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七四


  还有没有清理完的,就看见廓尔喀哥们两个一个两个一个的再往外抬人,他们的黄色的朴实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就是在抬一根木头。

  但是我是看见了。

  我看见了忽悠着的骨瘦如柴的老人的胳膊。

  我看见了忽悠着的骨瘦如柴的幼女的胳膊。

  我看见了忽悠着的骨瘦如柴的儿童的胳膊。

  我看见了他们的脸,他们的血,他们的生命消失以后就是——尸体。

  我还看见了什么?!——几个廓尔喀兵在房子里清理尸体,一个兵拿起一个沾着血像是布娃娃的物件,双手递给旁边的另一个兵。那是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头已经没了,身体晃晃荡荡,如果不细看,你真的会把那具尸体当成是布娃娃。

  ——一间被火烧毁的房子,门口有一个黑糊糊的物体。但是你再仔细看!那是什么?!——那是一个母亲啊!她护着怀里的孩子,想从被火烧着的房子里爬出来。结果母子两人都被烧成了焦炭……那个已经无法辨认的母亲的形体,仍然把自己的孩子紧紧搂在怀里……

  悲凉啊——

  你们知道这个词的含义吗?

  我现在回忆起来这是个不大的村子,在双方的火线其实真的不大——大的地方都有UNPF的观察哨,都有观察员老哥们在观察着,一般那里不会出事,都要照顾国际影响——但是民间的这种屠杀,确实是一直存在着的。

  你真的是蛋子脾气没有的。

  赶上你就维和,赶不上就只能收拾。

  我不由自主的握紧自己的步枪挂在胸前甚至还抵肩枪口朝下完全是在准备速射——我是特种兵战士这是我的本能反应但是我速射什么速射哪里?!

  哪里是我的目标?!

  哪里是我的敌人?!

  ——我是一个战士一个维和部队的战士,维护世界和平制止战乱杀戮是我的责任是我的义务——但是我怎么维护和平怎么制止杀戮?!

  我是一个战士我穿着军装我手中有枪我一身武艺我苦练三年——但是在这个因为战乱而出现这种人间惨剧的现场我有个蛋子用处?!——我是一个战士一个士兵我要保护弱小但是我该怎么保护?!

  我眼睁睁目睹杀戮过的惨剧我却无能为力?!

  悲凉啊——你们不知道悲凉这个词语的含义啊!

  真的是悲凉啊!

  ——这个热带丛林如诗如画的国家,这块河流贯穿海滨美丽的红色大地,这些勤劳善良朴实的人民——他们为了什么杀戮?!为了什么争战?!为了什么啊?!

  ——悲凉啊!

  我是一个军人啊!

  我是一个士兵啊!

  ——你知道面对杀戮你却无能为力你会怎么想吗?

  就是内疚,其实真的不干我的蛋子事情但是我还是会内疚啊!

  因为我是一个军人啊!他们都是老百姓啊!

  我真的内疚啊!

  ——杀戮,满目的杀戮。

  没有别的,就是血流成河。

  没有别的,就是尸体成堆。

  我不知道人类之间的仇恨到底有多深?但是我却亲眼目睹了什么是惨无人寰——老人妇女儿童都无一幸存,这是为了什么啊?

  有那么大的仇恨吗?

  ——其实狗头高中队也是被震撼了,我现在回忆起来就是这样。他的脸上那种装酷的感觉也真的没有了,他是上过战场但是那是战争不是屠杀啊!

  我记得他的脸上真的是震撼,这种场面他也真的是第一次见。

  他在我身边走,一直就没有说话。

  我们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我们不得不呼吸啊?我们是人啊是动物我们需要氧气啊?——但是我们呼吸的是氧气吗?

  是……死气。

  死亡的味道。

  真的,我现在写这个小节我的感觉还是这样。

  死亡的味道,死亡的气息。

  真正的杀戮现场,不是你在电视新闻或者照片上面看到的杀戮,那是有距离的因为你坐在自己家里面的沙发上或者舒适的电脑椅子上面!

  你就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血里面。

  人的血凝固以后的浆液里面。

  你都能清晰的听见靴底子从血里面拔出来咕唧一声咕唧一声。

  那种声音那么刺耳以至于你一生都无法忘记。

  这就是战争,就是屠杀,就是杀戮啊!

  ——很多年后我坐在电脑前面真的是欲哭无泪。

  而当时,我真的是腿软了——以前觉得自己多么多么鸟,但是真的到了这个地方,我知道了,自己算个蛋子啊?隔岸观火就是隔岸观火啊,你自己来了才知道战争屠杀杀戮是怎么回事啊?!

  我真的是腿软了——不至于打哆嗦,我毕竟是中国陆军特种兵是在国外是在外事场合。

  但是我的心绝对是哆嗦的。

  就那么一步步的在血河里面走。

  就到了排列尸体的地方了。

  我看见一群人在忙活,都是维和部队的。

  我一抬头,你们知道我看见了什么?!

  ——小影啊!

  她也在里面,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纪录啊!

  小菲她们都在里面。还有其他国家维和医疗队的女兵。

  我的眼中真的是只有小影啊!

  她就那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一个一个纪录啊!

  她的脚下有老人有妇女有孩子有儿童——而且,真的是怎么死的都有啊!

  我的小影就在里面走着,走着,一个一个的纪录着。

  她哭啊!——我了解她,她怎么能不哭呢?

  我看着我的小影就那么哭着在作自己的工作。

  我就那么看着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抹着眼泪抬起头看见了我。

  我们就在血河里面就在尸体里面就在死亡的味道杀戮的现场战争的结局中间。

  那么对视着。

  她的脸色苍白泪水还在流着。

  我的脸色苍白没有泪水只有震撼恐惧。

  我们就那么对视着。

  我看着她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今天,是她20岁的生日。

  是的,就是这样的。

  一个20岁的女孩。

  一个喜欢花儿喜欢香味喜欢漂亮衣服喜欢逛街的女孩。

  一个柔弱的漂亮的中国女孩。

  很多年前,就那么在杀戮后的现场那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我——一个18岁的中国士兵。

  那天,她刚刚满20岁。

  我知道你柔弱的心再一次受到了伤害。

  还是因为我。

  你稍瞬即逝,犹如我心间滑过的一道小小的流星的轨迹。

  又这么消失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