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回 琢磨颇望成全璧 激烈何须到碎琴(7)


  韦小宝又是哈哈大笑,转过了头,不敢向白寒枫多看一眼。

  苏冈点头道:“这位徐兄浑名叫作‘八臂猿猴’,听说擒拿小巧功夫,算得是武林一绝,果然名不虚传。”他想白寒枫死在他手下,这老儿的武功自然甚高,抬高了他武功,也是为白氏双雄留了地步。

  白寒枫道:“我和哥哥只是好笑,眼见那狗官已给打得两边面皮鲜血淋漓,酒楼上不少闲人站着瞧热闹。那老贼大声叫嚷:‘打不得,打不得,大老爷是打不得的!你们这些大胆奴才,以下犯上,怎么打起大老爷来?’在四名家丁身后跳来跳去。活脱像是一只大猴子,伸手推动家丁的手臂,反似是在躲闪,那些闲人都瞧不出是他在搞鬼。直打得那狗官晕倒在地,他才住手,回归原座。这四名家丁还道是撞邪遇鬼,说甚么也不明白怎么会伸手去打大老爷,可是自己手掌上都是鲜血,却又不假。四人呆了一阵,便扶着那狗官去了。”

  樊纲道:“痛快,痛快!吴三桂手下的走狗,原该如此整治。徐三哥痛打狗官,正是给天下百姓出一口胸中恶气。白二侠,你当时怎么不帮着打几拳?”

  白寒枫登时怒气又涌了上来,大声道:“老贼在显本事打人,我为甚么要帮他?是他在打人,又不是他在挨打!”

  玄贞道:“白二侠说得是,先前他不知徐三哥身有武功,可不是见义勇为、出手阻止狗官的家丁行凶吗?”

  白寒枫哼了一声,续道:“那狗官和家丁去后,我哥哥叫酒楼的掌柜来,说道一应打坏的桌椅器皿,都由他赔,那老贼的酒钱也算在我们帐上。那老贼笑着道谢。我哥哥邀他过来一同喝酒。那老贼低声道:‘久慕松枫贤昆仲的英名,幸会,幸会。’我和哥哥都是一惊,心想原来他早知道了我们的来历,我们却不知他是谁。我哥哥道:‘惭愧得紧,请问老爷子尊姓大名。’那老贼笑道:‘在下徐天川,一时沉不住气,在贤昆仲跟前班门弄斧,可真见笑了。’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徐天川是甚么来头,但想他殴打狗官,自然跟我们是同一条路上的。这狗官倘若不挨这一顿饱打,我兄弟俩一样的也要痛打他一顿。我们三人喝酒闲谈,倒也十分相投,酒楼之中不便深谈,便邀他到这里来吃饭。”

  樊纲“哦”了一声,道:“原来徐三哥到了这里,是在府上动起手来了?”

  白寒枫道:“谁说在这里动手了?在我们家里,怎能跟客人过招,那不是欺侮人么?”

  玄贞点头道:“白氏兄弟英风侠骨,这种事是决计不做的。”

  白寒枫听他接连称赞自己,终于向他点点头,以示谢意,说道:“我兄弟将老贼请到这里,恭谨相待,问起他怎么认得我兄弟。他也不再隐瞒,说道自己是天地会的,我兄弟来到北京之时,他天地会已得到讯息,原是想跟我兄弟交朋友。他在酒楼上殴打狗官,一来是痛恨吴三桂,二来也是为了要和我兄弟结交。这老贼能说会道,哄得我兄弟还当他是个好人。后来说到反清复明之事,三个人,不,两个人一只狗,越说越投机……”

  韦小宝接口道:“两个人和一只狗越说越投机,倒也希奇。”

  众人忍不住好笑,只是碍着白寒枫的面子,不敢笑出声来。

  白寒枫大怒,喝道:“你这小鬼,胡说八道!”樊纲道:“白二侠,这位韦香主年纪虽轻,却是敝会青木堂的香主,敝会上下,对他都是十分尊敬的。”白寒枫道:“香主便怎么样?”苏冈岔开话头,说道:“我白兄弟心伤兄长亡故,说话有些气急,各位请勿介意。韦香主,你包涵些。”他想天地会的香主身份非同小可,白寒枫直斥为“小鬼”,终究理亏。

  白寒枫也非蠢人,一点便透,眼光不再与韦小宝相触,说道:“后来我们三个……”韦小宝道:“不,两个人,一只狗。”白寒枫怒喝:“你……你……”终于忍住了,吁了口大气,续道:“大家说到反清复明之事,说道日后将鞑子杀光了,扶保洪武皇帝的子孙重登龙庭。我哥哥说:‘皇上在缅甸宴驾宾天,只留下一位小太子,倒是位聪明睿智的英主,目下在深山中隐居。’那老贼却道:‘真命天子好端端是在台湾。’”

  白寒枫一引述徐天川这句话,苏冈、姚春、王武通等人便知原来双方争执是由拥桂、拥唐而起。崇祯皇帝吊死煤山,清兵进关,明朝的宗室福王、唐王、鲁王、桂王分别在各地称帝,当时便有纷争,各王死后,手下的孤臣遗老仍是互相心存嫌隙。

  白寒枫续道:“那时我听了老贼这句话,便问:‘我们小皇子几时到台湾去了?’那老贼道:‘我说的是隆武天子的小皇子,不是桂王的子孙。’我哥哥道:‘徐老爷子,你是英雄豪杰,我兄弟俩是很佩服的,只不过于天下大事,您老人家见识却差了。崇祯天子崩驾,福王自立。福王为清兵所俘,唐王不幸殉国,我永历天子为天下之主。永历天子殉国之后,自然是由他圣上的子孙继位了。’”隆武是唐王的年号,永历是桂王的年号,他们是唐王、桂王的旧臣,对主子都以年号相称。

  樊纲听到这里,插口道:“白二侠,请你别见怪。隆武天子殉国之后,兄终弟及,由圣上的亲兄弟绍武天子在广州接位。桂王却派兵来攻打绍武天子。大家都是太祖皇帝的子孙,不打满清鞑子,自己打了起来,岂不是大错而特错?”

  白寒枫怒道:“那老贼的口吻,便跟你一模一样!可是这到底是谁起的衅?我永历天子好好派了使臣到广州来,命唐王除去尊号。唐王非但不奉旨,反而兴兵抗拒天命。唐王这等行为明明是犯上作乱,大逆不道,可说是罪魁祸首。”

  樊纲冷笑道:“三水那一战,区区在下也在其内,却不知道是谁全军覆没?”白寒枫大怒,站起身来,厉声道:“你还在算这旧帐么?”韦小宝听了樊纲的话,便知三水这一仗是唐王胜而桂王败,忙问:“樊大哥,三水一仗是怎样打的?”樊纲道:“桂王听了手下奸臣的教唆,派了一名叫林桂鼎的,带兵来打广州……”苏冈插口道:“樊大哥,这话与事实不符。那是唐王先派兵攻肇庆,我永历天子才不得已起而应战。”

  双方你一言,我一语,说的都是旧事,渐渐的剑拔弩张,便要动起手来。

  姚春连连摇手,大声道:“多年前的旧事,还提起他干么?不论谁胜谁败,都不是甚么光采之事,最后还不是都教鞑子给灭了。”众人一听,登时住口,均有惭愧之意。

  苏冈道:“白二弟,大义之所在,原是非誓死力争不可的,后来怎样?”

  白寒枫道:“那老贼所说的话,便和这……这位姓樊的师傅一模一样,我兄弟俩自然要跟他剖析明白。双方越说越大声,谁也不让。我哥哥盛怒之下,一掌将一张茶几拍得粉碎。那老贼冷笑道:‘你道理说不过人,便想动武么?沐王府白氏双木威名远震,我天地会的一个无名小卒,却也不惧。’他这句话显然是说,他是天地会的一个无名小卒,还胜似沐王府的成名人物。我哥哥道:‘我自拍碎我家里的茶几,关你甚么事了?你出言轻侮沐王府,仗的是甚么势道?’双方越说越僵,终于约定,当晚子时,在天坛较量。”

  苏冈叹了口气,黯然道:“原来这场纷争,由此而起。”

  白寒枫道:“当晚我们到天坛赴约,没说几句,便和这老贼动起手来……”韦小宝道:“想必是二对一了,但不知是白大侠先上,还是白二侠先上?”白寒枫脸上一红,大声道:“我两兄弟向来连手,对付一个是二人齐上,对付一百个也是二人齐上。”

  韦小宝点头道:“原来如此。倘若跟我这小孩子动手,你两兄弟也是齐上了。”白寒枫怒吼一声,挥掌便向韦小宝头顶击落。苏冈左手伸出,抓住白寒枫手腕,说道:“白二弟,不可!”白寒枫叫道:“这……这小鬼讥刺我死了的哥哥。”韦小宝贪图口舌之便,没想到连已死的白寒松也说在其内,眼见他犹如发疯一般,心下害怕,便不敢再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