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六回 粉麝余香衔语燕 佩环新鬼泣啼乌(5)


  听得左首树林中有马嘶之声,知道那十几个乘马汉子便在那边。徐天川心想:“这批人不知是甚么来头。”但想自己和吴立身连手,寻常武师便有几十人也不放在心上,当下踏水寻路,高一脚低一脚的向林中走去。

  一到林中,更加黑了,只听得前面嘭嘭嘭敲门,果然有屋。韦小宝又惊又喜,忽觉有人伸手过来,拉住了他手。那手掌软绵绵地,跟着耳边有人柔声道:“别怕!”正是方怡。

  但听敲门之声不绝,始终没人开门,七人走到近处,只见黑沉沉的一大片屋子。

  一众乘马人大声叫嚷:“开门,开门!避雨来的!”叫了好一会,屋内半点动静也无。一人道:“没人住的!”另一人道:“赵老三说是鬼屋,谁敢来住?跳进墙去罢!”白光闪动,两人拔出兵刃,跳进墙去,开了大门,众人一涌而进。

  徐天川心想:“这些人果是武林中的,看来武功也不甚高。”七人跟着进去。

  大门里面是个好大的天井,再进去是座大厅。有人从身边取出油包,解开来取出火刀火石,打着了火,见厅中桌上有蜡烛,便去点燃了。众人眼前突现光亮,都是一阵喜慰,见厅上陈设着紫檀木的桌椅花几,竟是大户人家的气派。

  徐天川心下嘀咕:“桌椅上全无灰尘,地下打扫得这等清洁,屋里怎会没人?”

  只听一名汉子说道:“这厅上干干净净的,屋里有人住的。”另一人大声嚷道:“喂,喂,屋里有人吗?屋里有人么?”大厅又高又大,他大声叫嚷,隐隐竟有回声。

  回声一止,四下除了大雨之声,竟无其他声息。众人面面相觑,都觉颇为古怪。

  一名白发老者问徐天川道:“你们几位都是江湖上朋友么?”徐天川道:“在下姓许,这几个有的是家人,有的是亲戚,是去山西探亲,不想遇上了这场大雨。达官爷贵姓?”那老者点了点头,见他们七人中有老头,有小孩,又有女子,也不起疑心,却不答他问话,说道:“这屋子可有点儿古怪。”

  又有一名汉子叫道:“屋里有人没有?都死光了吗?”停了片刻,仍是无人回答。

  那老者坐在椅上,指着六个人道:“你们六个到后面瞧瞧去!”六名汉子拔兵刃在手,向后进走去。六人微微弓腰,走得甚慢,神情颇为戒惧。耳听得踢门声、喝问声不断传来,并无异状,声音越去越远,显然屋子极大,一时走不到尽头。那老者指着另外四人道:“找些木柴来点几个火把,跟着去瞧瞧。”那四人奉命而去。

  韦小宝等七人坐在大厅长窗的门坎上,谁也不开口说话。徐天川见那群人中有十人走向后进,厅上尚有八人,穿的都是布袍,瞧模样似是甚么帮会的帮众,又似是镖局的镖客,却没押镖,一时摸不清他们路子。

  韦小宝忍不住道:“姊姊,你说这屋里有没有鬼?”方怡还没回答,刘一舟抢着说道:“当然有鬼!甚么地方没死过人?死过人就有鬼。”韦小宝打了个寒噤,身子一缩。

  刘一舟道:“天下恶鬼都欺善怕恶,专迷小孩子。大人阳气盛,吊死鬼啦,大头鬼啦,就不敢招惹大人。”

  方怡从衣襟底下伸手过去,握住了韦小宝左手,说道:“人怕鬼,鬼更怕人呢。一有火光,鬼就逃走了。”

  只听得脚步声响,先到后面察看的六名汉子回到厅上,脸上神气透着十分古怪,七嘴八舌的说道:“一个人也没有,可是到处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床上铺着被褥,床底下有鞋子,都是娘儿们的。”“衣柜里放的都是女人衣衫,男人衣服却一件也没有!”

  刘一舟大声叫道:“女鬼!一屋子都是女鬼!”

  众人一齐转头瞧着他,一时之间,谁都没作声。

  突然听得后面四人怪声大叫,那老者一跃而起,正要抢到后面去接应,那四人已奔入大厅,手中火把都已熄灭,叫道:“死人,死人真多!”脸上尽是惊惶之色。

  那老者沉着脸道:“大惊小怪的,我还道是遇上了敌人呢。死人有甚么可怕?”一名汉子道:“不是可怕,是……是希奇古怪。”那老者道:“甚么希奇古怪?”另一名汉子道:“东边一间屋子里,都……都是死人灵堂,也不知共有多少。”那老者沉吟道:“有没死人和棺材?”两名汉子对望了一眼,齐道:“没……没瞧清楚,好像没有。”

  那老者道:“多点几根火把,大伙儿瞧瞧去。说不定是座祠堂,那也平常得紧。”他虽说得轻描淡写,但语气中也显得大为犹豫,似乎明知祠堂并非如此。

  他手下众汉子便在大厅拆桌拆椅,点成火把,向后院涌去。

  徐天川道:“我去瞧瞧,各位在这里待着。”跟在众人之后走了进去。

  敖彪问道:“师父,这些人是甚么路道?”吴立身摇头道:“瞧不出,听口音似乎是鲁东、关东一带的人,不像是六扇门的鹰爪。莫非是私枭?可又没见带货。”

  刘一舟道:“那一伙人也没甚么大不了,倒是这屋中的大批女鬼,可厉害着呢!”说着向韦小宝伸了伸舌头。韦小宝打了个寒噤,紧紧握住了方怡的手,自己掌心中尽是冷汗。沐剑屏颤声道:“刘……刘师哥,你别老是吓人,好不好?”刘一舟道:“小郡主,你不用担心,你是金枝玉叶,甚么恶鬼见了你都远远避开,不敢侵犯。恶鬼最憎的就是不男不女的太监。”方怡柳眉一轩,脸有怒色,待要说话,却又忍住了。

  过了好一会,才听得脚步声响,众人回到大厅。韦小宝吁了口长气,心下略宽。徐天川低声道:“七八间屋子里,共有三十来座灵堂,每座灵堂上都供了五六个、七八个牌位,看来每一座灵堂上供的是一家死人。”刘一舟道:“嘿嘿,这屋子里岂不是有几百个恶鬼?”徐天川摇了摇头,他见多识广,可从未听见过这等怪事,过了一会,缓缓的道:“最奇怪的是,灵堂前都点了蜡烛。”韦小宝、方怡、沐剑屏三人同时惊叫出来。

  一名汉子道:“我们先前进去时,蜡烛明明没点着。”那老者问道:“你们没记错?”四名汉子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摇了摇头。那老者道:“不是有鬼,咱们遇上了高人。顷刻之间,将三十几座灵堂中的蜡烛都点燃了,这身手可也真敏捷得很。许老爷子,你说是不是呢?”最后这句话是向着徐天川而说。徐天川假作痴呆,说道:“咱们恐怕冲撞了屋主,不……不妨到灵堂前磕……磕几个头。”

  雨声之中,东边屋中忽然传来几下女子啼哭,声音甚是凄切,虽然大雨淅沥,这几下哭声却听得清清楚楚。

  韦小宝只吓得张口结舌,脸色大变。

  众人面面相觑,都是毛骨悚然。过了片刻,西边屋中又传出女子悲泣之声。刘一舟、敖彪、以及两名汉子齐声叫道:“鬼哭!”

  那老者哼的一声,突然大声说道:“咱们路经贵处,到此避雨,擅闯宝宅,特此谢过。贤主人可肯赐见么?”这番话中气充沛,远远送了出去。过了良久,后面没丝毫动静。

  那老者摇了摇头,大声道:“这里主人既然不愿接见俗客,咱们可不能擅自骚扰。便在厅上避一避雨,一等天明雨停,大伙儿尽快动身。”说着连打手势,命众人不可说话,侧耳倾听,过了良久,不再听到啼哭之声。

  一名汉子低声道:“章三爷,管他是人是鬼,一等天明,一把火,把这鬼屋烧成他妈的一片白地。”那老者摇手道:“咱们要紧事情还没办,不可另生枝节。坐下来歇歇罢!”众人衣衫尽湿,便在厅上生起火来。有人取出个酒葫芦,拔开塞子,递给那老者喝酒。

  那老者喝了几口酒,斜眼向徐天川瞧了半晌,说道:“许老爷子,你们几个是一家人,怎地口音不同?你是京城里的,这几位却是云南人?”

  徐天川笑道:“老爷子好耳音,果然是老江湖。我大妹子嫁在云南。这位是我妹夫。”说着向吴立身一指,又道:“我妹夫、外甥他们都是云南人。我二妹子可又嫁在山西。天南地北的,十几年也难得见一次面。我们这次是上山西探我二妹子去。”他说吴立身是他的妹夫,那是客气话,当时北方风俗,叫人大舅子、小舅子便是骂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