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七九


  我们就那么看着。

  小影伸出手臂。

  我就偎依在她的怀里。

  她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脑袋。

  我闭上眼睛感受她的温暖柔弱和安详。

  就这样偎依在她的怀里。

  小庄是谁啊?

  ——丫头,你知道这个问题在两个长得一摸一样的女孩嘴里问出来,我是什么感觉吗?

  无法形容。

  只不过,一个是在今天的城市。

  一个是在很多年前的战区。

  你真的就这么消失了。

  又等了一天,甚至是更长时间。

  我把自己挂在网上,一直在刷新自己的帖子和短消息,也一遍一遍打开我的各个邮箱看看有没有你给我写的信。——电话我已经不指望了。

  但是你没有来,我知道你没有来。

  我给你的短消息也没有看。

  ——可是,我总是觉得你来过了,丫头?

  只是没有用你自己的名字登陆而已。

  我想肯定有很多无聊的小人在恶意的中伤你,你不敢用自己的名字登陆,害怕看到那些中伤你污辱你的信息——你的心多么善良,就会多么脆弱。

  这一点我是了解你的。

  于是,你只能作一个网络上的匆匆过客。

  默默的看着我讲述这些往事的过客。

  我都能想象出来,什么时候你会会心的一笑,什么时候你会潸然泪下——我了解你,丫头。

  ——不妨换一个名字注册再登陆?

  不用你说什么话,只要你跟我悄悄的联系就可以。

  你那个小脑瓜能不能想出这个办法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早就想出来了,我知道你比较傻比较实成——不然怎么会爱上我这个黑厮呢?不是因为你够傻,够实成,能被我迷的五迷三道的吗?

  生生死死爱恨情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都成为过往云烟。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要我一定要作一个优秀的出色的军人,一个什么可以代表中国陆军军魂的军人——问题是我不是啊?小说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已经比较坦白的交代了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啊?那个时候怎么没有人来提醒我呢?

  ——很多年过去了,丫头,你是知道我的,我跟你提起过中国陆军什么啊?

  什么都没有,我跟谁都不敢提及这些往事。

  我的心会疼的,真的。

  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人希望我改变这个结局呢?

  ——不可能的啊?事实就是事实啊?

  退伍兵就不能成为自由职业者吗?就不能自由自在的活着吗?就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吗?——我欠了什么呢?好像,什么都没有吧?你说我欠了他们什么呢?——还是我欠了中国陆军什么呢?我说过一句他们不好的话吗?好像没有吧?我自己的故事,有什么糟蹋不糟蹋这么一说呢?世界上就不能接受一个小兵的真实心路历程了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现在连你也消失了,全世界最疼我的女孩也消失了。

  我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无依无靠。

  但是我不能不继续写下去——我不能让这个故事开始了没有结果啊!这是现在支撑我的唯一的信念,虽然我知道很多无聊的小人在恶意中伤我,虽然我知道有很多外行在那儿闲的蛋子疼指手画脚——但是我知道,这个故事一旦开始,就不能结束。

  生活的轨迹,不是想象的那么完美的。

  小庄今天不是军人,是自由职业者——这就是答案啊?还有什么可以问的呢?

  呵呵,丫头,不是我发牢骚,你了解我的——真的是被刺叨急了。

  不过现在我的心态是真的砺炼出来了,想在我的创作状态中伤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因为,都会很快被删除。

  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专心写作。

  ——写完了呢?

  那就爱谁谁了!丢在网络上还是出版还是怎么样我都不管那么多了,我自由了解脱了!——谁说我好或者谁说我不好不关我蛋子事情!爱谁谁了!

  我就去找你。

  我哪儿也不去,就去找你。

  ——因为,你是我现在唯一的故乡。

  还记得你的那张碟吗?

  后来你回家的时候就忘记拿出来了。

  那时候天色擦黑,你让我把车停在小区外面,然后机灵的四处看看——其实不用你看,我早就把四周在最短的时间内观察了一个遍了,连几个电线杆子都能数的出来——但是我没有说。

  你就吐吐舌头:“我走了!”

  我就点头。

  音乐还在淡淡的延续着。

  你就下车,快速的跑向小区的大门。

  我就看着你跑。

  你的长发青春的长发黑中带红的长发就那么飘散在空中。

  你的身影青春的身影窈窕多姿的身影就那么蹦跳在远处。

  越来越远一直到看不见你。

  你又突然从小区门里面出来挥手道别,调皮的一笑——那时候你还不到19岁,还真的是个孩子啊!——我就不行不行的了,太象了!太象我初中的时候送小影回家,她总是要偷偷摸摸的遛回家属院的情景了——你的笑容和表情也真的很象很象,如果你没有染发——其实我对女孩染发一直比较反感,什么颜色就什么颜色染什么毛啊?——但是就是对你,我没有任何意见,你爱染什么毛就染什么毛就是白发魔女我也愿意看着——就因为你长得象小影。

  我忍着眼泪摆摆手,突然想起来什么,把CD抽出来下车:“哎!哎!”

  你已经消失了。

  我愣愣站在那儿,没法子了,下回再说吧——我知道还有下回,虽然你没有约我。但是女孩的这点子心思我还是明白的——要逗女孩开心的法子很多很多,但是最管用也是代价最小的就是一张贫嘴。当然不能瞎贫要会贫,没有味道的淡话是不要说的——要么一张嘴她就得乐,要么一张嘴她就得哭!——就这么简单,谈恋爱是要谈的啊。你不会谈怎么行啊?跟你在一块有意思才愿意再跟你在一块啊?不是跟人家女孩子崩什么精英装什么大款,那是假模假式,真功夫就是你的一张嘴还有会点子情调。

  我就上车,然后看见后座上一大堆女孩夏天的衣服傻了半天。

  说啥啊?自己喜欢就成呗,自己喜欢还计较什么代价啊?

  我最腻歪的就是——我跟你们说,其实女孩最腻歪的就是——一边跟人家装大款,一边又跟人家斤斤计较。我真的见过神的,一个女孩告诉我为什么愿意和我在一起耍的原因很简单——如果我有1元钱,绝对是先花了再说饿肚子也图个高兴;但是有的男人不这样,一个月挣万把块跟女孩出门还要人家跟她一起挤公车——这种淡事我也干过,但是那个时候上大学啊,都坐公车没别的。——相比之下,就喜欢跟我在一块混混了。自在啊,痛快啊——我要没钱就直说没钱,真的,有什么不能说的?活的那么累有意思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