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一回 春辞小院离离影 夜受轻衫漠漠香(3)


  只听外面有人“啊啊”大叫,又有人欢呼道:“杀了两个刺客!”有人叫道:“刺客向东逃了,大伙儿快追!”人声渐渐远去。韦小宝放开了手,道:“你的朋友逃走啦!”小郡主道:“不是逃走!他们说上‘点苍山’,是暂时退一退的意思。”韦小宝道:“黑脚狗是甚么东西?”小郡主道:“黑脚狗就是鞑子武士。”

  远处人声隐隐,传令之声不绝,显然宫中正在围捕刺客。

  忽听得窗下有人呻吟了两声,却是女子的声音。韦小宝道:“有个刺客还没死,我去戳她两刀!”宫中侍卫均是男子,这呻吟的自然是刺客了。

  小郡主道:“不……不要杀,或许是我们府里的。”扶着韦小宝的肩头,站了起来,右足单脚着地,几下跳跃,到了窗口,只见窗下有两个人,问道:“是天南地北的……”韦小宝一伸手,又按住了她嘴,窗下一个女子道:“孔雀明王座下,你……你是小郡主?”

  韦小宝心想这女子已发现了小郡主的踪迹,祸事不小,提起匕首,便欲掷下,突然间右腕一紧,已被小郡主握住,跟着胁下一痛,按住她嘴巴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了。

  小郡主问道:“是师姊么?”窗下那女子道:“是我。你……你在这里干甚么?”韦小宝接口道:“你奶奶的,你在这里干甚么?”小郡主道:“你……你别骂她,她是我师姊。师姊,你受了伤吗?你……你快想法子救救我师姊。师姊待我最好的。”她这几句话分别对二人而说。窗下那女子呻吟了一声,道:“我不要这小子救。谅他也没救我的本事。”

  韦小宝用力一挣,小郡主便松了手。韦小宝骂道:“臭小娘!你说我没救你的本事?你这种第九流武功的小丫头,哼,老子只要伸一根小指头儿,随手便救你妈的二三十个、七八十个。”这时远处又响起了“捉刺客、捉刺客”的声音。小郡主大急,忙道:“你快救我师姊,我……我叫你三声好……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这三个字,本来她说甚么也不肯叫,这时为了求他救人,竟尔连叫三声。

  韦小宝大乐,说道:“好妹子,你要好哥哥做甚么?”小郡主满脸羞得通红,低声道:“求你救救我师姊。”窗下那女子的语气却十分倔强,道:“别求他,这小子自身难保,连自己也救不了自己。”韦小宝道:“哼,瞧在我好妹子份上,我偏要救你。好妹子,咱们说过了话,不许抵赖,你要我救你师姊,以后可不得改口,永远得叫我好哥哥。”小郡主道:“叫你甚么都成。好叔叔、好伯伯、好公公!”韦小宝道:“我只做好哥哥。叫我‘公公’的人,还怕少了。”小郡主道:“是了,我永远……永远叫你好……好……”韦小宝道:“好甚么?”小郡主道:“好……好哥哥!”说着在他背上轻轻一推。

  韦小宝跳出窗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蜷着身子斜倚于地,说道:“宫里侍卫就来捉你去了,将你斩成肉酱,做肉包子吃。”那女子道:“希罕吗?自有人给我报仇。”韦小宝道:“你这小丫头倒嘴硬。侍卫们先不杀你,把你衣服脱光了,大家……大家拿你来做老婆。”那女子大怒道:“你快一刀将姑娘杀了。”韦小宝笑道:“我为甚么杀你?我也要将你衣服脱光了,拿你做老婆。”说着俯身去抱。那女子大急,挥掌打了他个耳光,但她重伤之余,手上毫无劲力,打在脸上,便如是轻轻一拂。

  韦小宝笑道:“你还没做我老婆,先给老公搔痒。”抱起她身子,从窗口送进房去。

  小郡主大喜,上前将那女子接住,慢慢将她放到床上。

  韦小宝正要跟着跃进房去,忽听得脚边有人低声说道:“桂……桂公公,这女子……这女子是反贼……刺客,救……救她不得。”韦小宝大吃一惊,问道:“你……你是谁?”那人道:“我……我是宫中……侍……卫……”韦小宝登时明白,他是适才给太后一掌打中的侍卫,竟然未死,他躺在地下,动弹不得,说话又断断续续,受伤定然极重,心想:“我若将这黑衣女子交了出去,自是一件功劳,但小郡主又怎么办?这件事败露出来,那可是大祸一桩。”提起匕首,嗤的一刀,插入他胸口。那侍卫哼也没哼,立时毙命。

  韦小宝道:“这可对不住了,倘若你刚才不开口,就不会送了性命,只不过我桂公公的脑袋,在这脖子就坐得不这么安稳了。”

  又想:“左近只怕还有受伤的,说不得,只好一个个都杀了灭口。”他在周遭花丛假山寻了一遍,地下共有五具尸首,三个是宫中侍卫,两个是外来刺客,都已气绝身死。韦小宝抱起一具刺客的尸首,放在窗格上,头里脚外,跟着在尸首背后用匕首戳了几下。

  小郡主惊道:“他……他是我们王府的人,死都死了,你怎么又杀他?”

  韦小宝哼了一声,道:“他死都死了,我就不能再杀他了。你倒杀死个死人给我瞧瞧!要救你的臭小娘师姊,只好这样了。”

  那女子躺在床上,说道:“你才臭!”韦小宝道:“你又没闻过,怎知我臭?”那女子道:“这屋子里就有一股臭气。”韦小宝道:“本来很香,你进来之后才臭。”

  小郡主急道:“你两个又不相识,一见面就吵嘴,快别吵了。师姊,你怎么到这里来?是……是来救我么?”那女子道:“我们不知道你在这里,大伙儿不见了你,到处找寻,找不到……”说到这里,已是上气不接下气。韦小宝道:“没力气说话,就少说几句。”那女子道:“我偏要说,你怎么样?”韦小宝道:“你有本事就说下去。人家小郡主多么温柔斯文,那似你这般泼辣。”

  小郡主忙道:“不,不,你不知道。我师姊是最好不过的。你别骂她,她就不会生你气了。师姊,你甚么地方受了伤?伤得重不重?”韦小宝道:“她武功不行,不自量力,到宫里来现世,自然伤得极重,我看活不了三个时辰,等不到天亮就会归天。”小郡主道:“不会的。好……好哥……你快想法子,救救我师姊。”那女子怒道:“我宁可死了,也不要他救。小郡主,这小子油腔滑调,你为甚么叫他……叫他这个?”韦小宝道:“叫我甚么?”

  那女子却不上当,道:“叫你小猴儿。”韦小宝道:“我是公猴儿,你就是母猴儿。”跟女人拌嘴吵架,他在丽春院中久经习练,甚么大阵大仗都经历过来的。那里会输给人了?那女子听他出言粗俗无赖,便不再睬他,只是喘气。

  韦小宝提起桌上烛台,说道:“咱们先瞧瞧她伤在那里。”那女子叫道:“别瞧我,别瞧我!”韦小宝喝道:“别大声嚷嚷,你想人家捉了你去做老婆吗?”拿近烛台一照,只见这女子半爿脸染满了鲜血,约莫十七八岁年纪,一张瓜子脸,容貌甚美,忍不住赞道:“原来臭小娘是个美人儿。”小郡主道:“你别骂我师姊,她……她本来是个美人儿。”

  韦小宝道:“好!我更加非拿她做老婆不可。”那女子一惊,想挣扎起来打人,但身子微微一抬,便“啊”的一声,摔在床上。

  韦小宝于男女之事,在妓院中自然听得多了,浑不当作一回事,但说“拿她做老婆”云云,他年纪幼小,倒也从来没起过心,动过念,只是他生来恶作剧,见那女子听得自己一说到要拿她做老婆,便大大着急,不禁甚是得意,笑道:“你不用性急,还没拜堂,怎能做得夫妻?你当这里是丽春院么?说做夫妻就做。啊哟!你伤口流血,可弄脏了我床。”只见她衣衫上鲜血不住渗出,伤势着实不轻。

  ***

  忽听得一群人快步走近,有人叫道:“桂公公,桂公公,你没事吗?”

  宫中侍卫击退刺客,派人保护了皇上、太后,和位份较高的嫔妃,便来保护有职司、有权力的太监。韦小宝是皇帝跟前的红人,便有十几名侍卫抢着来讨好。

  韦小宝低声向小郡主道:“上床去。”拉过被来将二人都盖住了,放下了帐子,叫道:“你们快来,这里有刺客!”那女子大惊,但重伤之下,那里挣扎得起?小郡主急道:“你别嚷,别叫人来捉我师姊。”韦小宝道:“她不肯做我老婆,那有甚么客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