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外国中篇小说 > 满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我觉得十分滑稽,这时候我马上就要吃盖浇饭了,可是不知为何不能洋洋自得地说出口。总觉得这是一种无以复加的背叛行为,我想让雄一的心里产生一种和他一同挨饿的感觉。

  那一刹那,我的感觉突发锐光,仿佛洞穿一切,无所不晓。

  在被死亡围困的黑暗之中,两人心心相连,正在沿着一个缓缓的弯路绕行。可是越过这弯路,将会各奔前程。此刻错过这里,那么我们两人将会永远成为朋友。

  必定如此。我知道。

  我不知道如何应付,不过还觉得即便成为朋友也无妨。

  “什么时候回去?”

  我问。

  雄一沉默半晌后说:

  “很快。”

  这家伙,扯谎都不会,我想。只要钱够用,他就一定逃之夭夭。正如这次一拖再拖之后才告诉我惠理子的死讯一样,他自以为是地带着歉疚之情,不与我联系。这是他的性格所致。

  “那好,再见。”

  我道别。

  “嗯,再见。”

  他一定是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想要逃离。

  “可别割手腕血管啊!”

  我笑着说。

  “唏。”雄一也笑了,道别之后放下了电话。

  一股难以承受的虚脱感突如其来,我放下电话后一动不动,怔怔地望着面店的玻璃门,呆呆地听着外边阵阵风声,其间传来街上行人互相道冷的声音。今天在世界的每个地方,夜色同样降临,同样逝去。在深不可及的孤独之渊,此次我真的要沦为一人了。

  人不是屈服于环境与外界的力量,而是败倒在来自内部的压力。我的心底深处生出这种想法。我浑身被无力感裹住,现在,正是眼前不愿丧失的东西就要消失,可是偏偏毫不焦虑,也不悲切。只是沉于昏昏暗暗之中。

  我愿在阳光鲜花更为迷人娇艳的地方,慢慢思索。但那时定然为时太晚。

  过了片刻,盖浇饭来了。我振作精神,掰开筷子。我正腹内空空,外表看起来这盖浇饭味道不错。吃了几口,那味道好极了,真是味佳绝伦。

  “老伯伯,这饭好吃极了!”

  我抑制不住地大叫起来。

  “是吧?”

  老伯伯得意地笑了。

  虽说此刻饥饿难忍,但我毕竟是内行。这盖浇饭做得手艺非同寻常,以致于令人感慨能吃上这盖浇饭实在是幸运。牛排的质量,汤汁的味道,鸡蛋和圆莸的火候,米饭的软硬程度,无懈可击。

  我想起来白天老师提到过这里,实际上要到这里采访。我的运气不错。唉,雄一在这里多好啊,这一念头瞬间掠过,我冲动地叫了起来。

  “老伯伯,这盖浇饭可以带回去吗?再做一个好吗?”

  出了饭店,已近半夜。我已吃得腹满肚胀,手里拎着礼品盒,里面装的盖浇饭还热着。我一个人立于路边,不知如何是好。

  本来我是怎么打算的呢?怎么办呢……正在左思右想,一辆出租车误以为我在等车,滑到我跟前。当我看到空车的红字时,下了决心。

  我上了出租车,问司机:

  “到I市去不去?”

  “I市?”司机回过头来惊诧地问,“我是求之不得,可是路远,费用也高,小姐。”

  “可以,我有点急事。”我大大方方地说,就像是走到王太子面前的杰诺·达尔克一样。我想这样可以得到信任。“到那里之后,我先付你到那儿的费用。你在那里等我20分钟,等我办完事,再回到这里。”

  “爱情行动。”

  他笑了。

  “哈,就算是吧。”

  我苦笑道。

  “那好,走。”

  夜幕中出租车向I市飞驰而去,载着我和牛排盖浇饭。

  因为白天我工作太劳累了,开始打起盹来。当车驶入几乎没有其他汽车的单行道时,我猛然醒了过来。

  手脚还带着睡梦中的余温,只有意识清醒,好像处于“苏醒”过来时一样。在昏暗的车内我向车窗靠过去,重新坐直。

  “路上空,走得快,眨眼就到了。”

  司机说。

  我应了一声,仰望天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