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六回 粉麝余香衔语燕 佩环新鬼泣啼乌(6)


  那老者点了点头,喝了口酒,瞇着眼睛道:“几位从北京来?”徐天川道:“正是。”那老者道:“在道上可见到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太监?”

  此言一出,徐天川等心中都是一凛,幸好那老者只注视着他,而徐天川脸上神色不露,敖彪、沐剑屏脸上变色,旁人却未曾留意。徐天川道:“你说太监?北京城里,老的小的,太监可多得很啊,一出门总撞到几个。”那老者道:“我问你在道上可曾看到,不是说北京城里。”徐天川笑道:“老爷子,你这话可不在行啦。大清的规矩,太监一出京城,就犯死罪。太监们可不像明朝那样威风十足了。现下有那个太监敢出京城一步?”

  那老者“哦”了一声,道:“说不定他改了装呢?”

  徐天川连连摇头,说道:“没这个胆子,没这个胆子!”顿了一顿,问道:“老爷子,你找的是怎么个小太监?等我从山西探了亲,回到京城,也可帮你打听打听。”

  那老者道:“哼哼,多谢你啦,就不知有没那么长的命。”说着闭目不语。

  徐天川心想:“他打听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太监,那不是冲着韦香主吗?这批人既不是天地会,又不是沐王府的,十之八九,没安着善意,可得查问个明白。他不惹过去,我们倒要惹他一惹。”说道:“老爷子,北京城里的小太监,只有一位大大的出名。他大名儿传遍了天下,想来你也听到过,那便是杀了奸臣鳌拜、立了大功的那一位。”那老者睁开眼来,道:“嗯,你说的是小桂子桂公公?”徐天川道:“不是他还有谁呢?这人有胆有勇,武艺高强,实在了不起!”那老者道:“这人相貌怎样?你见过他没有?”

  徐天川道:“哈,这桂公公天天在北京城里蹓跶,北京人没见过他的,只怕没几个。这桂公公又黑又胖,是个胖小子,少说也有十八九啦,说甚么也不信他只十五岁。”

  方怡握着韦小宝的手掌紧了一紧,沐剑屏的手肘在他背心轻轻一撞,都是暗暗好笑。韦小宝本来一直在怕鬼,听那老者问起了自己,心下盘算,将怕鬼的念头便都忘了。

  那老者道:“是么?我听人说的,却是不同。听说这桂公公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孩童,就是狡猾机伶,只怕跟你那个外甥倒有三分相像,哈哈,哈哈!”说着向韦小宝瞧去。

  刘一舟忽道:“听说那小桂子卑鄙无耻,最会使蒙汗药。他杀死鳌拜,便是先用药迷倒的。否则这小贼又胆小,又怕鬼,怎杀得了鳌拜?”向韦小宝笑吟吟的道:“表弟,你说是不是呢?”

  吴立身大怒,反手一掌,向他脸上打去。刘一舟低头避开,右足一弹,已站了起来。吴立身这反手一掌,乃是一招“碧鸡展翅”,刘一舟闪避弹身,使的是招“金马嘶风”,都是“沐家拳”招式。一个打得急,一个避得快,不知不觉间都使出了本门拳法。

  那姓章老者霍地站起,笑道:“好啊,众位乔装改扮得好!”他这一站,手下十几人跟着都跳起身来。那老者喝道:“都拿下了!一个都不能放走。”

  吴立身从怀中抽出短刀,大头向左一摇,砍翻了一名汉子,向右一摇,又一名汉子咽喉中刀倒地。

  那老者双手在腰间摸出一对判官笔,双笔互擦,发出滋滋之声,双笔左点吴立身咽喉,右取徐天川胸口,以一攻二,身手快捷。徐天川向右一冲,左手向一名大汉眼中抓去。那大汉后仰急避,手中单刀已被夺去,腰间一痛,自己的刀已斩入了自己肚子。那边敖彪也已跟人动上了手。刘一舟微一迟疑,解下软鞭,上前厮杀。对方虽然人多,但只那老者和吴立身斗了个旗鼓相当,余下众人都武功平平。

  韦小宝看出便宜,心想:“只要不碰那老甲鱼,其余那些我也可对付对付。”握匕首在手,便欲冲上。方怡一把拉住,说道:“咱们赢定了,不用你帮手。”韦小宝心道:“我知道赢定了,这才上前哪。倘若输定,还不快逃?”

  忽听得滋滋连声,那老者已跳在一旁,两枝判官笔互相磨擦,他手下众人齐往他身后挤去,迅速之极的排成一个方阵。这些人只几个箭步,便各自站定了方位,十余人既不推拥,亦无碰撞,足见平日习练有素,在这件事上着实花过了不少功夫。

  徐天川和吴立身都吃了一惊,退开几步。敖彪奋勇上前,突然间方阵中四刀齐出,二斩其肩,二砍其足,配合得甚是巧妙,中间二杆枪则架开了他砍去的一刀。敖彪“啊”的一声叫,肩头中刀。

  吴立身急叫:“彪儿后退!”敖彪向后跃开。战局在一瞬之间,胜负之势突然逆转。

  徐天川站在韦小宝和二女之前相护,察看对方这阵法如何运用。只见那老者右手举起判官笔,高声叫道:“洪教主万年不老,永享仙福!寿与天齐,寿与天齐!”那十余名汉子一齐举起兵刃,大呼:“洪教主寿与天齐,寿与天齐!”声震屋瓦,状若颠狂。

  徐天川心下骇然,不知他们在捣甚么鬼。韦小宝听了“洪教主”三字,蓦地里记起陶红英惧怕已极的神色与言语,脱口而出:“神龙教!他们是神龙教的!”

  那老者脸上变色,说道:“你也知道神龙教的名头!”高举右手,又呼:“洪教主神通广大。我教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无坚不摧,无敌不破。敌人望风披靡,逃之夭夭。”

  徐天川等听得他们每念一句,心中就是一凛,但觉这些人的行为希奇古怪,从所未有,临敌之际,居然大声念起书来。

  韦小宝叫道:“这些人会念咒,别上了他们当!大伙儿上前杀啊。”

  却听那老者和众人越念越快,已不再是那老者念一句,众人跟一句,而是十余人齐声念诵:“洪教主神通护佑,众弟子勇气百倍,以一当百,以百当万。洪教主神目如电,烛照四方。我弟子杀敌护教,洪教主亲加提拔,升任圣职。我教弟子护教而死,同升天堂!”突然间纵声大呼,疾冲而出。

  吴立身、徐天川等挺兵刃相迎,可是这些人在这顷刻之间,竟然武功大进,钢刀砍来,短枪刺到,都比先前劲力加了数倍,如痴如狂,兵刃乱砍乱杀。不数合间,敖彪和刘一舟已被砍倒,跟着韦小宝、方怡、沐剑屏也都给一一打倒。方怡伤腿,沐剑屏伤臂。韦小宝背心上给戳了一枪,幸好有宝衣护身,这一枪没戳入体内,但来势太沉,立足不定,俯身跌倒。过不多时,吴立身和徐天川也先后受伤。那老者接连出指,点了各人身上要穴。

  众汉子齐呼:“洪教主神通广大,寿与天齐,寿与天齐!”呼喊完毕,突然一齐坐倒,各人额头汗水有如泉涌,呼呼喘气,显得疲累不堪。这一战不到一盏茶时分便分胜败,这些人却如激斗了好几个时辰一般。

  韦小宝心中连珠价叫苦,寻思:“这些人原来都会妖法!无怪陶姑姑一提到神龙教,便吓得甚么似的,果然是神通广大。”

  那老者坐在椅上闭目养神,过了好一会才站起身来,抹去了额头汗水,在大厅上走来走去,又过了好一会,他手下众人纷纷站起。

  那老者向着徐天川等道:“你们一起跟着我念!听好了,我念一句,你们跟一句。洪教主神通广大,寿与天齐!”

  徐天川骂道:“邪魔左道,装神弄鬼,要老子跟着捣鬼,做你娘的清秋大梦!”那老者提起判官笔,在他额头一击,冬的一声,鲜血长流。徐天川骂道:“狗贼,妖人!”

  那老者问吴立身道:“你念不念?”吴立身未答先摇头。那老者提起判官笔,也在他额头一击,再问敖彪时,敖彪骂道:“你奶奶的寿与狗齐!”那老者大怒,判官笔击下时用力甚重,敖彪立时晕去。吴立身喝道:“彪儿好汉子!你们这些只会搞妖法的家伙,他妈的,有种就把我们都杀了。”

  那老者举起判官笔,向刘一舟道:“你念不念?”刘一舟道:“我……我……我……”那老者道:“你说:洪教主神通广大,寿与天齐!”刘一舟道:“洪教主……洪教主……”那老者将判官笔的尖端在他额头轻轻一戳,喝道:“快念!”刘一舟道:“是,是!洪教主……洪教主寿与天齐!”

  那老者哈哈大笑,说道:“毕竟识时务的便宜,你这小子少受了皮肉之苦。”走到韦小宝面前,喝道:“小鬼头,你跟着我念。”韦小宝道:“用不着你念。”那老者怒道:“甚么?”举起了判官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