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六回 粉麝余香衔语燕 佩环新鬼泣啼乌(8)


  韦小宝笑道:“章三爷果然了得,一猜便着。宫中知道五台山这件事的,只有两个人,一个鬼。”那老者道:“两个人,一个鬼?”韦小宝道:“正是。两个人,一个是太后,一个是在下。那个鬼,便是海大富海老公了。他是给太后用‘化骨绵掌’杀死的。”

  那老者脸上肌肉跳了几跳,道:“化骨绵掌,化骨绵掌。原来是太后差你去的,太后差你去干甚么?”韦小宝微微一笑,道:“太后跟你是自己人,你不妨问她老人家去。”

  这句话倘若一进房便说,那老者多半一个耳光就打了过去,但听了韦小宝一番说话后,心下惊疑不定,自言自语:“嗯,太后差你上五台山去。”

  韦小宝道:“太后说道:这件事情,已经派人禀告了洪教主,洪教主十分赞成。太后吩咐我好好的办,事成之后,太后固有重赏,洪教主也会给我极大的好处。”他不住将“洪教主”三字搬出来,心想眼前这老头对洪教主害怕之极,只消说得洪教主对自己十分看重,他便不敢加害。

  他这么虚张声势,那老者虽然将信将疑,却也是宁可信其是,不敢信其非,问道:“外面那六个人,都是你的部属随从了?”韦小宝道:“他们都是宫里的,两个姑娘是太后身边的宫女,四个男的是御前侍卫,太后差他们出来跟我办事。他们可不知道神龙教的名头。这等机密大事,太后也不会跟他们说……”他说到这里,只见那老者脸露冷笑,心知不妙,问道:“怎么啦?你不信么?”那老者冷笑道:“云南沐家的人忠于前明,怎会到宫里去做御前侍卫?你扯谎可也得有个谱儿。”

  韦小宝哈哈大笑。那老者愕然道:“你笑甚么?”他那知韦小宝说谎给人抓住,难以自圆其说之时,往往大笑一场,令对方觉得定是自己的说话大错特错,十分幼稚可笑,心下先自虚了,那么继续圆谎之时,对方便不敢过分追逼。韦小宝又笑了几声,说道:“沐王府的人最恨的,可不是太后和皇上。只怕你是不知道的了。”那老者道:“我怎么不知?沐王府最恨的自然是吴三桂。”

  韦小宝假作惊异,说道:“了不起,章三爷,有你的。我跟你说,沐王府的人所以跟太后当差,为的是要搞得吴三桂满门抄斩,平西王府鸡犬不留。别说皇宫里有沐王府的人,连平西王府中,何尝没有?只不过这是十分机密之事,我跟你是自己人,说了不打紧,你可不能泄漏出去。”

  那老者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但他心中毕竟还只信了三成,寻思:“我去问问外面几人,且看他们的口供合不合。问那小姑娘最好,小孩子易说真话。”当下转过身来,推门出外。

  韦小宝大惊,叫道:“喂,喂,你到那里去?这是鬼屋哪,你……你怎么留着我一个人在这里?”那老者道:“我马上回来。”反手关上了门,快步走向大厅。

  韦小宝满手都是冷汗。烛火一闪一晃,白墙上的影子不住颤动,似乎每一个影子都是个鬼怪,四下里更无半点声息。突然之间,外面传来一人大声呼叫:“你们都到那里去了?”正是那老者的声音。韦小宝听他呼声中充满了惊惶,自己本已害怕之极,这一下吓得几欲晕去,叫道:“他……他们都……都不见了么?”

  只听那老者又大声叫道:“你们在那里?你们去了那里?”两声呼过,便寂然无声。过了一会,听得一人自前向后急速奔去,听得一扇扇门被踢开之声,又听得那人奔将过来,冲进房中。韦小宝尖声呼叫,只见那老者脸无人色,双目睁得大大地,喘息道:“他……他们都……都不见了。”

  韦小宝道:“给……给恶鬼捉去了。咱们……咱们快逃!”

  那老者道:“那有此事?”左手扶桌,那桌子格格颤动,可见他心中也是颇为惊惶。他转身走到门口,张口又呼:“你们在那里?你们在那里?”呼罢侧耳倾听,静夜之中又听到了几下女子哭泣之声。他一时没了主意,在门口站立片刻,退了几步,将门关了,随手提起门闩,闩上了门,但见韦小宝一对圆圆的小眼中流露着恐惧的神情。

  韦小宝目不转睛的瞧着他,见他咬紧牙齿,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大雨本已停了片刻,突然之间,又是一阵阵急雨洒到屋顶,刷刷作响。

  那老者“啊”的一声,跳了起来,过了片刻,才道:“是……下……下雨。”

  忽然大厅中传来一个女子细微的声音:“章老三,你出来!”这女子声音虽不苍老,但亦非娇嫩,决不是方怡或沐剑屏,声音中还带着三分凄厉。

  韦小宝低声道:“女鬼!”那老者大声道:“谁在叫我?”外面无人回答,除了淅沥雨声之外,更无其他声息。那老者和韦小宝面面相觑,两人都是周身寒毛直竖。

  过了好一会,那女人声音又叫起来:“章老三,你出来!”

  那老者鼓起勇气,左足踢出,砰的一声,踢得房门向外飞开,一根门闩兀自横在门框之上。他右掌劈出,喀的一声,门闩从中断截,身子跟着窜出。韦小宝急道:“别出去!”那老者已奔向大厅。

  ***

  那老者一奔出,就此无声无息,既不闻叱骂打斗之声,连脚步声也听不到了。一阵冷风从门外卷进,带着不少急雨,都打在韦小宝身上。他打个冷战,想张口呼叫,却又不敢。突然间砰的一声,房门给风吹得合了转来,随即又向外弹出。

  这座鬼屋之中,就只剩下了韦小宝一人,当然还有不少恶鬼,随时随刻都能进房来扠死他。幸他等了许久,恶鬼始终没进来。韦小宝自己安慰:“对了!恶鬼只害大人,决不害小孩。或许他们吃了许多人,已经吃饱了。一等天亮,那就好了!”

  突然间又是一阵冷风吹进,烛火一暗而灭。韦小宝大叫一声,觉得房中已多了一鬼。

  他知道那鬼便站在自己面前,虽然暗中瞧不见,可是清清楚楚的觉得那鬼便在那里。

  韦小宝结结巴巴的道:“喂,喂,你不用害我,我……我也是鬼,咱们是自己人!不,不……咱们大家都是鬼,都是自己鬼,你……你害我也没用。”

  那鬼冷冷的道:“你不必害怕,我不会害你。”是个女鬼的声音。

  韦小宝听了这十个字,精神为之一振,道:“你说过不害我,就不能害我。大丈夫言出如山,再害我就不对了。”那鬼冷冷的道:“我不是鬼,也不是大丈夫。我问你,朝中做大官的那个鳌拜,真是你杀的么?”

  韦小宝道:“你当真不是鬼?你是鳌拜的仇人,还是朋友?”

  他问了这句话后,对方一言不发。韦小宝一时拿不定主意,对方如是鳌拜的仇人或“仇鬼”,直认其事自然甚妙,但如是鳌拜的亲人或“亲鬼”,自己认了岂不糟糕之极?突然之间,赌徒性子发作,心想:“是大是小,总得押上一宝。押得对,她当我是大老爷。押得不对,连性命也输光便是!”大声说道:“他妈的,鳌拜是老子杀的,你要怎样?老子一刀从他背心戳了进去,他就一命见阎王去了。你要报仇,尽管动手,老子皱一皱眉头,不算英雄好汉。”

  那女子冷冷的问道:“你为甚么要杀鳌拜?”

  韦小宝心想:“你如是鳌拜的朋友,我就把事情推在皇帝身上,一般无用,你也决计不会饶我。我这一宝既然押了,老子输要输得干净,赢也赢个十足。”大声道:“鳌拜害死了天下无数好百姓,老子年纪虽小,却也是气在心里。偏巧他得罪皇帝,我就乘机把他杀了。大丈夫一身做事一身当。我跟你说,就算鳌拜这狗贼不得罪皇帝,我也要找机会暗中下手,给天下受苦受难的百姓报仇雪恨。”这句话是从天地会青木堂那些人嘴里学来的。其实他杀鳌拜,只是奉了康熙之命,跟“为天下百姓报仇雪恨”云云,可沾不上半点边儿。

  他说了这番话后,面前那女人默然不语,韦小宝心中怦怦乱跳,可不知这一宝押对了还是错了。过了好一会,始觉微微风响,这女人还不知是否女鬼已飘然出房。

  韦小宝身子摇了几下,但穴道被点,动弹不得,心道:“他妈的,骰子是摇了,却不揭盅,可不是大大的吊人胃口?”

  先前他一时冲动,心想大赌一场,输赢都不在乎,但此刻静了下来,越想越觉刚才跟自己说话的是鬼而不是人。她是女鬼,鳌拜是男鬼,两个鬼多半有点儿不三不四,他们俩才是“自己鬼”,跟我韦小宝是“对头鬼”,这可大大的不对头了。

  两扇门被风吹得砰嘭作响,身上衣衫未干,冷风一阵阵刮来,忍不住发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