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四回 放逐肯消亡国恨 岁时犹动楚人哀(5)


  韦小宝应了,出去将御前侍卫总管多隆传进上书房来。康熙吩咐多隆:“反贼果然是云南沐家的人,你带领侍卫,立刻便去擒拿。小桂子,反贼一伙有些甚么脚色,你跟多总管说说。”韦小宝当下将沐剑声、柳大洪等人的姓名说了。

  多隆吃了一惊,说道:“原来是‘铁背苍龙’在暗中主持,这批贼子来头可是不小。那‘摇头狮子’吴立身,奴才也听过他的名字,没想到在宫里关了他一日一夜,却查不到他的底细。奴才倘若聪明一点儿,见到他老是摇头,早该就想到了。如不是圣上明断,我们侍卫房里的人,都认定是吴三桂派的人。”康熙微微一笑,说道:“就怕他们这时早已走了,这一次未必拿得到。”顿了一顿,又道:“既然知道了正主儿,就算这次拿不到,也没甚么大碍。就怕咱们蒙在鼓里,上了人家的当还不知道。”多隆道:“是,是。奴才们胡涂,幸好主子英明,否则可不得了。”磕头告退,立刻点人去拿。

  康熙道:“小桂子,我去慈宁宫请安,你跟我来。”韦小宝应道:“是!”想到要见太后,不由得胆战心惊。康熙道:“你愁眉苦脸干甚么?我带你去见太后,正为的是要保住你头上这颗脑袋。”韦小宝应道:“是,是!”

  ***

  到得慈宁宫,康熙向太后请了安,禀明刺客来历,说道是自己派小桂子故意放走刺客,终于查明了真相。

  太后微微一笑,说道:“小桂子,你可能干得很哪!”

  韦小宝跪下又再磕头,道:“那是皇上料事如神,一切早都算定了,奴才不过奉皇上差遣办事而已。奴才所干的事,从头至尾全是皇上吩咐的,奴才自己可没拿半点主意。”

  太后向他望了一眼,哼了一声,说道:“你顽皮胡闹,可不是皇上吩咐办的罢?小孩子家出得宫去,一定到处去玩耍了,可到天桥看把戏没有?买了冰糖葫芦吃没有?”

  韦小宝想到在天桥见到官差捉拿卖冰糖葫芦的小贩,料来定是太后所遣,她怕那人将消息传去五台山告知瑞栋,便不分青红皂白,将天桥一带所有卖冰糖葫芦的小贩都抓了,自然不分青红皂白,尽数砍了,念及她手段的毒辣,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说道:“是,是!”

  太后微笑道:“我问你哪,你买了冰糖葫芦来吃没有?”

  韦小宝道:“回太后的话:奴才在街上听人说道,这几日天桥不大平静,九门提督府派人将贩卖冰糖葫芦的小贩都捉了去,说道里面有不少歹人。因此本来卖冰糖葫芦的,现下都改了行,有的卖凉糕儿,有的卖花生,还有改行卖酸枣、卖甜饼的,这些人奴才见得多了,有些脸孔很熟,他们都说不卖冰糖葫芦啦。还有一个人真是好笑,说要到甚么五台山、六台山去,贩些和尚们吃的素馒头来卖。”

  太后竖眉大怒,自然明白韦小宝这番话的用意,那是说这个传讯之人没给抓着,以后也别想抓他得到,随即微微冷笑,说道:“很好,你很好,很能干。皇帝,我想要他在我身边办事,你瞧怎么样?”

  康熙这些日来差遣韦小宝办事,甚是得力,倚同左右手一般,这次亲来慈宁宫,便是要向太后解释,韦小宝杀了太后所遣的四名太监,是奉自己之命,请太后不要怪责于他,突然听得太后要人,不由得一怔。他事母甚孝,太后虽不是他亲生母亲,但他自幼由太后抚养长大,实和亲母无异,自是不敢违拗,微笑道:“小桂子,太后抬举你,还不赶快谢恩?”

  韦小宝听得太后向皇帝要人,已然吓得魂飞天外,一时心下胡涂,只想拔腿飞奔,就此逃出皇宫,再也不回来了,听得康熙这么说,忙应道:“是,是!”连连磕头,说道:“多谢太后恩典,皇上恩典。”

  太后冷笑道:“怎么啦?你只愿服侍皇上,不愿服侍我,是不是?”韦小宝道:“服侍太后和皇上都是一样,奴才一样的忠心耿耿,尽力办事。”太后道:“那就好了。御膳房的差使,你也不用当了,专门在慈宁宫便是。”韦小宝道:“是,多谢太后恩典。”

  康熙见太后要了韦小宝,怏怏不乐,说了几句闲话,便辞了出来。韦小宝跟着出去。太后道:“小桂子,你留着,让旁人跟皇上回去。我有件事交给你办。”

  韦小宝道:“是!”眼怔怔瞧着康熙的背影出了慈宁宫,心想:“你这一去,我可就糟了,不知以后还见不见得着你。”忍不住便想大哭。

  ***

  太后慢慢喝茶,目不转睛的打量韦小宝,只看得他心中发毛,过了良久,问道:“那到五台山去贩卖素馒头的,甚么时候再回北京?”韦小宝道:“奴才不知道。”太后道:“你甚么时候再去会他?”韦小宝随口胡诌:“奴才跟他约好,一个月后相会,不过不是在天桥了。”太后说:“在甚么地方?”韦小宝道:“他说到那时候,他自然会设法通知奴才。”

  太后点了点头,道:“那你就在慈宁宫里,等他的讯息好了。”双掌轻轻一拍,内室走了一名宫女出来。

  这宫女已有三十五六岁年纪,体态极肥,脚步却甚轻盈,脸如满月,眼小嘴大,笑嘻嘻的向太后弯腰请安。

  太后道:“这个小太监名叫小桂子,又大胆又胡闹,我倒很喜欢他。”那宫女微笑道:“是,这个小兄弟果然挺灵巧的。小兄弟,我名叫柳燕,你叫我姊姊好啦。”

  韦小宝心道:“他妈的,你是肥猪!”笑道:“是,柳燕姊姊,你这名字叫得真好,身材好似杨柳,走路轻快,就像一头小燕儿。”在太后跟前,旁的宫女太监那敢说半句这等轻佻言语,但韦小宝明知无幸,这种话说了是这样,不说也是这样,那么不说也是白饶。

  柳燕嘻嘻一笑,说道:“小兄弟,你这张嘴可也真甜。”

  太后道:“他嘴儿甜,脚下也快。柳燕,你说有甚么法子,叫他不会东奔西跑,在宫里乱走乱闯?”柳燕道:“太后把他交给奴才,让我好好看管着就是。”太后摇头道:“这小猴儿滑溜得紧,你看他不住的。我派瑞栋去传他,他却花言巧语,将瑞栋这胆小鬼吓跑了。我又派了四名太监去传他,他串通侍卫,将这四人杀了。我再派四人去,不知他做了甚么手脚,竟将董金魁他们四人又都害死了。”

  柳燕啧啧连声,笑道:“啊哟,小兄弟,你这可太也顽皮啦,那不是难对付得紧吗?太后,看来只有将他一双腿儿砍了,让他乖乖的躺着,那不是安静太平得多吗?”

  太后叹了口气,道:“我看也只有这法儿了。”

  韦小宝纵身而起,往门外便奔。

  他左脚刚跨出门口,蓦觉头皮一紧,辫子已给人拉住,跟着脑袋向后一仰,身不由主的便一个觔斗,倒翻了过去,心口一痛,一只脚已踏在胸膛之上。只见那只脚肥肥大大,穿着一只红色绣金花的缎鞋,自是给柳燕踏住了。韦小宝情急之下,冲口骂道:“臭婆娘,快松开你的臭脚!”柳燕脚上微一使劲,韦小宝胸口十几根肋骨格格乱响,连气也喘不过来。只听柳燕笑道:“小兄弟,你一双脚倒香得很,我挺想砍下来闻闻。”

  韦小宝心想太后恨自己入骨,大可将自己一双脚砍了,再派人抬着,去见瑞栋传讯之人,还可暗中派遣高手,跟着那人到五台山去,将瑞栋杀了。但世上早已没瑞栋这一号人,西洋镜终究要拆穿,眼前大事,是要保住这一双腿,此刻恐吓已然无用,只有出之于利诱,便冷冷的道:“太后,你砍了我的腿不打紧,就算砍了我脑袋,小桂子也不过矮了一截,没有甚么,可惜那《四十二章经》,嘿嘿,嘿嘿……”

  太后一听到“四十二章经”五字,立时站起,问道:“你说甚么?”

  韦小宝道:“我说那几部《四十二章经》,未免有点儿可惜。”

  太后向柳燕道:“放他起来。”柳燕左足一提,离开韦小宝的胸膛,脚板抄入他身底,在他背心一挑,将他身子挑得弹将起来,左手伸出,已抓住他后领,提在半空,再往地下重重一顿。韦小宝给她放倒提起,毫无抗拒之能,便如婴儿一般,本已到了口边的一句“臭婆娘”,吓得又吞入了肚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