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八回 金刚宝杵卫帝释 雕篆石碣敲头陀(8)


  再奔得一会,胖头陀提着韦小宝,向正南的一座高峰疾驰而上。十八少林僧排成一线,自后紧追。双儿奔到峰脚,已是气喘吁吁,仰头见山峰甚高,心想这恶头陀将相公捉到山峰顶上,万一失足,摔将下来,恶头陀未必会摔死,相公那里还有命?正惶急间,忽听得隆隆声响,一块块大石从山道上滚了下来,十八少林僧左纵右跃,不住闪避。原来胖头陀上峰之时,不断踢动路边岩石,滚下阻敌。十八少林僧怎能让岩石砸伤?可是跟他相距,却更加远了。澄光方丈和皇甫阁动手时胸口受伤,内力有损,又落在十七僧之后。

  双儿提气上峰,叫道:“方丈大师,方丈大师!”澄光回过头来,站定了等她,见她奔得上气不接下气,神色惊惶,安慰她道:“别怕!他不会害你公子的。”怕她急奔受伤,拉住她手,缓缓上山。双儿心中稍慰,问道:“方丈,他……他会不会伤害相公?”澄光道:“不会的。”他话是这么说,可是眼见胖头陀如此凶狠,又怎能断定?

  这山峰是五台山的南台,幸好山道曲折,转了几个弯,胖头陀踢下的石块便已砸不到人了。待得双儿随着澄光走上南台顶,只见十七名少林僧团团围住了一座庙宇,胖头陀和韦小宝自然是在庙内。

  五台山共有五座高峰,峰顶各有一庙。五台山是佛教中文殊菩萨演教之场,峰顶每座庙中所供文殊名号不同,以文殊菩萨神通广大,以不同世法现身。东台望海峰,建望海寺,供聪明文殊;北台业斗峰,建灵应寺,供无垢文殊;中台翠岩峰,建演教寺,供儒童文殊;西台挂月峰,建法雷寺,供狮子文殊;南台锦绣峰,建普济寺,供智慧文殊。众人所登的山峰便是锦绣峰,那座庙便是普济寺。

  双儿叫了几声:“相公,相公!”不闻应声,拔足便奔进寺去。

  双儿直冲进殿,只见胖头陀站在大雄宝殿滴水檐口,右手仍是抓着韦小宝。双儿扑将过去,叫道:“相公,恶和尚没伤了你吗?”韦小宝道:“你别急,他不敢伤我的。”胖头陀怒道:“我为甚么不敢伤你?”韦小宝笑道:“你如动了我一根寒毛,少林十八罗汉捉住了你,将你回复原状,再变成又矮又胖,那你可糟了。”

  胖头陀脸色大变,颤声道:“甚么回复原状?你……你……怎么知道?”

  其实韦小宝一无所知,只见他身形奇高极瘦,名字却叫作“胖头陀”,随口乱说,不料误打误撞,竟似乎说中了他的心病。韦小宝鉴貌辨色,听他语音中含有惊惧之情,当即嘿嘿冷笑,道:“我自然知道。”胖头陀道:“谅他们也没这本事。”

  突然之间,胖头陀右足飞出,砰的一声巨响,将阶前一个石鼓踢了起来,直撞上照壁,石屑纷飞,问双儿道:“你来作甚么?活得不耐烦了?”双儿道:“我跟相公同生共死,你如伤了他半分,我跟你拚命。”胖头陀怒道:“他妈的,这小鬼头有甚么好?你这女娃娃倒对他有情有义?”双儿脸上一红,答不出来,道:“相公是好人,你是坏人。”

  只听得外面十八名少林僧齐声口宣佛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胖尊者,请你把小施主放了,将经书还了他罢!你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英雄好汉,为难一个小孩子,岂不贻笑天下?”

  胖头陀怒吼:“你们再啰唆不停,老子可要不客气了。大家一拍两散,老子杀了这小孩儿,毁了经书,瞧你们有甚么法子。”

  澄心道:“胖尊者,你要怎样才肯放人还经?”胖头陀道:“放人倒也可以,经书可无论如何不能交还。”寺外众僧寂然无声。

  胖头陀四顾殿中情状,筹思脱身之计。突然间灰影闪动,十八名少林僧窜进殿来。五名少林僧贴着左壁绕到他身后,五名少林僧沿右壁绕到他身后,顷刻之间,又成包围之势。

  胖头陀怒道:“有种的就单打独斗,一个个来试试老子手段,你们就是车轮大战,老子也不放在心上。”

  澄光合十道:“请恕老衲无礼,我们可要一拥齐上了。”

  胖头陀提起左足,轻轻踏在韦小宝头上,嘿嘿冷笑。

  韦小宝闻到他鞋底的烂泥气息,又惊又怒,他这只臭脚在自己头上一搁,脑子竟也似胡涂了,一时无计可施,眼珠乱转,要在殿上找些甚么惹眼之物,胡说八道一番,引开胖头陀的目光,只消他稍一疏神,少林僧便有相救之机。可是他脑袋给踏在脚下,只看得到向外的一面,但见院子里有只大石龟,背上竖着一块大石碣。

  韦小宝道:“胖尊者,你爹爹老是爬在院子里,背上压着几万斤的大石头,那不太辛苦吗?你也不救他一救,也真不孝。”胖头陀怒道:“甚么我爹爹爬在院子里,满嘴胡说。”韦小宝道:“那《四十二章经》共有八部,你只拿得到一部,得不到其余七部,单是一部经书,又有甚么用?”胖头陀急问:“另外七部在那里?你知不知道?”韦小宝道:“我自然知道。”胖头陀道:“在那里?快说,你如不说,我一脚踏碎了你的脑袋。”韦小宝道:“我本来不知,刚才方知。”胖头陀奇道:“刚才方知,那是甚么意思?”

  韦小宝伸长脖子,瞧着石碣。那石碣上刻满弯弯曲曲的篆文,韦小宝自然不识,他却假装诵读碑文,缓缓的道:“《四十二章经》,共分八部,第一部藏在河南省甚么山甚么寺之中。那几个字我不认识。”胖头陀问道:“甚么字?”见他目光凝视院子中的石碣,奇道:“这块石头上刻明白了?”

  韦小宝不理,作凝神读碑之状,道:“第二部藏在山西省甚么山的甚么尼姑庵中,胖老兄,这几个字我不认得,字又刻得模糊,你文武全才,自己去瞧个明白。”

  胖头陀信以为真,俯身提起韦小宝,走到殿门口,细看石碣,碣上所刻的篆文,说是文字,自己可一字不识,但说不是文字,又刻在石碣上作甚?只听韦小宝继续念道:“第三部在四川甚么山?这字我又不识了。”胖头陀早就听人说过,《四十二章经》共有八部,必须八部齐得,方有莫大效用,至于藏在何处,他更一无所知,听韦小宝这么说,已无半分怀疑,当即松脚,拉了他起来,问道:“第四部藏在那里?”

  韦小宝瞇着眼凝望石碣,脑袋先向左侧,又向右侧,摇了摇头,道:“我看不清楚。”胖头陀提起他身子,向石碣跨了三步,相距已近,满脸都是询问之色。韦小宝道:“我头上痒得很。”胖头陀道:“甚么?”韦小宝道:“这庙里有跳蚤,在我头发里咬我,胖老兄,你给我捉了出来。头皮痒得厉害,眼睛就瞧不清楚。”胖头陀除下他帽子,伸出一只巨掌,五根棒槌般的大手指在他发中搔了几下,道:“好些了吗?”韦小宝道:“不行,那跳蚤咬我左边头皮,你却搔右边,越搔越痒。”胖头陀便去搔他左边头皮,韦小宝道:“啊哟,跳蚤跳到我头颈里了,你瞧见么?”

  胖头陀明知他是在作怪,仍是放松了他手腕,只左手轻轻按住他肩头,防他逃脱,道:“你自己搔罢!”韦小宝道:“啊哟,这他奶奶的跳蚤好厉害,定是三年没吃人血了,本来矮矮胖胖的,现在饿得又瘦又瘪,拚命来给老子为难。”说着左手伸入衣领,用力搔痒。胖头陀知他绕个弯儿,又来骂自己是跳蚤,只装作不知,问道:“第四部经书藏在那里?”韦小宝道:“嗯,第四部经书,藏于甚么山少……少林寺的达……达甚么院啊?”胖头陀吃了一惊,道:“藏在少林寺的达摩院?”

  韦小宝见他对十八少林僧十分忌惮,而这些少林僧又说是达摩院的,便故意出个难题,作弄他一下,料想他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到少林寺达摩院去盗经。

  韦小宝说道:“这是‘摩’字么?我可不识得。胖老兄,你连这个难字都认得,又何必叫我读?啊,是了,你是考考我。说来惭愧,每一行中,我倒有几个字不识。”

  胖头陀斜眼察看少林众僧,脸色怔忡不定,问道:“第五部藏在那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