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七回 法门猛叩无方便 疑网重开有譬如(7)


  心溪笑道:“两位休得伤了和气。依老衲之见,那小喇嘛是不是藏在清凉寺内,口说无凭,眼见是实。就由皇甫居士和贫僧作个见证,大伙儿在清凉寺各处随喜一番,见佛拜佛,遇僧点头,每一处地方、每一位和尚都见过了,倘若仍然找不到那小喇嘛,不是甚么事都没有了?”说来说去,还是要在清凉寺中搜查。

  澄光脸上闪过一阵不愉之色,说道:“这几位喇嘛爷打从西藏来,不明白我们汉人的规矩,那也怪不得。心溪大师德高望重,怎地也说这等话?这个小喇嘛倘若真是在五台山上走失的,一座座寺院搜查过去,只怕得从佛光寺开头。”

  心溪嘻嘻一笑,说道:“在清凉寺瞧过之后,倘若仍然找不到人,这几位大喇嘛愿意到佛光寺瞧瞧,那是欢迎之至,欢迎之至。”

  巴颜道:“有人亲眼见到,这小家伙确是在清凉寺之中,我们才来查问,否则的话,也不敢……也不敢如此……如此昧冒。”他将“冒昧”二字又颠倒着说了。澄光道:“不知是何人见到?”巴颜向皇甫阁一指,道:“是这位皇甫先生见到的,他是大大有名之人,决计不会说谎。”

  韦小宝心想:“你们明明是一伙人,如何作得见证。”忍不住问道:“那个小喇嘛有多大年纪?”

  巴颜、心溪、皇甫阁等众人一直没理会站在一旁的这两个小孩,忽听他相问,眼光都向他望去,见他衣饰华贵,帽镶美玉,襟钉明珠,是个豪富之家的公子,身畔那小小书僮也是穿绸着缎。心溪笑道:“那小喇嘛,跟公子是差不多年纪罢。”

  韦小宝转头道:“那就是了,刚才我们不是明明见到这小喇嘛么?他走进了一座大庙。这庙前写得有字,不错,写的是‘佛光寺’三个大字。这小喇嘛是进了佛光寺啦。”

  他这么一说,巴颜等人登时脸上变色,澄光却暗暗欢喜。巴颜大声道:“胡说八道,胡说九道!”他以为多上一道,那是更加荒谬了。韦小宝笑道:“胡说十道,胡说十一道,十二道,十三道!”

  巴颜怒不可遏,伸手便往韦小宝胸口抓来。澄光右手微抬,大袖上一股劲风,向巴颜肘底扑去。巴颜左手探出,五指犹如鸡爪,抓向他衣袖。澄光手臂回缩,衣袖倒卷,这一抓就没抓到。巴颜叫道:“你窝藏了我们活佛座下小喇嘛,还想动手杀人吗?反了,反了!”

  皇甫阁朗声道:“大家有话好说,不可动粗。”他这“粗”字方停,庙外忽有大群人齐声叫道:“皇甫先生有令:大家有话好说,不可动粗。”听这声音,当有数百人之众,竟是将清凉寺团团围住了。这群人听得皇甫阁这么朗声一说,就即齐声呼应,显是意示威慑。饶是澄光方丈养气功夫甚深,乍闻这突如其来的一阵呼喝,方寸间也不由得大大一震。

  皇甫阁笑吟吟的道:“澄光方丈,你是武林中人的前辈高人,在这里韬光养晦,大家都是很景仰的。这位巴颜大喇嘛要在宝剎各处随喜,你就让他瞧瞧罢。大和尚行得正,踏得正,光风霁月,清凉寺中又没甚么见不得人的事,大家何必失了武林中的和气?”

  澄光暗暗着急,他本人武功虽高,在清凉寺中却只坐禅说法,并未传授武功,清凉寺五十多名僧人,极少有几人是会武功的,刚才和巴颜交手这一招,察觉他左手这一抓的“鸡爪功”着实厉害,再听这皇甫阁适才朗声说这一句话,内力深厚,也是非同小可,不用寺外数百人帮手,单是眼前这两名高手,就已不易抵挡了。

  皇甫阁见他沉吟不语,笑道:“就算清凉寺中真有几位美貌娘子,让大伙儿瞻仰瞻仰,那也是眼福不浅哪。”这两句话极是轻薄,对澄光已不留半点情面。

  心溪笑道:“方丈师兄,既是如此,就让这位大喇嘛到处瞧瞧罢。”说时嘴巴一努。

  巴颜当先大踏步向后殿走去。

  澄光心想对方有备而来,就算阻得住巴颜和皇甫阁,也决阻不住他们带来的那伙人,混战一起,清凉寺要遭大劫,霎时间心乱如麻,长叹一声,眼睁睁的瞧着巴颜等数十人走向后殿,只得跟在后面。

  巴颜和心溪、皇甫阁三人低声商议,他们手下数十人已一间间殿堂、僧房搜了下去。清凉寺众僧见方丈未有号令,一个个只有怒目而视,并未阻拦。韦小宝和双儿跟在澄光方丈之后,见他僧袍大袖不住颤动,显是心中恼怒已极。

  忽听得西边僧房中有人大声叫道:“是他吗?”

  皇甫阁抢步过去,两名汉子已揪了一个中年僧人出来。这和尚四十岁左右年纪,相貌清癯,说道:“你抓住我干甚么?”皇甫阁摇了摇头,那两名汉子笑道:“得罪!”放开了那名和尚。韦小宝心下雪亮,这些人是来找顺治皇帝,那是更无疑问了。

  澄光冷笑道:“本寺这和尚,是活佛座下的小喇嘛么?”皇甫阁不答,见手下人又揪了一个中年和尚出来,他细看此僧相貌,摇了摇头。韦小宝心道:“原来你认得顺治皇帝。”又想:“如此搜下去,定会将顺治皇帝找出来,他是小皇帝的父亲,我可得设法保护。”但对方人多势众,如何保护,却一点法子也想不出来。

  数十人搜到东北方一座小僧院前,见院门紧闭,叫道:“开门,开门!”

  澄光道:“这是本寺一位高僧坐关之所,已历七年,众位不可坏了他的清修。”

  心溪笑道:“这是外人入内,并不是坐关的和尚熬不住而自行开关,打甚么紧?”

  一名身材高大的喇嘛叫道:“干么不开门?多半是在这里了!”飞脚往门上踢去。

  澄光身影微晃,已挡在他身前。那喇嘛收势不及,右脚踢出,正中澄光小腹,喀喇一声响,那喇嘛腿骨折断,向后跌出。巴颜哇哇怪叫,左手上伸,右手反捞,都成鸡爪之势,向澄光抓来。澄光挡在门口,呼呼两掌,将巴颜逼开。

  皇甫阁叫道:“好‘般若掌’!”左手食指点出,一股劲风向澄光面门刺来,澄光向左闪开,拍的一声,劲风撞上木门。澄光使开般若掌,凝神接战。

  巴颜和皇甫阁分从左右进击。澄光招数甚慢,一掌一掌的拍出,似乎无甚力量,但风声隐隐,显然劲道又颇凌厉。巴颜和皇甫阁的手下数十人呐喊吆喝,为二人助威。巴颜抢攻数次,都给澄光的掌力逼了回来。

  巴颜焦躁起来,快速抢攻,突然间闷哼一声,左手一扬,数十茎白须飘落,却是抓下了澄光一把胡子,但他右肩也受了一掌,初时还不觉怎样,渐渐的右臂越来越重,右手难以提高。他猛地怒吼,向侧闪开,四名喇嘛手提钢刀,向澄光冲过去。

  澄光飞脚踢翻二人,左掌拍出,印在第三名喇嘛胸口。那喇嘛“啊”的一声大叫,向上跳起。便在这时,第四名喇嘛的钢刀也已砍至。澄光衣袖拂起,卷向他手腕。只见巴颜双手一上一下,扑将过来。澄光向右避让,突觉劲风袭体,暗叫:“不好!”顺手一掌拍出,但觉右颊奇痛,已被皇甫阁戳中了一指。这一掌虽击中了皇甫阁下臂,却未能击断他臂骨。

  双儿见澄光满颊鲜血,低声道:“要不要帮他?”

  韦小宝道:“等一等。”他旨在见到顺治皇帝,倘若双儿出手将众人赶走,老皇帝还是见不到,何况对方人多势众,有刀有枪,双儿一个小小女孩,又怎打得过这许多大汉?

  清凉寺僧众见方丈受困,纷纷拿起棍棒火叉,上来助战。但这些和尚不会武功,一上来便给打得头破血流。澄光叫道:“大家不可动手!”

  巴颜怒吼:“大家放手杀人好了!”众喇嘛下手更不容情,顷刻间有四名清凉寺的和尚被砍得身首异处。余下众僧见敌人行凶杀人,都站得远远地叫唤,不敢过来。

  澄光微一疏神,又中了皇甫阁的一指,这一指戳在他右胸。皇甫阁笑道:“少林派的般若掌也不过如此。大和尚还不投降么?”澄光道:“阿弥陀佛,施主罪业不小。”

  蓦地里两名喇嘛挥刀着地滚来,斩他双足。澄光提足踢出,胸口一阵剧痛,眼前发黑,这一脚踢到中途便踢不出去,迷迷糊糊间左掌向下抹,正好抹中在两名喇嘛头顶,两人登时昏晕过去。巴颜骂道:“死秃驴!”双手疾挺,十根手指都抓上了澄光左腿。澄光再也支持不住,倒下地来。皇甫阁接连数指,点了澄光的穴道。

  巴颜哈哈大笑,右足踢向木门,喀喇一声,那门直飞了进去。巴颜笑道:“快出来罢,让大家瞧瞧是怎么一副模样。”

  僧房中黑黝黝地,寂无声息。

  巴颜道:“把人给我揪出来。”两名喇嘛齐声答应,抢了进去。

  【注:本回回目一联是佛家语。“方便”是“权宜方法”之意。释迦牟尼说法,以闻者不解,多用“譬如”开导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