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二回 语带滑稽吾是戏 弊清摘发尔如神(2)


  众侍卫道:“他们给刺客带路,自然犯的是杀头抄家的大罪。分甚么银票,搜搜他们身上就是了。”一搜之下,立时便搜了那四张银票出来,众侍卫见这四张银票数额如此巨大,都大声叫了起来。一名寻常太监的月份银子,不过四两、六两,忽然身上各怀巨款,那里还有假的?

  那姓赵的侍卫问那身上有两张银票的太监:“你姓郝?”那太监点了点头。那姓赵侍卫又问身上没有银票的太监:“你姓劳?”那太监面无人色,也点了点头。一名侍卫道:“好啊,刺客给了你们这许多银子,你们就给刺客带路,叫他们‘外面的朋友’,叫我们‘狗侍卫’?你奶奶的!”一脚用力踢去,那姓郝太监眼珠突出,口中荷荷连声。

  那姓赵的侍卫道:“不可莽撞,得好好盘问。”俯身伸手,在那姓劳太监的下颚骨上一托,给他接上了下巴。韦小宝喝道:“你们干这件大事,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这等大胆,快快招来!”那太监道:“冤枉,冤枉!是太后吩咐我们……”

  韦小宝一跃而前,左手按住他嘴巴,喝道:“胡说八道!这种话也说得的?你再多口,立时便杀了你。”右手拔出匕首,倒转剑柄,在他天灵盖上重击两下,将他击得晕了过去,转头向众侍卫道:“他说这是太后指使,这……这……这可是大祸临头了。”

  众侍卫一齐脸上变色,说道:“太后吩咐他们将刺客引进宫来?”他们都知皇上并非太后的亲生儿子,太后向来精明果断,难道皇上得罪了太后,因而……因而……宫闱之中勾心斗角,甚么可怕的事情都有,自己竟然牵涉于其中,委实性命交关。

  韦小宝问另一名太监:“你们当真是太后派来办事的?这件事干系重大,可胡说不得。当真是太后差遣的?”那太监说不出话,只是连连点头。韦小宝道:“这几张银票,也是太后给的?”三名太监一齐摇头。韦小宝道:“好!你们是奉命办事,并不是自己的主意,是不是?”三名太监连连点头。韦小宝道:“你们要死还是要活?”这句话可不易用点头来表示,三名太监一人点头,一人摇头,另一人先点头后摇头,想想不对,又大点其头。韦小宝问道:“你们要死?”三人摇头。韦小宝问:“要活?”三人点头点得快极。

  韦小宝一拉两名为首的侍卫,三人走到屋外。韦小宝低声道:“张大哥、赵大哥,咱们的吃饭家伙,这一趟只怕要搬一搬家了。”那姓张的名叫张康年,姓赵的叫赵齐贤,都是汉军旗的,早已给吓得神魂不定,齐道:“那……那怎么办?”韦小宝道:“我是半点主意也没有,张大哥、赵大哥瞧着该怎么办?”张康年道:“倘若张扬出来,也不知会闹到甚么地步,如果能够遮掩,那是最好不过。”赵齐贤道:“是啊,不如将这四名太监放了,大家装作没这回事就是。”张康年道:“就只怕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韦小宝道:“放了他们,本来极好,不过要他们不可去禀明太后。否则的话,太后一怒之下,要杀人灭口,这四个太监固然活不成,咱们这里一十七个兄弟,多半要分成了三十四截。”

  张赵二人同时打个寒战。张康年举起右掌,虚劈一掌。韦小宝向赵齐贤瞧去,赵齐贤点点头,问道:“他们身边那四张银票?”韦小宝道:“这六千两银子,众位大哥分了就是。我是吓得魂飞魄散,只求这件事不惹上身来,银子是不要的了。”

  张赵二人听得有六千两银子好分,每人可分得三百多两,更无迟疑,转身入来,在四名亲信耳边说了几句话。

  那四人点了点头,拉起四名太监,说道:“你们既是太后身边的人,这就回去罢!”

  四名太监大喜,走出屋去,四名侍卫跟了出去。只听得外面“荷荷荷荷”几声惨叫,跟着外面一名侍卫叫道:“有刺客,有刺客!”另一人叫道:“啊哟,不好,刺客杀死了四个太监。”四名侍卫走进屋来,向韦小宝道:“桂公公,外边又有刺客,害死了四位公公。”

  韦小宝长叹一声,道:“可惜,可惜!刺客逃走了,追不上了?”一名侍卫道:“就没见到刺客的影子。”韦小宝道:“嗯,那是谁也没法子了。四位公公给刺客刺杀之事,你们这就去禀明多总管罢!”众侍卫强忍笑容,齐声应道:“是!”韦小宝再也忍耐不住,哈哈大笑。众侍卫也都大笑不止。韦小宝笑道:“众位大哥,恭喜发财,明儿见。”

  ***

  韦小宝兴匆匆回到住处,将到门口,忽听得花丛中有人冷冷的道:“小桂子,你好!”

  韦小宝一听得是太后的声音,大吃一惊,转身便逃,奔出五六步,只觉一只手搭上了左肩肩头,全身酸麻,便如有几百斤大石压在身上,再也难以移步。他急忙弯腰,伸手去拔匕首,手指刚碰到剑柄,右手上臂已吃了一掌,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只听得太后沉声道:“小桂子,你年纪轻轻,真好本事啊。不动声色,杀了我四名太监,还会插赃嫁祸,连我都敢诬陷,哼,哼……”

  韦小宝心中只连珠价叫苦,情急之下,料想太后对自己恨之入骨,甚么哀求都是无用,只有豁出性命,狠狠吓她一吓,挨得过一时三刻,再想法子逃命,说道:“太后,你此刻杀我,已经迟了,可惜啊,可惜。”太后冷冷的道:“可惜甚么?”韦小宝道:“你想杀我灭口,只可惜迟了一步。刚才那些侍卫们说些甚么话,想来……想来你都听到了。”太后阴森森的道:“你说我派这四名没用的太监,勾引刺客入宫。哼,我又为的是甚么?”

  韦小宝道:“我怎知道你为的是甚么,皇上就多半知道。”反正这条性命十成中已死了九成九,索性给她无赖到底。

  太后怒极,冷笑道:“我掌力一吐,立时叫你毙命,那未免太便宜了你这小贼。”

  韦小宝道:“是啊,你掌上使劲,就杀了小桂子,明日宫里人人都知道了。‘小桂子怎么死了?’‘自然是太后杀的。’‘太后干么杀他?’‘因为小桂子撞破了太后的秘密。’‘甚么秘密啊?’‘这件事说来话长,来来来,你到我屋子里来,我仔仔细细的说给你听。你千万不能跟旁人说啊,这件事委实非同……非同小可。’”

  太后气得搭在他肩上的手不住发抖,缓了一口气,才道:“大不了也只那十几名侍卫知道,我杀了你之后,立刻命瑞栋将这十几个家伙都抓了起来,立刻处死,还有甚么后患?”

  韦小宝哈哈大笑。太后道:“死在临头,还亏你笑得出。”韦小宝道:“太后,你说要瑞栋杀人?他……他……哈哈……”太后问道:“他怎么样?”韦小宝道:“他早已给我……”本想说“他早已给我一刀毙了”,突然间灵机一动,又“哈哈”了几声。太后又问:“早已给你怎么样?”韦小宝道:“他早已给我收得贴贴服服,再也不听你的话啦。”

  太后冷笑一声,道:“凭你这小鬼能有多大本事,能叫瑞副总管不听我的话。”

  韦小宝道:“我是个小太监,他自然不怕。瑞副总管怕的却是另一位。”太后颤声道:“他……他怕的是皇上?”韦小宝道:“我们做奴才的,自然怕皇上,那也怪他不得啊,是不是?”太后道:“你跟瑞栋说了些甚么?”韦小宝道:“甚么都说了。”

  太后喃喃的道:“甚么都说了。”沉默半晌,道:“他……他人呢?”

  韦小宝道:“他去得远了,很远很远,再也不回来了。太后,你要见他,当然挺好,大大的好,就只怕不怎么容易。”太后惊问:“他出宫去了?”韦小宝顺水推舟,说道:“不错。他说他既怕皇上,又怕了你,夹在中间难做人,只怕有甚么性命的忧愁,又有甚么杀身的大祸,不如高走远飞。”太后道:“高飞远走。”韦小宝道:“对,对!太后,你怎么知道?你听到他说这句话么?他是高飞远走了!”

  太后哼了一声,说道:“他连官也不要做了?逃到那里去啦?”韦小宝道:“他……他是到……”心念一动,道:“他说到甚么台山,甚么六台、七台、八台山去啦。”太后道:“五台山!”韦小宝道:“对,对!是五台山。太后,你甚么都知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