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二回 语带滑稽吾是戏 弊清摘发尔如神(5)


  康熙道:“你们仔细想想,吴三桂倘若派人入宫行刺,决不会拣着他儿子正在北京的时候。刺客甚么日子都好来,难道定要拣着他儿子来朝见的当口?这是可疑者之一。吴三桂善于用兵,办事周密,派这些叛贼进宫干事,人数既少,武功也不甚高,明知难以成功,有甚么用处?这跟吴三桂的性格不合,这是可疑者之二。再说,就算他派人刺死了我,于他又有甚么好处,难道他想起兵造反吗?他如要造反,干么派他儿子到北京来,岂不是存心将儿子送来给我们杀头?这是可疑者之三。”

  韦小宝先前听方怡说到陷害吴三桂的计策,觉得大是妙计,此刻经康熙一加分剖,登觉处处露着破绽,不由得佩服之极,连连点头。

  索额图道:“皇上圣明,所见非奴才们所及。”

  康熙道:“你们再想想,倘若刺客不是吴三桂所派,却携带了平西王府的兵器,那有甚么用意?自然想陷害他了。吴三桂帮我大清打平天下,功劳甚大,恨他忌他的人着实不少。到底这批叛贼是由何人指使,须得好好再加审问。”

  索额图和多隆齐声称是。多隆道:“皇上圣明。若不是皇上详加指点开导,奴才们胡里胡涂的上了当,不免冤枉了好人。”康熙道:“冤枉了好人吗?嘿嘿!”

  索额图和多隆见皇帝不再吩咐甚么,便叩头辞出。

  康熙道:“小桂子,那‘横扫千军’与‘高山流水’这两招,你猜我怎么知道的?”韦小宝心中怦怦跳了两下,说道:“我正在奇怪,皇上怎么知道?”康熙道:“今日一早,我已传了许多侍卫来,问他们昨晚与刺客格斗的情形,一查刺客所使的武功家数,有好几招竟是前明沐家的。你想,沐家本来世镇云南,我大清龙兴之后,将云南封了给吴三桂,沐家岂有不着恼的?何况沐家最后一个黔国公沐天波,便是死在吴三桂手下。我叫人将沐家最厉害的招数演将出来,其中便有这‘横扫千军’与‘高山流水’两招。”

  韦小宝道:“皇上当真料事如神。”不禁担忧:“我屋里藏着沐家的两个女子,不知他知不知道?”

  康熙笑问:“小桂子,你想不想发财?”韦小宝听到“发财”两字,登时精神一振,忧心尽去,笑嘻嘻的道:“皇上不叫我发,我不敢发。皇上叫我发财,小桂子可不敢不发。”康熙笑道:“好,我叫你发财!你将这些刀剑,从刺客身上剥下的内衣、刺客的口供,都拿去交给一个人,就有大大一笔财好发。”韦小宝一怔,登时省悟,叫道:“吴应熊!”

  康熙笑道:“你很聪明,这就去罢。”

  韦小宝道:“吴应熊这小子,这一次运道真高,他全家性命,都是皇上给赏的。”康熙道:“你跟他去说甚么?”韦小宝道:“我说:姓吴的,咱们皇上明见万里,你爷儿俩在云南干甚么事,皇上没一件不知道。你们不造反,皇上清清楚楚,若是,嘿嘿,有甚么三心两意,两面三刀,皇上一样的明明白白。他妈的,你爷儿俩还是给我乖乖的罢!”

  康熙哈哈大笑,说道:“你人挺乖巧,就是不读书,说出话来粗里粗气,倒也合我的意思。他妈的,你爷儿俩给我乖乖的罢,哈哈,哈哈!”

  韦小宝听得皇帝居然学会了一句“他妈的”,不禁心花怒放,哈哈大笑,捧了刀剑等物走出书房,回到自己屋中。

  他刚要开锁,突然间背上一阵剧痛,心头烦恶,便欲呕吐,勉强开锁进房,坐在椅上,不住喘气。

  沐剑屏道:“你……你身子不舒服么?”韦小宝道:“见了你的羞花闭月之貌,身子就舒服了。”沐剑屏笑道:“我师姊才是羞花闭月之貌,我脸上有只小乌龟,丑也丑死了。”

  韦小宝听她说笑,心情立时转佳,笑道:“你脸上怎么会有只小乌龟?啊,我知道啦,好妹子,你脸蛋儿又光又滑,又白又亮,便如是一面镜子,因此会有一只小乌龟。”沐剑屏不解,问道:“为甚么?”韦小宝道:“你跟谁睡在一起?你的脸蛋像是一面镜子,照出了那人的相貌,脸上自然就有只小乌龟了。”方怡道:“呸,你自己过来瞧瞧,小郡主脸上才有只小乌龟。”韦小宝道:“我如过来瞧瞧,好妹子脸上便出现一个又漂亮、又神气的大老爷。”方沐二人都笑了起来。方怡笑道:“小乌龟大老爷,那是个甚么大老爷?”

  三人低笑了一阵。方怡道:“喂,咱们怎么逃出宫去,你得给想个法子。”

  韦小宝这些日子来到处受人奉承,但一回到自己屋里,便感十分孤寂无聊,忽然有方沐两个年轻姑娘相陪,虽然每一刻都有给人撞见的危险,可实在不舍得她们就此离去,说道:“这可得慢慢想法子。你们身上有伤,只要踏出这房门一步,立时便给人拿了。”

  方怡轻轻叹了口气,问道:“我们昨晚进宫来的同伴,不知有几人死了,几人给拿了?遭难的人叫甚么名字,你可知道么?”韦小宝摇头道:“不知道。你既然关心,我可以给你去打听打听。”方怡低声道:“多谢你啦。”

  韦小宝自从和她相逢以来,从未听她说话如此客气,心下略感诧异。

  沐剑屏道:“尤其要问问,有一个姓刘的,可平安脱险了没有。”韦小宝问道:“姓刘的?刘甚么名字?”沐剑屏道:“那是我们刘师哥。叫作刘一舟。他……他是我师姊的心上人,那可……那可……”突然嗤的一声笑,原来方怡在她肢窝中呵痒,不许她说下去。

  韦小宝“啊”的一声,道:“刘一舟,嗯,这……这可不妙。”方怡情不自禁,忙问:“怎么啦?”韦小宝道:“那不是一个身材高高,脸孔白白,大约二十几岁的漂亮年轻人?这人武功可着实了得,是不是?”他自然并不知道刘一舟是何等样人,但想此人既是方怡的意中人,谅必是个漂亮的年轻人,既是她们师哥,说他武功很高也不会错。

  果然沐剑屏道:“对了,对了,就是他。方师姊说,昨晚她受伤之时,见到刘师哥给三名侍卫打倒了,一名侍卫按住了他,多半是给擒住了。不知现今怎样?”

  韦小宝叹道:“唉,这位刘师傅,原来是方姑娘的心上人……”不住摇头叹气。

  方怡满脸忧色,问道:“桂大哥,那刘……那刘师哥怎样了?”

  韦小宝心想:“臭小娘,跟我说话时一直没好声气,提到了你刘师哥,却叫我桂大哥起来。我且吓她一吓。”又长叹一声,摇了摇头,道:“可惜,可惜!”

  方怡惊问:“怎么啦?他……他……他是受了伤,还是……还是死了?”

  韦小宝哈哈大笑,说道:“甚么刘一舟、刘两屁,老子从来没见过。他是死了活了,我怎么知道?你叫我三声‘好老公’,我就给你查查去。”

  方怡先前见他摇头叹气,连称“可惜”,只道刘一舟定然凶多吉少,忽然听他这么说,心下大喜,啐道:“说话没半点正经,到底那一句话是真,那一句话是假?”

  韦小宝道:“这个刘一舟倘若落在我手里,哼哼,我先绑住了他,狠狠拷打他一顿,打得他屁股变成四爿,问他用甚么花言巧语,骗得了我老婆的芳心。然后我提起刀子,一刀砍将下去,这么擦的一声……”沐剑屏道:“你杀了他?”韦小宝道:“不是!我割了他卵蛋,叫他变成个太监。”沐剑屏不懂他说些甚么。方怡却是明白的,满脸飞红,骂道:“小滑头,就爱胡说八道!”韦小宝道:“你那刘师哥多半已给擒住了。要不要他做太监,我桂公公说出话来,倒有不少人肯听。方姑娘,你求我不求?”

  方怡脸上又是一阵红晕,嗫嚅不语。沐剑屏道:“桂大哥,你肯帮人,用不到人家开言相求,那才是侠义英雄。”韦小宝摇手道:“不对,不对!我就最爱听人家求我。越是‘好老公、亲老公’的叫得亲热,我给人家办起事来越有精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