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军事·军旅 >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九〇


  ——我终于摸到法斯宾德前辈的人生感悟了。

  就是爱神其实比死神更冷酷,更残忍——我们可以不怕死,但是我们不能不怕爱。

  但是我们不得不死,因为是自然规律;我们也不得不爱,也因为是自然规律。

  所以,即便爱神比死神更冷酷,我们还是逃不掉其中的任何一个。

  两个我们都招惹不起,我们也都逃避不起。

  命——用我当兵的时候总结的话讲,就是命。

  我们只能认命。

  呵呵,是不是有点唯心思想了?丫头?

  你知道我就是这个操性的。

  还是翻开你自己的小本本,那个粉色封皮的小本本,我知道你会一直带着的。因为那是我不多的送给你的礼物之一,你会一直带着的。

  翻到你记得“蒙太奇”种类和定义——我现在跟你说实话啊,当时那些定义其实真的就是我胡诌的,不过虽然跟辞典上不一样——你知道我不背辞典的——我敢保证意思是对的。

  蒙太奇的分类,有两种大的种类。

  叙事,和抒情。

  在叙事蒙太奇中,有两种蒙太奇是佷相似的,即便是行家也容易给搞混——就是“平行蒙太奇”和“交叉蒙太奇”。

  呵呵,丫头,如果说我前面的叙事方法采用的是平行蒙太奇的话,后面的,就进入了交叉蒙太奇。

  因为,两种不同的回忆,两个过去时,产生了交叉。

  是的,交叉。

  还记得你第二次到我家吗?

  第一次去我家,是两天后你把我给你买的那堆衣服拿回了学校。虽然学校放假了,但是你总不能拿回家吧?

  你就那么在我的屋子里面转,还说呢:“真乱啊!跟狗窝一样!你真的当过兵吗?我怎么看不出来啊?”

  我随便撂在桌子角落的中国陆军狼牙特种大队成立多少周年的小纪念碑——就是那个三棱形刺刀状的透明的纪念碑,底座上是狼牙标识和金黄色的“中国陆军狼牙特种大队成立某周年纪念”字样的小楷书,是来这个城市出差顺便看我的一个现在当了干部的战友送我的——也被你随便的拿起来看看(如果你仔细看当然会看清上面的小字,问题是你就是你,对军队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什么啊这是?——真脏啊!你也不擦擦?”

  就赶紧放下,赶紧吹吹手上的灰尘:“洗手间在哪儿?我去洗手!”

  你去了洗手间洗手。

  哗啦啦的水声。

  我看着那个纪念碑,灰尘覆盖的小纪念碑。

  发了半天的傻。

  很多往事差点闪出来,马上又压制下去了——那个东西我不是不想收起来,但是确实是碰都不敢碰,就那么放着,不管它了——现在也在我的桌子上,就那么放着。

  然后,我就送你回学校了。

  再把你送回家。

  什么话都没有多说。

  你也许会纳闷,这个黑厮怎么了?又是黯然神伤?

  ——当然,后来的后来,再乱也是你给收拾了。

  呵呵,我坏吗?一直留到你真正成为我的女孩。

  还是你给我收拾了。

  你还拿起那个小纪念碑仔细的擦干净,好好的摆好——你当然看见了狼牙的标识和小字,但是问题是你真的不注意也不往脑子里面去,那能怎么办?在你的眼里兵就是兵,没有什么特种兵不特种兵的,你就是看见了“特种大队”四个字能往你的脑子里面去吗?当然不会。

  所以,你就那么仔细的擦拭干净。

  然后就那么好好的摆在我的电脑旁边。

  就去忙别的了,我记得当时我住的地方乱的确实可以。

  ——我看着熟悉而陌生的你在我的屋子里面收拾着,虽然不熟练但是利落收拾着(后来你熟练了),还对正在码字的我不时的抱怨几句:“呵呵,当兵的人!瞧你啊,真不知道你这个兵怎么当出来的?我们大学生军训的时候都比你现在强的多!你这个懒样子还能当兵?”

  话里是有点子怨气的(后来我知道你在家真的是什么都不干),但是更多的是那种佷柔情的埋怨——我知道,我要真的规规矩矩的话,你来我家就不高兴了,肯定心里在想:“又有谁来过了?!”——呵呵,我说的对吗?傻丫头。

  我的鼻头一阵阵发酸,我的心里一阵阵发怵。

  我当时就那么坐在电脑前,但是什么字都码不出来。

  我的脑子和眼前真的是一片空白。

  我在不断的压制自己。

  是的,只是你看不出来而已。

  ——说乱了,那是以后的事情了,还是说你第二次去我家吧。

  那是你第一次去我家过了几天以后,你打我的电话,说自己在家呆的无聊了——其实我有你的电话,但是就是不给你打。我自己的心得就是对付你这种艺术学院的漂亮美眉,最忌讳的就是上赶着,因为上赶着的男人太多了,你们就不稀罕了——就是晾着你,你可能开始还觉得无所谓,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想这个黑厮怎么了?是不是又换目标了?不行,不能这么便宜他!要让他知道本小姐的厉害!要让他吃不着葡萄还得惦记着!

  于是你打了我的电话。

  我就开车去接你。

  还是在你家小区门口的一个僻静的角落。

  我准备在那儿等你,又是长期抗战的打算。

  结果我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早在那儿等着了,手里拿着个雪糕吃着,带着水蓝色的小墨镜——还记得你穿着什么吗?我估计你早就忘记了。我记这个一向很准,呵呵——其实我说了你也不会生气,心里可能会酸酸的,但是我觉得还是在你跟前不要掩饰,你欣赏我的不就是这个吗?我记女孩的打扮衣着什么的是一绝,你看时隔多年,我记你记得不清楚吗?呵呵,不是说我专门记得的,是陆军特种大队留给我的纪念——肉眼观察能力要达到的就是“过目不忘”,飞机舰船坦克车辆什么的从我的视线中一滑过去,它们的型号迷彩花色甚至是机尾上的小小的编号,我都能下意识的记在自己的脑子里面——你说,记住女孩穿什么还不容易吗?你们本身在大街上就是扎眼又靓丽的风景线,我能做到不注意吗?我一注意的话,难道不就是“过目不忘”吗?

  还记得你穿什么吗?

  一件蓝色的中国古典风格的那种前面对襟的蓝色的白碎花无袖上衣,露着两只白皙的细嫩的胳膊,腕子上系着一根红绳;一件七分的浅蓝色牛仔裤,赤着白嫩的小脚(你后来告诉我夏天你最不喜欢穿袜子,什么袜子都不喜欢穿)穿着一双浅色的凉鞋。

  发型呢?

  系着两个佷传统的麻花辫,耷拉在前面。

  ——我从来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具有一种——怎么说呢?如果非逼得我用一个用的佷滥的的词语的话,就是——“古典美”。

  真的,古典美。

  一个青春时尚靓丽的漂亮美眉,一下子显得那么具有东方少女古典美的神韵。

  惊了,真的惊了。

  我知道你长得象小影,所以是作了充分的准备的。这个虽然令我还是心里发毛,但是不至于那么震撼了。

  但是我还是被你震了一下子——是因为你一下子变成“古典美”了,不是说你以前不漂亮,是因为反差确实不是一点半点的——你后来告诉我,再见我的时候穿什么衣服是反复搭配过的,考虑了半天怎么让这个黑厮中招——最后决定这个搭配,当然我也中招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