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六回 粉麝余香衔语燕 佩环新鬼泣啼乌(2)


  只听得方怡又道:“其实,他年纪虽小,说话油腔滑调,待咱们二人倒也当真不坏。这次分手之后,不知甚么时候能再相会。”沐剑屏又是咭的一声笑,低声道:“师姊,你在想念他啦!”方怡道:“想他便想他,又怎么了?”沐剑屏道:“是啊,我也想着他。我几次邀他,要他跟咱们同去石家庄,他总是说身有要事。师姊,你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方怡道:“在饭馆中打尖之时,我曾听得他跟车夫闲谈,问起到山西的路程。看来他是要去山西。”沐剑屏道:“他年纪这样小,一个人去山西,路上要是遇到歹人,可怎么办?”方怡叹了口气,道:“我本想跟徐老爷子说,不用护送我们,还是护送他的好,可是徐老爷子一定不会肯的。”沐剑屏道:“师姊。我……我想……”方怡道:“甚么?”沐剑屏叹了口气,道:“没甚么。”方怡道:“可惜咱们二人身上都是有伤,否则的话,便陪他一起去山西。现下跟吴师叔、刘师哥他们遇上了,咱们便不能去找他了。”

  刘一舟听到这里,头脑中一阵晕眩,砰的一声,额头撞上了窗格。

  方怡和沐剑屏齐声惊问:“甚么?”

  刘一舟妒火中烧,便如发了狂一般,只想:“我去杀了这小子,我去杀了这小子!”抢到前院,牵了一匹马,打开客店大门,上马疾奔。他想韦小宝既去山西,便向西行。奔到天明,问明了去山西的路程,沿大道追将下来,每见到有单行的大车,便问:“车里坐的可是个小孩?”

  ***

  韦小宝听刘一舟说,此中情由是听得小郡主跟方怡说话而知,料想必是偷听得来,所知有限,笑道:“刘大哥,你可上了你师妹的大当啦。”刘一舟道:“上了甚么当?”韦小宝道:“方姑娘跟我说,她要好好的气你一气,因为她尽心竭力的救你,可是你半点也不将她放在心上。”刘一舟急道:“那……那有此事?我怎不将她放在心上?”

  韦小宝道:“你送过她一根银钗,是吗?银钗头上有一朵梅花的。”刘一舟道:“是,是啊!你怎知道?”韦小宝道:“她在宫中混战之时,将银钗掉了,急得甚么似的,说道这是她心上人给的东西,说甚么也不能掉了,就是拚了性命不要,也要去找回来。”刘一舟一呆,沉吟道:“她……她待我这么好?”韦小宝道:“当然啦,那难道还有假的?”刘一舟问:“后来怎样?”

  韦小宝道:“你这样扭住了,我痛得要命,怎能说话?”

  刘一舟道:“好罢!”他听得方怡对待自己如此情深,怒火已消了大半,又想反正这孩子逃不掉自己掌心,松开了手,又问:“后来怎样?”

  韦小宝给他握得一条胳臂又痛又麻,慢慢将匕首插入靴筒,见手腕上红红的肿起了一圈手指印,说道:“沐王府的人就爱抓人手腕,你这样,白寒枫也这样。沐家拳中这一招‘龟抓手’,倒也了得。”他将“龟抓手”的“龟”字说得甚是含糊,刘一舟没听明白,也不加理会,又问:“方师妹失了我给她的那根银钗,后来怎样?”

  韦小宝道:“我给你的乌龟爪子抓得气也喘不过来,须得歇一歇再能说话。总而言之,你娶不娶得到方姑娘做老婆,这可有老大干系。”

  这次刘一舟听明白了“乌龟爪子”四字。但他恼怒的,只是韦小宝骗得方怡答应嫁他,至于口头上给他占些便宜,却也并不在乎,又听得他说:“你娶不娶得到方姑娘做老婆,这可有老大干系”,自是十分关心,问道:“你快说,别拖拖拉拉的了。”韦小宝道:“总得坐了下来,慢慢歇一会,才有力气说话。”刘一舟无法,只得跟着他来到树林边的一株大树下,见他在树根上坐了,当即并肩坐在他身畔。

  韦小宝叹了口气,道:“可惜,可惜。”刘一舟立即担心,忙问:“可惜甚么?”韦小宝道:“可惜你师妹不在这里,否则她如能和你并肩而坐这里,跟你谈情说爱,打情骂俏,她心中才真的喜欢了。”刘一舟大乐,忍不住笑了出来,问道:“你怎么知道?”

  韦小宝道:“我听她亲口说过的。那天她掉了银钗,冒着性命危险,冲过了清宫侍卫把守的三道关口,虽然身受重伤,还是杀了三名清宫侍卫,将这根银钗找了回来。我说:‘方姑娘啊,你忒也笨了,一根银钗,值得几钱?我送一千两银子给你,这种钗子,咱们一口气去打造它三四千只。你每天头上插十只,天天不同,一年三百六十日,天天插的还都是新钗子。’方姑娘说:‘你这小孩子家懂得甚么。这是我那亲亲刘师哥送给我的,你送我一千只一万只,就算是黄金钗儿、珍珠钗儿,又那及得上我亲亲刘师哥给我的一只银钗、铜钗、铁钗?’刘大哥,你说这方姑娘可不是挺胡涂么?”

  刘一舟听了这番话,只笑得口也合不拢来,问道:“怎么……怎么她半夜里跟小郡主说话,说的又是另一套?”

  韦小宝道:“你半夜三更的,在她们房外偷听说话,是不是?”刘一舟脸上微微一红,道:“也不是偷听,我夜里起身小便,刚好听见。”韦小宝道:“刘大哥,这可是你的不是了。你甚么地方不好小便,怎地到方姑娘窗下去小便,那可不臭气冲天,熏坏了两位羞花闭月的姑娘?”刘一舟道:“是,是!后来我方师妹怎么说?”

  韦小宝道:“我肚子饿得很,没力气说话,你快去买些东西给我吃。我吃得饱饱地,你方师妹那些教人听了肉麻之极的话,我才说得出口。”他只盼把刘一舟骗到市镇之上,就可在人丛中溜走脱身。

  刘一舟道:“甚么教人听了肉麻之极?方师妹正经得很,从来不说肉麻的话。”韦小宝道:“好罢,她正经得很,从来不说肉麻的话。她说:‘我那亲亲刘师哥!’又说:‘我那个又体贴、又漂亮的刘师哥’,他妈的,你听了不肉麻,我可越听越是难为情。哼,也不害臊,说这种话。”刘一舟心花怒放,却道:“不会罢?方师妹怎会说这种话?”韦小宝道:“好,好!算是我错了。刘大哥,我要去找东西吃,失陪了。”说着站起身来。

  刘一舟正听得心痒难搔,如何肯让他走,忙在他肩头轻轻一按,道:“韦兄弟,你别忙走!我这里带得有几件作干粮的薄饼,你先吃了,说完话后,到前面镇上,我再好好请你喝酒吃面,还得跟你赔不是。”说着打开背上包裹,取了几张薄饼出来。

  韦小宝接了一张薄饼,撕了一片,在口中嚼了几下,说道:“这饼咸不咸,酸不酸的,算甚么玩意儿?你倒吃给我看看。”将那缺了一角的薄饼还给他。

  刘一舟道:“这饼硬了,味道自然不大好,咱们对付着充充饥再说。”说着将饼撕下一片来吃了。

  韦小宝道:“这几张不知怎样?”将几张薄饼翻来翻去的挑选,翻了几翻,说道:“他妈的尿急,小便了再来吃。”走到一棵大树边,转过了身子,拉开裤子撒尿。

  刘一舟目不转睛的瞧着他,怕他突然拔足逃走。

  韦小宝小便后,回过来坐在刘一舟身畔,又将几张薄饼翻来翻去,终于挑了一张,撕开来吃。刘一舟追赶了大半天,肚子早已饿了,拿了一张薄饼也吃,一面吃,一面说道:“难道方师妹跟小郡主这么说,是故意怄我来着?”

  韦小宝道:“我又不是你方师妹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她的心思?你是她的亲亲好师哥,怎么你不知道,反而问我?”刘一舟道:“好啦!刚才是我鲁莽,得罪了你,你可别卖关子啦!”韦小宝道:“既这么说,我跟你说真心话罢。你方师妹十分美貌,我倘若不是太监,原想娶她做老婆的。不过就算我不娶她,只怕也轮不到你。”刘一舟急问:“为甚么?为甚么?”韦小宝道:“不用性急,再吃一张薄饼,我慢慢跟你说。”

  刘一舟道:“他妈的,你说话总是吞吞吐吐,吊人胃口……”说到这里,忽然身子晃了一晃。韦小宝道:“怎么?不舒服么?这饼子只怕不大干净。”刘一舟道:“甚么?”站起身来,摇摇摆摆的转了个圈子,突然摔倒在地。

  韦小宝哈哈大笑,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说道:“咦!你的薄饼里,怎么会有蒙汗药?这可真奇怪之极了。”刘一舟唔了一声,已是人事不知。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