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一回 金剪无声云委地 宝钗有梦燕依人(3)


  韦小宝“啊”的一声,跳起身来。公主挥门闩横扫,掠他脚骨。韦小宝侧身闪开,伸手去夺门闩。公主叫道:“来得好!”门闩挑起,猛戳他胸口。韦小宝向左避让,不料那门闩翻了过来,砰的一声,重重打中了他右颊。

  韦小宝眼前金星乱冒,踉跄几步。公主叫道:“你这绿林大盗,非得赶尽杀绝不可。”门闩横扫,韦小宝扑地倒了。

  公主大喜,举门闩往他后脑猛击而下。韦小宝只听得脑后风声劲急,大骇之下,身子急滚,砰的一声,门闩打在地下。公主大叫:“啊哟!”这一下使力太重,震得虎口剧痛,大怒之下,在他腰间重重一脚。韦小宝叫道:“投降,投降!不打了!”公主举门闩击落,这一下打中他小腹,拍的一声,幸好打中在他怀中所藏的五龙令上,韦小宝刚欲跃起,又摔了下来。公主一闩又是一闩,怒骂:“你这死太监,我要打你,你敢闪开?”

  公主力气虽不大,但出手毫不容情,竟似要把他当场打死。韦小宝惊怒交集,奋力转身跃起。公主举闩迎面打来,韦小宝左手挡格,喀喇一响,臂骨险断。他心念急转:“公主明明不是跟我闹着玩,干么要打死我?啊!是了,她受了皇太后嘱咐,要取我性命!”

  一想到此节,决不能再任由她殴打,右手食中两根手指“双龙抢珠”,疾往公主眼中戳去。公主“啊哟”一声,退了一步。韦小宝左足横扫,公主扑地倒了,大叫:“死太监,你真打么?”韦小宝夹手夺过门闩,便要往她头顶击落,只见她眼中露出又是恐惧、又是恼怒的神色,心中一惊:“这是皇宫内院,我这一门闩打下去,那是大逆不道之事,除非将她杀了,用化尸粉化去,否则后患无穷。”这么一迟疑,手中高举的门闩便打不下去。

  公主骂道:“死太监,拉我起来。”韦小宝心想:“她真要杀我,可也不容易。”当即伸左手拉她起来。公主道:“你武功不及我,只不过我不小心绊了一交而已。刚才你已叫过投降,怎地又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不守武林中的规矩?”

  韦小宝额头鲜血淋漓,迷住了眼睛,伸袖子去擦。公主笑道:“你打输了,没用东西。来,我给你擦擦血。”从怀中取出一块雪白手帕,走近几步。韦小宝退了一步,道:“奴才可不敢当。”公主道:“咱们江湖上英雄好汉,须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便用手帕去抹他脸上血渍。韦小宝闻到她身上一阵幽香,心中微微一荡,此时两人相距甚近,见到她一张秀丽的面庞,皮色白腻,心想:“这小公主生得好俊!”

  公主道:“转过身来,我瞧瞧你后脑的伤怎样。”韦小宝依言转身,心想:“先前我可是多疑了,原来小公主真是闹着玩的,只不过她好胜心切,出手不知轻重。”公主伸手轻轻抚摸他后脑的伤处,笑问:“痛得厉害么?”韦小宝道:“还好……”

  突然之间,韦小宝背心一阵剧痛,脚下被她一勾,俯跌在地。原来公主悄悄取出藏在小蛮靴中的短刀,冷不防的忽施偷袭,左足踏住他背脊,提刀在他左腿右腿各戳一刀,笑道:“痛得厉害么?你说‘还好’,那么再多戳几刀。”

  韦小宝大骇,暗叫:“老子要归位!”背上有宝衣护身,短刀戳不进去,腿上这两刀也非重伤,却已痛得他死去活来,想要施展洪夫人所教的第二招“小怜横陈”脱身,一来先受伤,没了气力,二来这一招并未练熟,挣了一挣,想要从她胯下钻到她背后,但行动太慢,身子甫动,屁股上又吃了一刀,只听她格格笑道:“痛得厉害么?”

  韦小宝道:“厉害之极了。公主武功高强,奴才不是你老人家的对手。江湖上的……好汉,大英雄,捉住了人,一定饶他性命。”公主笑道:“死罪可恕,活罪难饶。”蹲身便坐在他屁股上,喝道:“你动一动,我便一刀杀了你。”韦小宝道:“奴才半动也不动。”可是公主刚好坐在他伤口上,痛得不住呻吟。

  公主解下他腰带,将他双足缚住,用刀割了他衣襟,又将他双手反剪缚住,笑道:“你是我的俘虏,咱们来练一招功夫,叫做……叫做‘诸葛亮七擒孟获’。”满清皇族人人对三国故事十分熟悉,“三国演义”她已看过三遍。韦小宝看过这戏,忙道:“是,是,诸葛亮擒孟获七擒七纵,建宁公主擒小桂子,只消一擒一纵。你一放我,我就不反了。你比诸葛亮还厉害七倍。”公主道:“不成!诸葛亮要火烧藤甲兵。”

  韦小宝吓了一跳,忙道:“奴才不……不穿藤甲。”公主笑道:“那么烧你衣服也一样。”韦小宝大叫:“不行,不行!”公主怒道:“甚么行不行的。诸葛亮要烧便烧,藤甲兵不得多言。”见桌上烛台旁放着火刀火石,当即打燃了火,点了蜡烛。韦小宝叫道:“诸葛亮并没烧死孟获。你烧死了我,你就不是诸葛亮,你是曹操!”公主拈起他衣角,正要凑烛火过去点火,忽然见到他油光乌亮的辫子,心念一动,便用烛火去烧他辫尾。

  头发极易着火,一经点燃,立时便烧了上去,嗤嗤声响,满屋焦臭。韦小宝吓得魂飞天外,大叫:“救命,救命!曹操烧死诸葛亮啦!”

  公主握着他辫根,不住摇晃,哈哈大笑,道:“这是一根火把,好玩得紧。”

  转眼之间,火头烧近,公主放脱了手。韦小宝顷刻间满头是火,危急中力气大增,一弹而起,挺头往公主怀里撞去。公主“啊哟”一声,退避不及,韦小宝已撞上她小腹,头上火焰竟然熄灭。公主双手扑打衣衫上焦灰断发,始觉小腹疼痛,又惊又恐,提足在韦小宝头上乱踢。踢得几下,韦小宝已晕了过去。

  迷糊中忽觉全身伤口剧痛,醒了过来,发觉自己仰躺在地,胸口袒裸,衣衫、背心、内衣竟然都被解开了,公主左手抓着一把白色粉末,右手用短刀在他胸口割了一道三四分深的伤口,将白粉撒入伤口。韦小宝大叫:“你干甚么?”

  公主笑道:“侍卫说,他们捉到了强盗恶贼,贼人不招,便在他伤口里加上些盐,痛得他大叫救命,那就非招不可。因此我随身带得有盐,专为对付你这等江湖大贼。”韦小宝但觉伤口中阵阵抽痛,大叫:“救命,救命,我招啦!”公主嘻嘻一笑,说道:“你这脓包,这么快便招,有甚么好玩?你要说:‘老子今日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皱一皱眉头的不是好汉。’我再割你几道伤口,盐放得多些,你再求饶,那才有趣哪。”韦小宝大怒,骂道:“他妈的,你这臭小娘……喂喂,我不是骂你,我……我不是好汉,我招啦,我招啦!”

  公主叹了口气,要将盐末丢掉,转念一想,却将盐末都撒在他伤口之中,正色道:“我是建宁派掌门人,武功天下第一,擒住了你这无恶不作的大盗……”韦小宝道:“好,好,我是江洋大盗,今日艺不如人,给武功天下第一的建宁派掌门人擒住,有死无生。江湖上道得好:杀人不过头点地。在下既然服了,也就是了。”公主听他满口江湖汉子的言语,与张康年等侍卫说给她听的相同,心中就乐了,赞道:“这才对啦,既然要玩,就该玩得像。”

  韦小宝心中“臭小娘、烂小娘”的痛骂,全身伤口痛入了骨髓,一时捉摸不到她到底是奉太后之命来杀死自己,还是不过模拟江湖豪客行径,心想这臭小娘下手如此毒辣,就算不过拿我玩耍,老子这条命还得送在她手里,忽然想起当日恐吓沐剑屏这条计策颇有效验,小姑娘们都怕鬼,当下强忍疼痛,说道:“老子忽然之间,又不服了。掌门老师,你如有种,就放了我,咱们再来比划比划。你要是怕老子武功高强,不敢动手,那就一刀将我杀了。我变了冤鬼,白天跟在你背后,晚上钻在你被窝里,握住你脖子,吸你的血……”

  公主“啊”的一声大叫,颤声道:“我杀你干么?”韦小宝道:“那么快放我!”公主道:“不放!死太监,你吓我。”拿起烛台,用烛火去烧他脸。

  烛火烧上脸,嗤的一声,韦小宝吃痛,向后一仰,右肩奋力往她手臂撞去。公主手臂一动,烛台落地,烛火登时熄了。她大怒之下,提起门闩,又夹头夹脑向他打去。韦小宝疼痛难当,害怕之极:“这次再也活不成了。”大叫一声:“我死了!”假装已死,再也不动。

  公主怒道:“你装死!快醒转来,陪我玩!”韦小宝毫不动弹。公主轻轻踢了他一脚,见他丝毫不动,柔声道:“好啦,我不打你了,你别死罢。”韦小宝心想:“我死都死了,怎能不死?狗屁不通。”

  公主拔下头发上的宝钗,在他脸上、颈中戳了几下,韦小宝忍痛不动。

  公主柔声道:“求求你,你……你……别吓我,我……我不是想打死你,我只是跟你比武打架,大家玩儿,谁教你……谁教你这样脓包,打不过我……”突然觉察到韦小宝鼻中有轻微的呼吸之声,她心中一喜,伸手去摸他心口,只觉一颗心兀自跳动,笑道:“死太监,原来你没死。这一次饶了你,快睁开眼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