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四回 放逐肯消亡国恨 岁时犹动楚人哀(6)


  太后问道:“《四十二章经》的话,你是听谁说的?”韦小宝道:“反正我两条腿就要给你砍了,我甚么也不说,大伙儿一拍两散,我没腿没脑袋,你也没《四十二章经》。”

  柳燕道:“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回答太后的好。”韦小宝道:“回答了是死,不回答也是死,为甚么要回答?最多上些刑罚,我才不怕呢。”柳燕拿起他左手,笑道:“小兄弟,你的手指又尖又长,长得挺好看啊。”韦小宝道:“最多你把我的手指都斩断了,又有甚么希罕……”一句话未毕,手指上剧痛连心,“啊”的一声大叫了出来,却原来柳燕两根手指拿住他左手食指重重一挟,险些将他指骨也捏碎了。这肥女人笑脸迎人,和蔼可亲,下手却如此狠辣,而指上的力道更十分惊人,一挟之下,有如铁钳。

  韦小宝这一下苦头可吃得大了,眼泪长流,叫道:“太后,你快快将我杀了,那几部《四十二章经》,那叫做老猫闻咸鱼,嗅鮝啊嗅鮝(休想)!”太后道:“你将《四十二章经》的事老实说出来,我就饶你性命。”韦小宝道:“我不用你饶命,经书的事,我也决计不说。”

  太后眉头微蹙,对这倔强小孩,一时倒感无法可施,隔了半晌,缓缓道:“柳燕,如他不说,你便将他的两只眼珠挖了出来。”

  柳燕笑道:“很好,我先挖他一只眼珠。小兄弟,你的眼珠子生得可真灵,又黑又圆,骨碌碌的转动,挖了出来,可不大漂亮啦。”说着右手大拇指放上他右眼皮,微微使劲。

  韦小宝只觉得眼珠奇痛,只好屈服,叫道:“投降,投降!你别挖我眼珠子,我说就是了。”柳燕放开了手,微笑道:“那才是乖孩子,你好好的说,太后疼你。”

  韦小宝伸手揉了揉眼珠,将那只痛眼眨了几眨,闭起另一只眼睛,侧过了头向柳燕瞧了一会,摇头道:“不对,不对!”柳燕道:“甚么不对?别装模作样了,太后问你的话,快老实回答。”韦小宝道:“我这只眼珠子给你掀坏了,瞧出来的东西变了样,我见到你是人的身子,脖子上却生了个大肥猪的脑袋。”

  柳燕也不生气,笑嘻嘻的道:“那也挺好玩,我把你左边那颗眼珠子也掀坏了罢。”

  韦小宝退后一步,道:“免了罢,谢谢你啦。”闭起左眼向太后瞧去,摇了摇头。

  太后大怒,心想:“这小鬼用独眼去瞧柳燕,说见到她脖子安着个猪脑袋,现下又这般瞧我,他口中不说,心里不知在如何骂我,定是说见到我脖子上安着个甚么畜生脑袋。”冷冷的道:“柳燕,你把他这颗眼珠子挖了出来,免得他东瞧西瞧。”

  韦小宝忙道:“没了眼珠,怎么去拿《四十二章经》给你?”太后问道:“你有《四十二章经》?那里来的?”韦小宝道:“瑞栋交给我的,他叫我好好收着,放在一个最隐秘的所在。他说:‘小桂子兄弟啊,皇宫里面,想害你的人很多,倘若将来你有甚么三长两短,短了两只眼珠子或是两条腿子,这部经书就从此让它不见天日好啦。害你的人,眼珠子虽然不瞎,看不到这部宝贝经书,也跟瞎了眼珠子的人没甚么分别,这叫做自作自受。’太后,那部经书,是红绸子封皮,镶白边儿的,也不知道是不是。”

  太后不信瑞栋说过这种话,但她差遣瑞栋去处死宗人府的镶红旗旗主和察博,取了他府中所藏的《四十二章经》,却确是事实。当日瑞栋回报之时,她正急于要杀韦小宝灭口,来不及询问经书,此刻听他这么说,心下又怒又喜:怒的是瑞栋竟将经书交了给这小鬼,喜的是终于探得了下落,说道:“既是如此,柳燕,你就陪了这小鬼去取那经书来给我。倘若经书不假,咱们就饶了他性命,将他还给皇帝算啦。咱们永世不许他再进慈宁宫来,免得我见了这小鬼就生气。”

  柳燕拉住韦小宝右手,笑道:“兄弟,咱们去罢!”韦小宝将手一摔,道:“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拉拉扯扯的成甚么样子。”柳燕只轻轻握住他手掌,那知她手指上竟似有极强的黏力,牢牢黏住了他手掌,这一摔没能摔脱她手。柳燕笑道:“你是太监,算甚么男人了?就算真是男子汉,你这小鬼头给我做儿子也还嫌小。”

  韦小宝道:“是吗?你想做我娘,我觉得你跟我娘当真一模一样。”

  柳燕那知他是绕了弯子,在骂自己是婊子,呸了一声,笑道:“姑娘是黄花闺女,你别胡说。”一扯他手,走出门外。

  来到长廊,韦小宝心念乱转,只盼能想个甚么妙法来摆脱她的掌握,那柄锋利之极的匕首插在右脚靴桶里,如伸左手去拔,手一动便给她发觉了,这女人武功了得,就算自己双手都有利器,也未必能跟她走上三招两式,心下嘀咕:“他妈的,那里忽然钻了这样一口大肥猪出来?钱老板甚么不好送,偏偏送肥猪,我早就觉得不吉利。老婊子跟老乌龟动手之时,这头母猪一定还不在慈宁宫,否则她只要出来帮上一帮,老乌龟立时就死了。这头母猪定是这两天才到宫里的,否则的话,前几天老婊子就派她来杀我了,不用老婊子亲自动手。”想到这里,突然心生一计,带着她向东而行,径往乾清宫侧的上书房走去,眼前之计,只有去求康熙救命,这肥猪进宫不久,未必识得宫中的宫殿道路。

  他只向东跨得一步,第二步还没跨出,后领一紧,已被柳燕一把抓住。她嘻嘻一笑,问道:“好兄弟,你上那里去?”韦小宝道:“到我屋里去取经啊。”柳燕道:“那你怎么去上书房?想要皇上救你吗?”韦小宝忍不住破口大骂:“臭猪,你倒认得宫里的道路。”

  柳燕道:“别的地方不认得,乾清宫、慈宁宫、和你小兄弟的住处,倒还不会认错。”手劲向右一扭,将他身子扭得朝西,笑道:“乖乖的走路,别掉枪花。”她话声柔和,这一扭劲力却是奇重。韦小宝颈骨格格声响,痛得大叫,还道头颈已被她扭断。

  前面两名太监听见声音,转过头来。柳燕低声道:“太后吩咐过的,你如想逃,又或是出声呼叫,要我立刻杀了你。”韦小宝心想纵然大声求救,惊动了皇帝,康熙也不会违背母后之命。皇帝对自己虽好,决不致为了一个小太监而惹母亲生气。最好能碰到几名侍卫,挑拨他们杀了柳燕。突然腰里一痛,给她用手肘大力一撞,听她说道:“想使甚么鬼计吗?”

  韦小宝无奈,只得向自己住处走去。心下盘算:“到了我房中,虽有两个帮手,但方怡和小郡主身上有伤,我们三个对一个,还是打不过大肥猪。给她发见了两人踪迹,枉自多送了两人性命。”

  到了门外,他取出钥匙开锁,故意将钥匙和锁相碰,弄得叮叮当当的直响,大声说道:“臭婆娘,大肥猪,你这般折磨我,终有一日,我叫你不得好死。”

  柳燕笑道:“你且顾住自己会不会好死,却来多管别人闲事。”韦小宝砰的一声,将门推开,说道:“这经书给不给太后,你都会杀了我的。你当我是傻瓜,想侥幸活命吗?”柳燕道:“太后既说过饶你,多半会饶了你性命,最多挖了你一对眼珠,斩了你一双腿。”韦小宝骂道:“你以为太后待你很好吗?你害死我之后,太后也必杀了你灭口。”

  这句话似乎说中柳燕的心事,她一呆,随即用力在他背上一推。韦小宝立足不定,冲进屋去。他在门外说了这许多话,料想方怡和小郡主早已听到,知道来了极凶恶的敌人,自是缩在被窝之中,连大气也不敢透。

  柳燕笑道:“我没空等你,快些拿出来。”又在他背上重重一推。韦小宝一个踉跄,几步冲入了内房。柳燕跟了进去。韦小宝一瞥眼,见床前整整齐齐的并排放着两对女鞋。其时天色已晚,房中并无灯烛,柳燕进房后未立即发现。

  韦小宝暗叫:“不好!”乘势又向前一冲,将两双鞋子推进了床下,跟着身子也钻了进去,心想再来一次,以杀瑞栋之法宰了这头肥猪;一钻进床底,右足便想缩转,右手去摸靴桶中的匕首,不料右足踝一紧,已被柳燕抓住,听她喝问:“干甚么?”

  韦小宝道:“我拿经书,这部书放在床底下。”柳燕道:“好!”谅他在床底也逃不到那里去,便放脱了他足踝。韦小宝身子一缩,蜷成一团,拔了匕首在手。柳燕喝道:“拿出来!”韦小宝道:“咦!好像有老鼠,啊哟,啊哟,可不得了,怎地把经书咬得稀烂啦?”

  柳燕道:“你在我面前弄鬼,半点用处也没有!给我出来!”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原来韦小宝已缩在靠墙之处。柳燕向前爬了两尺,上身已在床下,又伸指抓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