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回 尽有狂言容数子 每从高会厕诸公(11)


  韦小宝拍手叫好,说道:“只是我赶着回宫,怕来不及瞧。”

  一斜眼间,见齐元凯正在和一名武师豁拳,“五经魁首”,“八仙过海”,叫得甚是起劲。他豁了一会拳,大声问道:“神照上人,那姓郎的家伙呢?”席上众武师都道:“好久没见他了,只怕溜了。”神照冷笑道:“这人不识抬举,谅他也没脸在王府里再耽下去。”齐元凯道:“多半是溜了,这人鬼鬼祟祟,别偷了甚么东西走才好。”一名武师道:“那可难说得很。”

  韦小宝心道:“这姓齐的做事周到之极,先让那姓郎的丢个大脸,逼得他非悄悄溜走不可。待得王府中发现死了人,丢了东西,自然谁都会疑心到姓郎的身上。很好,这一个乖须得学学,干事之前,先得找好替死鬼。”

  眼见天色已晚,侍卫总管多隆起身告辞,说要入宫值班。韦小宝跟着告辞。康亲王不敢多留,笑嘻嘻的送两人出去。吴应熊、索额图等人都直送到大门口。

  韦小宝刚入轿坐定,杨溢之走上前来,双手托住一个包袱,说道:“我们世子送给公公一点微礼,还望公公不嫌菲薄。”韦小宝笑道:“多谢了。”双手接过,笑道:“杨大哥,咱们一见如故,我当你是好朋友,倘若给你赏钱甚么,那是瞧你不起了。改天有空,我请你喝酒。”杨溢之大喜,笑道:“公公已赏了七百两银子,难道还不够么?”韦小宝大笑,说道:“这是人家代掏腰包,作不得数。”

  轿子行出巷子不远,韦小宝性急,命轿夫停轿,提起灯笼在轿外照着,便打开包袱来看礼物,见是三只锦盒,一只盒中装的是一对翡翠鸡,一公一母,雕工极是精细;另一盒装着两串明珠,每一串都是一百粒,虽没他研碎了给小郡主涂脸的珍珠那么大,难得是两百颗一般大小,浑圆无瑕,他心中一喜:“我骗小郡主说去买珍珠,吴应熊刚好给我圆谎。”第三只锦盒中装的却是金票,每张黄金十两,一共四十张,乃是四百两黄金。

  韦小宝心道:“下次见到吴应熊这小汉奸,我只冷冷淡淡的随口谢他一声,显得嫌他的礼物也太差劲,他非再大大补一笔不可。这是索大哥所教的妙法。这小汉奸要是假装不懂,老子就挑他的眼:‘喂,小王爷,你送了我一对小小绿鸡儿,倒也挺有趣的,就只不怎么像鸡。’小汉奸一定要问:‘桂公公,怎地不像鸡哪?’老子就说:‘世上的公鸡母鸡,哪有这么小的?麻雀儿也还大得多。再说,绿色的鹦鹉、孔雀倒见得多了,绿鸡就是没见过,不知你们云南有没有?’小汉奸只有苦笑。老子又说:‘就算有绿鸡,公鸡的鸡冠总该是红的罢?话又说回来啦,这母鸡老是不下蛋,那算是甚么宝贝了?’哈哈,哈哈!”

  韦小宝回到皇宫,匆匆来到自己屋里,闩上了门,点亮蜡烛,揭开帐子,笑道:“等得好气闷吗?”只见小郡主一动不动的躺着,双眼睁得大大地,嘴上仍是迭着那几块糕饼,竟一块也没吃。他取出那两串珍珠,笑道:“你瞧我给你买了这两串珍珠,研成了末给你一搽上,你若不是天下第一的小美人儿,我不姓……不姓桂!你饿不饿?怎么不吃糕?我扶你起来吃罢!”伸手去扶她坐起,突然间胁下一麻,跟着胸口又是一阵疼痛。

  韦小宝“啊”的一声惊呼,双膝一软,坐倒在地,全身酸麻,动弹不得。

  【注:本回回目“每从高会厕诸公”的“厕”字,是“混杂在一起”的意思。《史记·乐毅传》:“厕之宾客之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