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外国中篇小说 > 满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荧光灯的照射下席垫带着蓝白的光。电视的声音隐隐约约地飘荡。被褥还是雄一刚才出来时的样子放着。

  “过去也有过这种事儿。”雄一说。“我是说在梦里。现在也是在梦里?”

  “唱支歌怎么样?我们两个人一起。”

  我笑了。一见到雄一,现实感从我心里飘然而去。过去我们的相识,在同一房间里的生活,一切都如遥远的梦。他的心已经不在这个世上,我害怕他那冷漠的双眸。

  “雄一,不好意思,能给我一杯茶吗?我马上得走。”我又加了一句,“是梦也不要紧。”

  “嗯。”

  雄一应了一声。他拿来了暖壶和小茶壶。他倒了一杯冒着蒸气的热茶。我双手捧着茶碗,一饮而尽。我总算心神松弛,仿佛又活了过来。

  我再次感觉到房间空气的沉重。或许这里当真是雄一的恶梦。在这里果得越久,我越是成为雄一恶梦的一部分,即将消失在黑暗之中。这便是朦朦胧胧的印象,辨认不清的命运——我说:

  “雄一真的不想再回去了吧?与过去不正常的生活决裂,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吧?不要说谎,我知道的。”我虽然述说着满心的绝望,但心境平静,不可思议。“不过现在反正是要吃盖浇饭,喂,快吃吧。”

  灰色的沉默席卷而来,令人窒息,催人泪下。雄一羞愧地垂低眼帘,接过盖浇饭。在蛀虫一般蚕食生命的空气之中,那种出乎意料的某种心绪向后推着我们。

  “美影,那手怎么了?”

  雄一看到我的擦伤就间。

  “不要紧,趁着还有点热,快吃吧!”

  我微笑着,用手指着饭盒说。

  雄一的情绪好像仍然没有稳定下来就打开饭盒盖子说:“哈,看着很好吃啊。”他开始吃起先前老伯伯精心装的盖浇饭。

  我一见他吃,心里轻松下来。

  我做了值得干的事,我想。——我知道,昔日愉快时光的闪亮晶体,从记忆深处酣眠之中突然苏醒,推了我们一把。往日芳香扑鼻的空气,从我的心里携着生气复苏,犹如一阵清新的空气拂过。

  又一段关于家庭的回忆。

  夜晚,我们两个在玩着游戏机,等待惠理子归来。接着我们三个人揉搓着满带睡意的眼睛,出去吃烙面。我因为工作累得精神不振,雄一给我画滑稽可笑的漫画;看到漫画几乎笑出泪水的惠理子的笑;星期天晴朗的早晨,烧牛排的香味;每每在地板上睡觉时轻轻给盖毛毯的感觉;惠理子走路时的细腿,裙子下摆,在我蓦然醒来时微睁的眼前模模糊糊地晃动。雄一用车把酩酊大醉的惠理子带回来,他们两个人往房间里去的情景;……夏日赶庙会时,我请惠理子紧紧给我系上衣服的带子,那带子的颜色宛如在傍晚的天空狂舞飞旋的红蜻蜓。

  真正美妙的回忆永不泯灭,刻骨铭心。随着时间的流逝,只会更加使人怀恋。

  无数的白昼与夜晚,我们共同进餐。

  不知何时,雄一曾说过:

  “为什么和你一起吃东西,总是那么香呢?”

  我笑了,说:

  “是不是因为食欲和性欲,同时得到满足?”

  “不对,不对。”雄一大声笑着说。“一定是因为是一家人。”

  惠理子即便不在了,我们之间又找回了那种明快的气氛。雄一吃着饭,我饮着茶,黑暗中已经没有蕴藏死亡了。这实在太好了。

  “那,我回去了。”

  我立起身来。

  “回去?”雄一惊异地问,“回哪里,你从哪里来的?”

  “是啊。”我皱皱鼻子,戏谑地说。“我说,这是现实的夜啊。”我这么一开口,就止不住地讲起来。“我从伊豆坐出租车跑来的。哎,我不想失去雄一呀。我们一直孤独寂寞,但是要轻松快活地活着。死亡实在沉重,我们这么年轻本来不应该品尝到死亡,可是只能如此。从今往后,你和我在一起,也会看到痛苦、烦恼、龌龊,但是只要你不介意,我们俩人一起去那更加严峻、更加光明的地方。等你恢复精力之后也行,你好好考虑一下。你不要这么消失。”

  雄一放下筷子,直直地盯着我。

  “这辈子可能再也吃不到这么好的盖浇饭了……真是太香了。”

  “嗯”

  我笑了。

  “全身一点儿精神头儿都没有。下次见面时,给显示点男子汉的劲头看看。”

  雄一也笑了。

  “在我面前撕碎电话簿?”

  “对对对,把自行车举起来扔出去。”

  “把卡车撞到墙上去。”

  “那不就成了一个鲁莽之徒。”

  雄一的笑脸灿然生辉。我已经把某种东西推近了几公分,我知道。

  “那我走了。不然出租车逃掉了。”

  “美影!”

  雄一叫住我。

  “嗯?”

  我回过头来。

  “要小心。”

  雄一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