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一回 金剪无声云委地 宝钗有梦燕依人(6)


  韦小宝给她按摩得十分舒服,心想这贱骨头如不过足奴才瘾,决不能放我走,便上床横卧,鼻中立时传入幽香阵阵,心想:“这贱骨头的床这等华丽,丽春院中的头等婊子,也没这般漂亮的被褥枕头。”公主拉过一条薄被,盖在他身上,在他背上轻轻拍打。

  ***

  韦小宝迷迷糊糊,正在大充桂贝勒之际,忽听得门外许多人齐声道:“皇太后驾到!”他这一惊非同小可,忙欲跳起。公主神色惊惶,颤声道:“来不及逃啦,快别动,钻在被窝里。”韦小宝头一缩,钻入了被中,隐隐听得打门之声,只吓得险些晕去。

  公主放下帐子,转身拔开门闩,一开门,太后便跨了进来,说道:“青天白日的,关上了门干甚么?”公主笑道:“我倦得很,正想睡一忽儿。”太后坐了下来,问道:“又在搞甚么古怪玩意儿了?怎么脸上一点也没血色?”公主道:“我说倦得很啊。”

  太后一低头,见到床前一对靴子,又见锦帐微动,心知有异,向众太监宫女道:“你们都在外面侍候。”待众人出去,说道:“关上了门,上了闩。”公主笑道:“太后也搞甚么古怪玩意儿吗?”依言关门,顺着太后的目光瞧去,见到了靴子,不由得脸色大变,强笑道:“我正想穿上男装,扮个小子给太后瞧瞧。你说我穿了男装,模样儿俊不俊?”

  太后冷冷的道:“得瞧床上那小子模样儿俊不俊?”陡地站起,走到床前。

  公主大骇,拉住太后的手,叫道:“太后,我跟他闹着玩儿……”

  太后手一甩,将她摔开几步,捋起帐子,揭开被子,抓住韦小宝的衣领,提了起来。

  韦小宝面向里床,不敢转头和她相对,早吓得全身簌簌发抖。

  公主叫道:“太后,这是皇帝哥哥最喜欢的小太监,你……你可别伤他。”

  太后哼了一声,心想女儿年纪渐大,情窦已开,床上藏个小太监,也不过做些假凤虚凰的勾当,算不了甚么大事,右手一转,将韦小宝的脸转了过来,拍拍两记耳光,喝道:“滚你的,再教我见到你跟公主鬼混……”突然间看清楚了他面貌,惊道:“是你?”

  韦小宝一转头,说道:“不是我!”

  这三字莫名其妙,可是当此心惊胆战之际,又有甚么话可说?

  太后牢牢抓住他后领,缓缓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你对公主无礼,今日可怨不得我。”公主急道:“太后,是我要他睡在这里的,不能怪他。”太后左掌在韦小宝脑门轻轻一拍,左臂提起,便欲运劲使重手击落,一掌便毙了他。

  韦小宝于万分危急之中,陡然想起洪教主所授那招“狄青降龙”,双手反伸,在太后胸前摸了一把。太后吃了一惊,胸口急缩,叱道:“你作死!”

  韦小宝双足在床沿上一登,一个倒翻觔斗,已骑在太后颈中,双手食指按住她眼睛,拇指抵住她太阳穴,喝道:“你一动,我便挖了你眼珠出来!”

  他这一招并未练熟,本来难以施展,好在他站在床上而太后站在地下,一高一低,倒骑容易,而挖眼本来该用中指,却变成了食指,倒翻觔斗时足尖勾下了帐子。这一招使得拖泥带水,狼狈不堪,洪教主倘若亲见,非气个半死不可。虽然手法不对,但招式实在巧妙,太后还是受制,变起仓卒,竟然难以抵挡。

  公主哈哈大笑,叫道:“小桂子不得无礼,快放了太后。”

  韦小宝右腿一提,右手拔出匕首,抵在太后后心,这才从她颈中滑下。忽然拍的一声,一件五色灿烂的物事落在地下,正是神龙教的五龙令。

  太后大吃一惊,道:“这……这……东西……怎么来的?”

  韦小宝想起太后和神龙教的假宫女邓炳春、柳燕暗中勾结,说不定这五龙令可以逼她就范,说道:“甚么这东西那东西,这是本教的五龙令,你不认得吗?好大的胆子!”

  太后全身一颤,道:“是,是!”

  韦小宝听她言语恭顺,不由得心花怒放,说道:“见五龙令如见教主亲临,洪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太后颤声道:“洪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俯身拾起五龙令,高举过顶。韦小宝伸手接过,问道:“你听不听我号令?”太后道:“是,谨遵吩咐。”

  韦小宝道:“教主宝训,时刻在心。制胜克敌,无事不成!”

  太后跟着恭恭敬敬的念道:“教主宝训,时刻在心。制胜克敌,无事不成。”

  直到此刻,韦小宝才嘘了口气,放开匕首,大模大样的在床沿坐了下来。

  太后向公主道:“你到外面去,甚么话也别说,否则我杀了你。”

  公主一惊,应道:“是。”向韦小宝看了一眼,满心疑惑,道:“太后,是皇帝哥哥的圣旨么?”康熙年纪渐大,威权渐重,太监宫女以及御前侍卫说到皇上时,畏敬之情与日俱增,公主也早知太后对皇帝颇为忌惮。太后点头道:“是。他是皇帝的亲信,有要紧事跟我说,可千万不能泄漏了,在皇帝跟前,更加不可提起。免得……免得皇帝恼你。”

  公主道:“是,是。我可没这么笨。”说着走出房去,反手带上了房门。

  太后和韦小宝面面相对,心中均怀疑忌。过了一会,太后道:“隔墙有耳,此处非说话之所,请去慈宁宫详谈可好?”听她用了个“请”字,又是商量的口吻,不敢擅作主张,韦小宝更加宽心,随即又想:“这老婊子心狠手辣,骗我到慈宁宫中,不要使甚么诡计,加害老子?”便点了点头,低声道:“我是本教新任白龙使,奉洪教主命令,出掌五龙令。”

  太后登时肃然起敬,躬身道:“属下参见白龙使。”

  虽然韦小宝早已想到,太后既和黑龙门属下教众勾结,对洪教主必定十分尊敬,这五龙令对她多半有镇慑之效,但万万想不到她自己竟然也是神龙教中的教众,以她太后之尊,天下事何求不得,居然会去入了神龙教,而且地位远比自己为低,委实匪夷所思,眼见她恭恭敬敬的行礼,不由得愕然失措。

  太后见他默默不语,还道他记着先前之恨,甚是惊惧,低声道:“属下先前不知尊使身份,多有得罪,十分惶恐,还望尊使大度宽容。”但见他年纪幼小,竟在教中身居高位,终究难以尽信,随即想到,近年来教主和夫人大举提拔新进少年,教中老兄弟或被屠戮,或被疑忌,权势渐失,这小孩新任白龙使,绝非奇事。又想:“就算他是真的白龙使,我此刻将他杀了,教中也无人知晓。这小鬼对我记恨极深,让他活着,那可后患无穷。”杀机既动,眼中不由自主的露出狠毒之色。

  韦小宝立时惊觉,暗道:“不好,老婊子要杀我。”低声道:“刚才我擒住你的手法,你可知是谁传授的?”太后吃了一惊,回想这小鬼适才所使手法,诡秘莫测,一招间便将自己制住,正是教主的手段,颤声道:“莫非……莫非是教主的亲传?”韦小宝笑道:“教主传了我三十招杀手,洪夫人传了我三十招擒拿手,比较起来,自然教主的手法厉害得多。不过他老人家的招数,一出手就取人性命,我不想杀你,因此只用了夫人所传的一招‘飞燕回翔’。”他吹牛不用本钱,招数一加便加了十倍。

  太后却毫不怀疑,知道洪夫人所使的许多招数,确是都安上个古代美人的名字,不由得出了身冷汗,寻思:“幸亏他只以洪夫人的招数对付我,倘若使出教主所传,此刻我早已性命不在了。”此时那里还敢有加害之意?恭恭敬敬的道:“多谢尊使不杀之恩。”

  韦小宝得意洋洋的道:“我没挖出你眼珠,比之夫人所授,又放宽三分了。”这话倒是不假,适才要挖太后眼珠,本来也可办到,只是她重伤之余,全力反击,也必取了他性命。

  太后越想越怕,道:“多谢手下留情,属下感激万分,必当报答尊使的恩德。”

  韦小宝本来一见太后便如耗子见猫,情不自禁的全身发抖,那知此刻竟会将她制得贴贴服服,见她诚惶诚恐的站在面前,心中那份得意,当真难以言宣。他提起左腿,往右腿上一搁,晃了几晃,低声道:“这次随本使从神龙岛来京的,有胖头陀和陆高轩二人。”

  太后道:“是,是。”心想胖陆二人是教中高手,居然为他副贰,适才幸而没有鲁莽,倘若将他打死了,别说教主日后追究,即是胖陆二人找了上来,那也是死路一条,眼见他双颊上指痕宛然,正是自己所打的两个耳光所留,颤声道:“属下过去种种,委实罪该万死。尊使大人大量,后福无穷。”

  韦小宝微微一笑,道:“白龙使钟志灵背叛教主,教主和夫人已将他杀了,派我接掌白龙门。黑龙使张淡月办事不力,教主和夫人很是生气,取经之事,现下归我来办。”

  太后全身发抖,道:“是,是。”想起几部经书得而复失,这些日子来日夜担心,终于事发,颤声道:“这件事说来话长,请尊使移驾慈宁宫,由属下详禀。”

  韦小宝点头道:“好。”心想此事之中不明白地方甚多,正要查问,便站起身来。太后转身去拔了门闩,开了房门,侧身一旁,让他先行。韦小宝大声道:“太后启驾啦!”太后低声道:“得罪了!”走出门去。韦小宝跟在后面。数十名太监宫女远远相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