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六回 粉麝余香衔语燕 佩环新鬼泣啼乌(7)


  韦小宝大声念道:“韦教主神通广大,寿与天齐,永享仙福。韦教主战无不胜,胜无不战,韦教主攻无不克,克无不攻。韦教主提拔你们大家,大家同升天堂……”他把韦教主这个“韦”字说得含含糊糊,只是鼻孔中这么一哼,那老者却那知他弄鬼,只道他说的是“洪教主”,听他这么一连串的念了出来,哈哈大笑,赞道:“这小孩儿倒挺乖巧。”

  他走到方怡身前,摸了摸她下巴,道:“唔,小妞儿相貌不错,乖乖跟我念罢。”方怡将头一扭,道:“不念!”那老者举起判官笔欲待击下,烛光下见到她娇美的面庞,心有不忍,将笔尖对准了她面颊,大声道:“你念不念?你再说一句‘不念’,我便在你脸蛋上连划三笔。”方怡倔强不念,但“不念”二字,却也不敢出口。老者道:“到底念不念?”

  韦小宝道:“我代她念罢,包管比她自己念的还要好听。”

  那老者道:“谁要你代?”提起判官笔,在方怡肩头一击。方怡痛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忽有一人笑道:“章三爷,这妞儿倘若不念,咱们便剥她衣衫。”余人齐叫:“妙极,妙极!这主意不错。”

  刘一舟忽道:“你们干么欺侮这姑娘?你们要找的那小太监,我就知道在那里。”那老者忙问:“你知道?在那里?快说,快说!”刘一舟道:“你答应不再难为这姑娘,我便跟你说,否则你就杀了我,也是不说。”方怡尖声道:“师哥,不用你管我。”那老者笑道:“好,我答应你不难为这姑娘。”刘一舟道:“你说话可要算数。”那老者道:“我姓章的说过的话,自然算数。那小太监,就是擒杀鳌拜、皇帝十分宠幸的小桂子,你当真知道他在那里?”

  刘一舟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那老者跳起身来,指着韦小宝,道:“就……就……是他?”脸上一副惊喜交集之色。

  方怡道:“凭他这样个孩子,怎杀得了鳌拜?你莫听他胡说八道。”

  刘一舟道:“是啊,若不是使蒙汗药,怎杀得了满洲第一勇士鳌拜?”

  那老者将信将疑,问韦小宝道:“鳌拜是不是你杀的?”韦小宝道:“是我杀的,便怎样?不是我杀的,又怎样?”那老者骂道:“你奶奶的,我瞧你这小鬼头就是有点儿邪门。身上搜一搜再说。”

  当下便有两名汉子过来,解开韦小宝背上的包袱,将其中物事一件件放在桌上。

  那老者见到珠翠金玉诸种宝物,说道:“这当然是皇宫里的物事,咦……这是甚么?”拿起一迭厚厚的银票,见每张不是五百两,便是一千两,总共不下数十万两,不由得呆了,道:“果然不错,果然不错,你……你便是小桂子。带他到那边厢房去细细查问。”

  方怡急道:“你们……你们别难为他。”沐剑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一名汉子抓住韦小宝后领,两人捧起了桌上诸种物事,另一人持烛台前导,走进后院东边厢房。那老者挥手道:“你们都出去!”四名汉子出房,带上了房门。

  ***

  那老者喜形于色,不住搓手,在房中走来走去,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小桂子公公,今日跟你在这里相会,当真是三生有幸。”

  韦小宝笑道:“在下跟你老爷子在这里相会,那是六生有幸,九生有幸。”他想东西都给他搜了出来,抵赖再也无用,只好随机应变,且看混不混得过去。

  那老者一怔,说道:“甚么六生有幸,九生有幸?桂公公,你大驾这是去五台山清凉寺罢?”

  韦小宝不由得一惊:“老王八甚么都知道了,那可不容易对付。”笑吟吟的道:“尊驾武功既高,念咒的本事又胜过了茅山道士。你们神龙教名扬天下,果然有些道理。在下闻名已久,今日亲眼目睹,佩服之至。”随口把话头岔开,不去理会他的问话。

  那老者问道:“神龙教的名头,你从那里听来的?”

  韦小宝信口开河:“我是从平西王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那里听来的。他奉了父亲之命,到北京朝贡,他手下有个好汉,名叫杨溢之,又有许多辽东金顶门的高手。他们商量着要去剿灭神龙教,说道神龙教有位洪教主,神通广大,手下能人极多。他教下有人在镶蓝旗旗主那里办事,得了一部《四十二章经》,那可厉害得很了。”他精通说谎的诀窍,知道不用句句都是假,九句真话中夹一句假话,骗人就容易得多。

  那老者越听越奇,吴应熊、杨溢之这两人的名头,他是听见过的。他教中一位重要人物在镶蓝旗旗主手下任职,那是教中的机密大事,他自己也是直到一个多月之前,才在无意之间得知,隐隐约约又曾听到过《四十二章经》这么一部经书,但其中底细,却全然不晓,忙问:“平西王府跟我们神龙教无怨无仇,干么要来惹事生非?说到‘剿灭’二字,当真是不知死活了。”

  韦小宝道:“吴应熊他们说,平西王府跟神龙教自然无怨无仇,说到洪教主的本事,大家还是很佩服的。不过神龙教既然得了《四十二章经》,这是至宝奇书,却非夺不可。贵教不是还有个胖胖的女子,叫做柳燕柳大姐的,到了皇宫中吗?”

  那老者奇道:“咦,你怎么又知道了?”

  韦小宝口中胡说八道,只要跟神龙教拉得上半点关系的,就都说了出来,心中却是飞快转着念头,说道:“这位柳大姐,跟我交情可挺不错。有一次她得罪了太后,太后要杀她,幸亏我出力相救,将她藏在床底下。太后在宫里到处找不到她。这位胖大姐感激我的救命之恩,劝我加入神龙教,说道洪教主喜欢我这种小孩子,将来一定有大大的好处给我。”

  那老者“嗯”了一声,益发信了,又问:“太后为甚么要杀柳燕?她们……她们不是很好的么?”

  韦小宝道:“是啊,她们俩本来是师姐师妹。太后为甚么要杀柳大姐呢?柳大姐说,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她跟我说了,我答应过她决不泄漏的,所以这件事不能跟你说了。总而言之,太后的慈宁宫中,最近来了一个男扮女装的假宫女,这人头顶是秃的……”

  那老者脱口而出:“邓炳春?邓大哥入宫之事,你也知道了?”

  韦小宝原不知那假宫女叫做邓炳春,但脸上神色,却满是一副无所不知的模样,微微一笑,说道:“章三爷,这件事可机密得很,你千万不能在人前泄漏了,否则大祸临头,你跟我说倒不要紧,如有第三人在此,就算是你最亲信的手下人,你也万万说不得。要是机关败露,洪教主一生气,只怕连你也要担个大大的不是。”

  他在皇宫中住得久了,知道泄漏机密乃是朝廷和宫中的大忌,重则抄家杀头,轻则永无进身的机会,因此人人都是神神秘秘,鬼鬼祟祟,显得高深莫测,表面上却又装得本人甚么都知道、不过不便跟你说而已。他将这番伎俩用在那姓章老者身上,果然立竿见影,当场见效。江湖上帮会教派之中,上级统御部属,所用方法与朝廷亦无二致,所分别者只不过在精粗隐显。

  这几句话只听得那老者暗暗惊惧,心想:“我怎地如此粗心,竟将这种事也对这小孩说了?这小孩可留他不得,大事一了,非杀了灭口不可。”不由得神色尴尬,勉强笑了笑,问道:“你跟我们邓师兄说了些甚么?”

  韦小宝道:“我跟邓师兄的说话,还有他要我去禀告洪教主的话,日后见到教主之时,我自然详细禀明。”

  那老者道:“是,是!”给他这么装腔作势的一吓,可真不知眼前这小孩是甚么来头,当下和颜悦色的道:“小兄弟,你去五台山,自然是去跟瑞栋瑞副总管相会了?”

  韦小宝心想:“他知道我去五台山,又知道瑞栋的事,这个讯息,定是从老婊子那里传出的。老婊子叫那秃头假宫女作师兄,这秃头是神龙教的重要人物,原来老婊子跟神龙教勾勾搭搭。老子落在他们手中,当真是九死一生,十八死半生。”脸上假作惊异,道:“咦,章三爷,你消息倒真灵通,连瑞副总管的事也知道。”

  那老者微笑道:“比瑞副总管来头大上万倍之人,我也知道。”韦小宝心下暗暗叫苦:“糟糕,糟糕!老婊子甚么事都说了出来,除了顺治皇帝,还有那一个比瑞栋的来头大上万倍?”那老者道:“小兄弟,你甚么也不用瞒我。你上五台山去,是奉命差遣呢,还是自己去的?”

  韦小宝道:“我在宫里当太监,若不是奉命差遣,怎敢擅自离京?难道嫌命长么?”那老者道:“如此说来,是皇上差你去的了?”韦小宝神色大为惊奇,道:“皇上?你说是皇上?哈哈,这一下你消息可不灵了。皇上怎么知道五台山的事?”那老者道:“不是皇上,又是谁派你去的?”韦小宝道:“你倒猜猜看。”那老者道:“莫非是太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