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五回 关心风雨经联榻 轻命江山博壮游(9)


  陶红英微笑道:“是啊,我也相信远远不及。我跟那个假扮宫女的男人比拚,若不是你在他背上加了一剑,我早就完了。你师父那会这样不中用?”

  韦小宝道:“不过那个假宫女可真厉害,我此刻想起来还是害怕。”

  陶红英脸上肌肉突然跳动几下,目光中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双眼前望,呆呆出神。韦小宝道:“姑姑,你不舒服么?”陶红英不答,似乎没听见。韦小宝又问了一次。陶红英身子一颤,道:“没……没有!”突然啪的一声,手中鞭子掉在地下。韦小宝跃下车来,拾起鞭子,飞身又跃上大车,身法甚是干净利落。

  他正自得意,只盼陶红英称赞几句,却见她摇了摇头,道:“孩子,你定了下来之后,该得痛下苦功才成。眼下的功夫,在宫里当太监是太好,行走江湖却是太差,还不及不会丝毫武功之人。”韦小宝满脸通红,应道:“是!”心道:“我武功虽然不成,怎么还不及不会武功之人?”

  陶红英道:“你如不会丝毫武功,人家也不会轻易的就来杀你。你既有武功,对方防你反击,一出手就不容情,岂不是反而糟糕?”韦小宝道:“倘若遇上开黑店、打闷棍的小贼呢?”陶红英一呆,一时答不上来,过了一会,说道:“那也说得是,江湖之上,小贼大概比武功好手更多。”

  她有些心神不定,指着右前面一株大树,道:“我们去歇一歇再走,让骡子吃些草。”赶车来到树下,两人跳下车来,并肩坐在树根上。

  陶红英又出了一会神,忽然问道:“有没有说话?他有没有说话?”韦小宝不知她问的是谁,仰起了头瞧着她,难以回答。两人互相瞪视,一个待对方回答,一个不知对方其意何指。

  过了片刻,陶红英又问:“你有没有听到他说话?有没有见到他嘴唇在动?”韦小宝见了她这副神气,隐隐有些害怕:“姑姑是中了邪,还是见了鬼?”问道:“姑姑,你见到谁了?”陶红英道:“谁?那个……那个男扮女装的假宫女!”

  韦小宝更加怕了,颤声问道:“你见到了那个假宫女,在……在那里?”

  陶红英恍如从梦中醒觉,说道:“那晚在太后房中,当我跟那假宫女打斗之时,你有没有听到他开口说话?”

  韦小宝吁了一口气,说道:“嗯,你问的是那晚的事。他说了话吗?我没听见。”陶红英又沉思片刻,摇头道:“我跟他武功相差太远,他也用不到念咒。”韦小宝全然摸不着头脑,劝道:“姑姑,不用想他了,这人早给咱们杀了,活不转啦。”

  陶红英道:“这人给咱们杀了,活不转啦。”这句话原是自行宽慰之言,但她说话的神情却显得内心十分惊惧。韦小宝心想:“你武功虽好,却是怕鬼。只杀了一个人,便这么心神不定,何况这假宫女是我杀的,不是你杀的。你去杀老婊子,却又杀了个半吊子,杀得她死一半,活一半,终究还是活了转来,当真差劲。”陶红英道:“他已死了,自然不要紧了,是不是?”韦小宝道:“是啊,就算变了鬼,也不用怕他。”

  陶红英道:“甚么鬼不鬼的?我担心他是神龙教教主座下的弟子,那……那就……嗯,太后叫他作师兄,不会的,决计不会。瞧他武功,也全然不像,是不是?你真的没见到他出手时嘴唇在动,是吗?”自言自语,声音发颤,似乎企盼韦小宝能证实她猜测无误。

  韦小宝又怎分辨得出这假宫女的武功家数,却大声道:“不用担心,你说得对,那假宫女的武功不像。他出手时紧闭着嘴,一句话也没说。姑姑,神龙教教主是甚么家伙?”

  陶红英忙道:“神龙教洪教主神通广大,武功深不可测,你怎么称他甚么家伙?孩子,就算是在背后,言语中也不可得罪了他。洪大教主徒子徒孙甚众,消息灵通之极,你只要说得一句半句不敬的话,传入了他的耳里,你……这一辈子就算是完了。”一面说话,一面东张西望,似乎唯恐身边便有神龙教教主的部属。

  韦小宝道:“神龙教教主这么厉害?难道他比皇帝的权力还大?”陶红英道:“他权力自然没皇帝大。不过你得罪了皇帝,逃去躲藏了起来,皇帝不一定捉得到你;得罪了神龙教教主,却是天涯海角,再无容身之地。”韦小宝道:“这样说来,神龙教比我们天地会还要人多势众?”陶红英摇头道:“不同的,不同的。你们天地会反清复明,行事光明正大,江湖上好汉人人敬重,神龙教却大不相同。”韦小宝道:“你是说,江湖上好汉,人人对神龙教甚是害怕?”陶红英想了一会,道:“江湖上的事情,我懂得很少很少,只曾听师父说起过一些。我太师父如此武功,却死在神龙教弟子的手下。”

  韦小宝破口骂道:“他妈的,这么说来,神龙教是咱们的大仇人,那何必怕他?”

  陶红英摇摇头,缓缓的道:“我师父说,神龙教所传的武功千变万化,固然厉害之极,更加难当的,是他们教里有许多咒语,临敌之时念将起来,能令对手心惊胆战,他们自己却越战越勇。太师父在镶蓝旗旗主府中盗经,和几个神龙教弟子激战,明明已占上风,其中一人口中念念有辞,太师父击出去的拳风掌力便越来越弱,终于小腹中掌,身受重伤。我师父当时在旁,亲眼得见。她说她奋勇要上前相助,但听了咒语之后,全身酸软,只想跪下来投降,竟然全无斗志。太师父一受伤,那人不再念咒,我师父立即勇气大增,冲过去抢了太师父逃走。她事后想起,又是羞惭,又是害怕,因此一再叮嘱我,天下最最凶险的事,莫过于和神龙教教下之人动手。”

  韦小宝心想:“你师父是女流之辈,胆子小,眼见对方了得,便吓得只想投降。”说道:“姑姑,那人念些甚么咒,你听见过么?”

  陶红英道:“我……我没听见过。我担心那假宫女是神龙教的弟子,因此一直问你,有没有听到他在动手时说话,有没见到他嘴唇在动。”韦小宝道:“啊,原来如此!”回想当时在床底的所见所闻,说道:“完全没有,你可有听见?”

  陶红英道:“这假宫女武功比我高出很多,我全力应战,对周遭一切,全无所闻。只是我跟他斗了一会,心中忽然害怕起来,只想逃走,事后想起,很是奇怪。”

  韦小宝问道:“姑姑,你学武以来,跟几个人动过手,杀过多少人?”陶红英摇头道:“从来没跟人动过手,一个人也没杀过。”韦小宝道:“这就是了,以后你多杀得几个,再跟人动手就不会害怕了。”

  陶红英道:“或许你说得是。不过我不想跟人动手,更加不想杀人,只要能太太平平的找到那八部《四十二章经》,破了满清鞑子的龙脉,那就心满意足了。唉,不过,镶蓝旗旗主的那部《四十二章经》,十之八九已落入了神龙教手中,再要从神龙教手中夺回,可难得很了。”她脸上已加化装,见不到她脸色如何,但从眼神之中,仍可见到她内心的恐惧。

  韦小宝道:“姑姑,你入了我们的天地会可好?”心想:“你怕得这么厉害!我天地会人多势众,可不怕神龙教。”陶红英一怔,问道:“你为甚么要我入天地会?”韦小宝道:“天地会的宗旨是反清复明,跟你太师父、师父是一般心思。”

  陶红英道:“那本来也很好,这件事将来再说罢。我现下要回皇宫,你去那里?”

  韦小宝奇道:“你又回到皇宫去?不怕老婊子了吗?”陶红英叹了口气,道:“我从小在宫里长大,想来想去,只有在宫里过日子,才不害怕。外面世界上的事,我甚么也不懂。我本来怕心中这个大秘密随着我带进棺材,现下既已跟你说了,就算给太后杀了,也没甚么。再说,皇宫地方很大,我找个地方躲了起来,太后找不到我的。”

  韦小宝道:“好,你回宫去,日后我一定来看你。眼下师父有事差我去办。”

  陶红英于天地会的事不便多问,说道:“将来你回宫之后,怎地和我相见?”韦小宝道:“我回到皇宫,在火场上堆一堆乱石,在石堆上插一根木条,木条上画只雀儿,你便知道我回来了。当天晚上,我们便在火场上会面。”陶红英点头道:“很好,就是这么办。好孩子,江湖上风波险恶,你可得一切小心。”韦小宝点头道:“是,姑姑,你自己也得小心,太后这老婊子心地很毒,你千万别上她当。”

  两人驱车来到镇上,韦小宝另雇一车,两人分向东西而别。韦小宝见陶红英赶车向东,不住回头相望,心想:“她虽不是我真姑姑,待我倒真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