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八回 金刚宝杵卫帝释 雕篆石碣敲头陀(9)


  少林寺是武林中的大门派,韦小宝曾听海大富说过,又听他说皇太后冒充武当派,皇太后则说海大富是崆峒派,武当、崆峒,想来也是两个大门派了,于是将第五部、第六部说成分藏武当、崆峒两山之中。胖头陀脸色越来越难看。韦小宝说第七部经书是云南沐王府中的人得了去,第八部则是在“云南甚么西王的王府”之中。白寒枫曾给他吃过苦头,这么说可以给沐王府找些麻烦;吴三桂平西王府中好手如云,连师父也甚为忌惮,胖头陀如敢去惹事生非,定会吃个大大的苦头。

  不料胖头陀脸色突变,问道:“你说第八部经书是在平西王府中?”韦小宝道:“这个字我不识,不知是不是平西王。”胖头陀大怒,猛喝:“胡说八道!这块石碑没一千年,也有五百年。吴三桂有多大年纪了?几百年前的碑文,怎么会写上吴三桂的平西王?”

  那石碣颜色乌黑,石龟和石碣上生满了青苔,所刻的文字斑驳残缺,一望而知是数百年前的古物。韦小宝不明这个道理,信口开河,扯到了吴三桂身上。他心中暗叫:“糟糕,糟糕!”嘴头兀自强辩:“我说过不识得这个字,是你说平西王的,说不定古时候云南有个狗西王、猫西王、乌龟西王呢。胖老兄,我跟你说,这些字弯弯曲曲,很是难认,你识得就识得,不识就不识,假装识得,读成了平西王吴三桂,这里众位大和尚个个学问高深,你乱读白字,岂不笑歪了他们的嘴巴?”

  这番话倒也极有道理,说得胖头陀一张瘦脸登时满面通红。他倒并不生气,点了点头,说道:“这些蝌蚪字,我是一字不识,原来不是平西王。下面又写着些甚么字?”

  韦小宝寻思:“好险!抢白了他一顿,才遮掩过去。可得说几句好听的话,教他开心开心,他将‘蛇岛’说成是‘神龙岛’,又认得肥猪柳燕,多半是神龙教中的人物。”侧头看了半晌,道:“下面好像是‘寿与天……天……天……’天甚么啊?”胖头陀神色登时十分紧张,道:“你仔细看看,寿与天甚么?”韦小宝道:“好像是一个……一个……嗯……一个‘齐’字,对了,是‘寿与天齐’!”胖头陀大喜,双手连搓,道:“果然有这几句话,还有甚么字?”韦小宝指着石碣,说道:“这些字古里古怪的,当真难认,是了,那是一个‘洪’字,是‘洪教主’三字,又有‘神龙’二字!你瞧,那是‘神通广大’四字。”

  胖头陀“哗”的一声大叫,跳了起来,说道:“当真洪教主有如此福份,寿与天齐?这千年石碑上早已写上了?”

  韦小宝道:“上面写得有,这是……这是唐太宗李世民立的碑,派了秦叔宝、程咬金立的,碑上写得明明白白,唐朝有个上知千年、下知千年的军师,叫做徐茂功,他算到千年之后,大清朝有个神龙教洪教主,神通广大,寿与天齐。”

  扬州茶馆中说书先生说隋唐故事,他是听得多了,甚么程咬金、徐茂功的名字,烂熟于胸。其实徐茂功是唐朝开国大将徐续,即与李靖齐名的英曹国公李绩,绝非捏指一算、便知过去未来的牛鼻子军师,韦小宝却那里知道?他只求说得活龙活现,骗得胖头陀晕头转向,十八少林僧便可乘机救他出去。至于“洪教主神通广大,寿与天齐”云云,那是在庄家的大宅之中,听得章老三等神龙教教众说的。果然胖头陀一听之下,抓头搔耳,喜悦无限,张大了口合不拢来。

  韦小宝道:“这块大石头后面,不知还写了些甚么。”胖头陀道:“是!”绕到石碣后去察看。韦小宝一个箭步,向后跳出。胖头陀一惊,忙伸手去抓。两边四名少林僧同时挥掌拍出。胖头陀只得挥拳抵挡。韦小宝已跳到少林僧的身后。顷刻间又有四名少林僧拥上。

  八名少林僧足下不停,绕着胖头陀急奔,手上不断发招,也不管这一招是否击中对方,一击便走,此上彼落,十六条手臂分从八个方位打到,正是一个习练有素的阵法。

  胖头陀守势甚是严密,但以一敌八,立时便感不支。只听得拍拍两声,一名少林僧和胖头陀各中一掌。那少林僧跳出圈子,另有一名僧人补了进来。再斗一会,胖头陀腿上被踢了一脚,他双臂伸直,转了一圈,将八名少林僧逼得各自退开两步,叫道:“且住!”八僧又各退两步。胖头陀道:“今日寡不敌众,经书就让给你们罢!”伸手入怀,摸出了经书。

  澄心左手一挥,八名少林僧踏上两步,和胖头陀相距不过三尺,各人提掌蓄势。胖头陀并不理会,伸手将经书交过。澄心丹田中内息数转,周身布满了暗劲,左手三指捏诀,攻守俱备之后,这才伸出右手,慢慢将经书接过。

  不料胖头全无异动,交还了经书,微微一笑,说道:“澄心大师,你们少林寺十八罗汉名满天下,十八人打我一个,未免不大光采罢!”

  澄心将经书放入怀中,合十躬身,说道:“得罪了。少林僧单打独斗,不是胖尊者的对手。”左手一挥,众僧一齐退开,唯恐他又来捉韦小宝,五六名僧人都挡在他身前。

  胖头陀道:“韦施主,我有一事诚心奉恳,请你答允。”韦小宝道:“甚么事?”胖头陀道:“我想请你上神龙岛去,做几天客人。”韦小宝吃了一惊,道:“甚么?要我去神龙岛?这种地方……”胖头陀道:“小施主的经书已由澄心大师收去,转呈少林方丈。小施主来到神龙岛,我们合教上下,决以上宾之礼恭敬相待,见过洪教主后,定然送小施主平安离岛。”他见韦小宝扁了扁嘴,显是决不相信自己的话,便道:“澄心大师,请你作个见证。胖头陀说过的话,可有不作数的?”

  澄心知这头陀行事邪妄,但亦无重大恶行,他胖瘦二头陀言出必践,倒是早有所闻,说道:“胖尊者言出有信,这是众所周知的。只不过韦施主身有要事,恐怕未必有空去神龙岛罢。”韦小宝道:“是啊,我忙死了,将来有空,再去神龙岛会见胖尊者和洪教主就是。”

  胖头陀忙道:“该说洪教主和他老人家下属的胖头陀。第一,天下无人可排名在他老人家之上,先说旁人名字,再提洪教主,那是大大不敬。”韦小宝问道:“那么皇帝呢?”胖头陀道:“自然是洪教主在前,皇帝在后。第二,在教主他老人家面前,不得提甚么‘尊者’、甚么‘真人’的称呼。普天之下,唯洪教主一人为尊。”

  韦小宝一伸舌头,道:“洪教主这么厉害,我是更加不敢去见他了。”

  胖头陀道:“洪教主仁慈爱众,恩泽被于天下,像小施主这等聪明伶俐的少年英雄,他老人家见了一定十分欢喜。小施主神龙岛之行,一定满载而归。教主他老人家大有恩赐,那是不必说了,说不定他老人家一高兴,传你一招半式,从此小施主纵横天下,终身受用不尽了。”他这番话说得极是诚恳、热切之意,见于颜色。本来他对韦小宝完全不瞧在眼内,曾伸脚踏在他头上,但这时满口“小施主”,又说甚么“聪明伶俐的少年英雄”,生怕韦小宝听不清楚,将一条竹篙般的身子弯了下来,就着他说话。

  韦小宝记起陶红英的言语,在庄家看到章老三等一干人举止,又想起皇太后和柳燕、男扮女装假宫女的模样,对神龙教实是说不出的厌恶,相较之下,所识的神龙教人物之中,倒是这个胖头陀还有几分英雄气概,可是他恃强夺经,将自己提来提去,忽然间神态大变,邀自己去神龙岛作客,定然不怀好意,莫瞧他这时说话客气,那是因为打不过少林僧而已,只要少林僧一走,定然又是强凶霸道,又有谁能制得住他?当下摇头说道:“我不去!”

  胖头陀一张瘦脸上满是懊丧之色,慢慢站直身子,向身周的十八名少林僧看了一眼,缓缓的道:“小施主,我的武功跟他们十八位大和尚相比,那是如何?”韦小宝道:“各有所长。”胖头陀怒道:“甚么各有所长?如果一对一的比拚,难道他们能胜得过我?”韦小宝道:“一对一,说不定是你赢。一对十八,那一定是你输了,这才叫各有所长哪。倘若一对一也是你输,那么你还长个屁!你不过是身材长些而已。”

  胖头陀微微一笑,道:“像我这样武功高强的人,你见过没有?”韦小宝道:“当然见过!你的武功也不过马马虎虎,比你高强十倍之人,我也见过不少。”胖头陀大怒,踏上一步,伸手向他抓去。四名少林僧同时伸掌挡住。胖头陀道:“你说谁的武功比我更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