了证明自己高明,还是为了证明我是低劣的?

  有什么意义吗?

  我只是在发泄自己的感情而已啊?

  我真的渐渐挺不住了,虽然我骂人越来越凶,但是越凶,就显示我的抵抗力越来越虚荣——真的,你了解我的,我一向是个不愠不火的人啊?怎么会骂人呢?

  因为,我抵挡不住了。

  真的抵挡不住了,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这个世俗的社会,这个狗日的世界,是不该撕掉自己的伪装的。真诚的代价,就是被伤害,没有别的。

  我快挺不住了。

  真的。

  ——但是,你来了。

  为什么你会来?

  为什么你现在会来?

  我想还是我在当兵的时候学会的真理——这就是命。

  于是你就来了,我就感觉到你了。

  我就知道你在默默的一直在关心我,关心过去的我,你想知道你曾经爱过的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关心现在的我,你知道我轻易不发火的,我发火越来越频繁就是因为我现在越来越脆弱——我自己的话就是,活回去了。

  你就出现了。

  你不能不出现因为你知道我需要关心。

  你不得不出现因为你知道我需要安抚。

  而你,是我的读者中最了解我的——虽然你不知道我的那些往事,但是你还是了解我的现在的,毕竟我们相爱过——真的,我现在才发现我当时其实是爱你的,不是爱另外一个女孩的影子。

  于是,爱情再次降临在你我的身上和心坎里面。

  我狠心的在上一节伤害你,我知道你哭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