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女黑侠木兰花 > 神秘血影掌 > 上一页    下一页


  在笑声中,一位医官道:“他的笑声尖而高亢,这人的颚骨一定尖削,呈长形。”

  医官讲着,那名画家便立即用铅笔在纸上画了起来。

  另一名医官道:“可以说,他整个头部的骨骼构造,都是倾向长形的,他的眼窝可能很深——这人不像是白种人。”

  那位最先对木兰花解释这种办法的医官道:“我们甚至有理由相信他是日本人,他的颈十分细,他的健康程度不会很好,当然他很瘦。”

  那卷录音带不断地放着,又被播放了十多次。

  每一次播放,三位医官都有新的意见,而两位画家,则不断地根据医官所讲的,在画纸上修改、增添着他们的画稿。

  终于,在半小时后,两位画家都完成了画稿。

  当他们各自作画的时候,是自顾自地在作画的,但是当他们画好了之后,将两张画稿,放在一起看,画中的两个人,却是极其相似的。

  那是一个瘦削、长脸、双眼深陷,看来像是一个病夫一样的人。那位医官在看了一眼之后,就将画像送到了木兰花的面前。

  木兰花蹙着双眉,这样的一个人,她是不是曾经见过呢?可以说没有。木兰花对自己的记忆力十分有信心,她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人。

  而且,这个人也不像穆秀珍曾经见过的,那个她认为是“首领”的那个人。因为穆秀珍曾经对她十分详尽地形容过那个人。

  这个瘦削的病夫,就是“血影掌”么?

  这样一个看来瘦削孱弱的人,竟能做出那么惊人的事情来?木兰花呆了好一会,才道:“看来,他不像是一个犯罪者。”

  “这是很难说的,”那医官回答,“一则,这张画像,不一定准确,可能近似的程度,只有三四成,但是他口部的形状,却有八成的可靠性。二则,他用现代化的方法去犯罪,根本不用他自己去动手,他只要有精密的头脑就可以了。”

  “谢谢你们。”木兰花收起了那两张画像,其实,在她刚才的凝视之中,她若是遇到一个人,是和这画上的人相似的,那么她是再也不会认不出的了。

  木兰花走出了警局。

  当她在警局门口,略一凝立之际,她的心中又起了一种茫然之感。而这一种感觉,可以说是在任何一次冒险经历中都不曾有过的。

  以往的许多次事件中,不论事情是如何神秘,是如何的惊险,她总有一点头绪可循的。而循着这点头绪,抽丝剥茧下去,也说可以有真相大白之一日的。

  可是如今,事情却恰恰相反。

  事情的本身,已十分明白了,有一个自称是“血影掌”的人,指挥着一个庞大的,组织极其严密的犯罪组织,在进行着骇人听闻的活动。

  可是对于这个人,这个组织,木兰花却一无所知!

  虽然木兰花曾不止一次地俘获过这个组织中的人,而这个组织中的人,也有要向木兰花表示,愿意脱离这个组织的。

  可是,这些人,却全变成了死人!

  而死人是不能吐露任何秘密的。所以,“血影掌”仍然是那样地神秘,而在事情严重得连高翔也落到了他们的手中时,木兰花仍然一筹莫展!

  虽然,木兰花已有了那两张由声音而判断得来的画像,但是事实上,木兰花对那两张画像,是不抱着任何的希望的。

  因为即使那画像和真人一样,现代的化装术和易容术,也可以使瘦子变成胖子,使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连他最亲近的人,也认不出来。

  木兰花在警局的门口,木然地站着,甚至连几名警员向她行礼,她也忘了向他们打招呼,这种失态,在木兰花的身上是很少发生的。

  由此可知,木兰花是真的堕入困境了!

  她呆立了好一会,才慢慢地向那辆借来的摩托车走去,她的心中仍然在想,为什么对方向高翔下手,而不向她下手呢?

  她倒宁愿对方向她下手的,因为那样的话,她至少可以在对方的总部之中,可以和那个“血影掌”见面,可以对对方有多少了解了!

  她跨上了摩托车,到了机场,机场已然局部地开放,航空公司从他地调来的飞机,也已开始在跑道上降落。木兰花找到了方局长,方局长一见到她,便苦笑道:“高翔已然落在匪党手中了么?唉,兰花,你料中了,有一艘渔船,看到有好几架飞机,落入海中。”

  “秀珍呢?”

  “秀珍已和蛙人部队一齐出发了。”

  “那也好。”木兰花喃喃地说着。

  方局长却有些不明白,道:“兰花,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们几个人,目前的处境,十分危险,那匪徒是针对着我们而生事的,秀珍和蛙人部队在一起,总是比较安全些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