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五回 关心风雨经联榻 轻命江山博壮游(7)


  韦小宝道:“他不是你对手。”

  陶宫娥道:“我本不想得罪你们天地会,可是没法子。我将他点倒后,说了许多道歉的话,请他别生气。小兄弟,下次你见到他,再转言几句,说我实在是出于无奈。我在他三人的行李之中查了一遍,连那辆大车也拆开来查过了,甚么也没查到,便解开了他们穴道。赶着骑马回来。”韦小宝道:“原来我胡里胡涂,莫名其妙之时,你却去办了这许多事。陶姑姑,你怎么知道我是天地会的?”陶宫娥微笑道:“我给你们赶了这半天车,怎会听不到你们说话?你小小年纪便做了青木堂香主,这在天地会中是挺大的职份,是不是?”

  韦小宝甚是得意,笑道:“也不算小了。”

  陶宫娥沉吟半晌,问道:“你跟随皇帝多时,可曾听到他说起过甚么佛经的事?”

  韦小宝道:“说起过的。太后和皇上好像挺看重这些劳什子的佛经。其实他妈的有甚么用?太后做人这样坏,就算一天念一万遍阿弥陀佛,菩萨也不会保佑……”陶宫娥不等他说完,忙问:“他们说些甚么?”韦小宝道:“皇上派我跟索额图大人到鳌拜府里查抄,叮嘱我一定要抄到两部四甚么经,好像有个‘二’字,又有个‘十’字的。”

  陶宫娥脸上露出十分兴奋之情,道:“对,对!是《四十二章经》,你抄到了没有?”

  韦小宝道:“我瞎字不识,知道他甚么《四十二章经》,五十三章经?后来索大人找到了,我拿去交给太后。她欢喜得很,赏了我许多糖果糕饼,他妈的,老婊子真小气,不给金子银子,当我小孩子哄,只给我糖果糕饼。早知她这样坏,那两部经书我早丢在御膳房灶里,当柴烧了……”

  陶宫娥忙道:“烧不得,烧不得!”韦小宝笑道:“我也知烧不得,皇上一问索大人,西洋镜就拆穿了。”陶宫娥沉吟道:“这样说来,太后手里至少有两部《四十二章经》?”韦小宝道:“恐怕有四部。”陶宫娥道:“有四部?你……你怎么知道?”韦小宝道:“前天晚上我躲在她床底下,听她跟那个男扮女装的宫女说起,她本来就有一部,从鳌拜家里抄去了两部,她又差御前侍卫副总管瑞栋,在一个甚么旗主府中又去取了一部来。”

  陶宫娥道:“正是,是从镶蓝旗旗主府里取来的。那么她手里共有四部了,说不定有五部、六部。”站了起来走了几步,说道:“这些经书十分要紧,小兄弟,我真盼你能助我,将太后那几部《四十二章经》都盗了出来。”韦小宝沉吟道:“老婊子如果伤重,终于活不成,这几部经书,恐怕会带到棺材里去。”陶宫娥道:“不会的,决计不会。我却担心神龙教教主棋高一着,捷足先得,这就糟了。”

  “神龙教教主”这五字,韦小宝却是第一次听见,问道:“那是甚么人?”

  陶宫娥不答他的问话,在房中踱步兜了几个圈子,见窗纸渐明,天色快亮,转过身来,道:“这里说话不便,唯恐隔墙有耳,咱们走罢!”将三具尸首提到客店门外,放入大车。这三人都是给她用重手震死,并未流血,倒十分干净,说道:“店主人和你的车夫都给他们绑着,让他们自行挣扎罢。”和韦小宝并坐在车夫位上,赶车向西。

  行得七八里,天已大明,陶宫娥将三具尸首丢在一个乱坟堆里,拿几块大石盖住了,回到车上,说道:“咱们在车上一面赶路,一面说话,不怕给谁听了。”

  韦小宝笑道:“也不知道车子底下有没有人。”陶宫娥一惊,说道:“对,你比我想得周到。”一挥鞭子,马鞭绕个弯儿,刷的一声,击到车底。她连击三记,确知无人,笑道:“这些江湖上防人的行径,我可一窍不通。”韦小宝道:“那我更是半窍不通了。你总比我行些,否则昨儿晚便救不了我。”

  这时大车行在一条大路之上,四野寂寂。陶宫娥缓缓的道:“你救过我性命,我也救过你性命,咱们算得是生死患难之交。小兄弟,按年纪说,我做得了你娘,承你不弃,叫我一声姑姑,你肯不肯真的拜我为姑母,算是我的侄儿?”

  韦小宝心想:“做侄儿又不蚀本,反正姑姑早已叫了。”忙道:“那好极了。不过有一件事说来十分倒霉,你一知道之后,恐怕不要我这个侄儿了。”陶宫娥问道:“甚么事?”韦小宝道:“我没爹爹,我娘是在窑子里做婊子的。”

  陶宫娥一怔,随即满脸堆欢,喜道:“好侄儿,英雄不怕出身低。咱们太祖皇帝做过和尚,做过无赖流氓,也没甚么相干。你连这等事也不瞒我,足见你对姑姑一片真心,我自然也是甚么都不瞒你。”

  韦小宝心想:“我娘做婊子,茅十八茅大哥是知道的,终究瞒不了人。要骗出人家心里的话,总得把自己最见不得人的事先抖了出来。”当即跃下地来,跪倒磕头,说道:“侄儿韦小宝,拜见我的亲姑姑。”

  陶宫娥数十年寂居深宫,从无亲人,连稍带情谊的言语也没听过半句,忽听韦小宝叫得如此亲热,不由得心头一酸,忙下车扶起,笑道:“好侄儿,从此之后,我在这世上多了个亲人……”说到这里,忍不住流下泪来,一面笑,一面拭泪,道:“你瞧,这是大喜事,你姑姑却流起眼泪来。”

  ***

  两人回到车上,陶宫娥右手握缰,左手拉住韦小宝的右手,让骡子慢慢一步步走着,说道:“好侄儿,我姓陶,那是真姓,我闺名叫作红英,打从十二岁上入宫,第二年就服侍公主。”韦小宝道:“公主?”陶红英道:“是,公主,我大明崇祯皇帝陛下的长公主。”

  韦小宝道:“啊,原来姑姑还是大明崇祯皇帝时候进宫的。”

  陶红英道:“正是,崇祯皇上出宫之时,挥剑斩断了公主的臂膀。我听到公主遭难的讯息,奔出去想救她,心慌意乱,重重摔了一交,额头撞在阶石上,晕了过去。等到醒转,陛下和公主都已不见了,宫中乱成一团,谁也没来理我。不久闯贼进了宫,后来满清鞑子赶跑了闯贼,又占了皇宫。唉,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韦小宝问道:“公主不是崇祯皇爷的亲生女儿么?为甚么要砍死她?”

  陶红英又叹了口气,道:“公主是崇祯皇爷的亲生女儿,她是最得皇上宠爱的。这时京城已破,贼兵已经进城,皇上决心殉难,他生怕公主为贼所辱,所以要先杀了公主。”

  韦小宝道:“原来这样。要杀死自己亲生女儿,可还真不容易。听说崇祯皇爷后来是在煤山吊死的,是不是?”

  陶红英道:“我也是后来听人说的。满清鞑子由吴三桂引进关来,打走了闯贼,霸占了我大明江山。宫里的太监宫女,十之八九都放了出去,说是怕靠不住。那时我年纪还小,那一摔受伤又重,躺在黑房里,也没人来管。直到三年多之后,才遇到我师父。”

  韦小宝道:“姑姑,你武功这样高,你师父他老人家的武功自然更加了不起啦。”陶红英道:“我师父说,天下能人甚多,咱们的武功,也算不了甚么。我师父是奉了我太师父之命,进宫来当宫女的。”挥鞭在空中虚击一鞭,劈啪作响,续道:“我师父进宫来的用意,便是为了那八部《四十二章经》。”

  韦小宝问道:“一共八部?”陶红英道:“一共八部。满洲八旗,黄白红蓝,正四旗,镶四旗,每一旗的旗主各有一部,共有八部。”

  韦小宝道:“这就是了。我见到鳌拜家里抄出来的那两部经书,书套子的颜色不同,一部是黄套子镶了红边儿,另一部是白套子的。”

  陶红英道:“原来八部经书的套子,跟八旗的颜色相同,我可从来没见过。”

  韦小宝寻思:“我手里已有了五部,那么还缺三部。这八部经书到底有甚么古怪,姑姑一定知道,得想法子套问出来。”他假作痴呆,说道:“原来你太师父他老人家也诚心拜菩萨。宫里的佛经,那自然特别贵重,有人说是用金子水来写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