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一回 金剪无声云委地 宝钗有梦燕依人(7)


  两人来到慈宁宫。太后引他走进卧室,遣去宫女,关上了门,亲自斟了一碗参汤,双手奉上。韦小宝接过喝了几口,心想:“我今日的威风,只有当年顺治老皇爷可比。就算是小皇帝,太后也不会对他如此恭敬。”心中又是一阵大乐。

  太后打开箱子,取出一只锦盒,开盒拿出一只小玉瓶,说道:“启禀尊使:瓶中三十颗‘雪参玉蟾丸’,乃是朝鲜国王的贡品,珍贵无比,服后强身健体,百毒不侵。其中十二颗请尊使转呈教主,十颗请转呈教主夫人,余下八颗请尊使自服,算是……算是属下一点儿微末心意。”韦小宝点头道:“多谢你了。但不知这些药丸跟‘豹胎易筋丸’会不会冲撞?”太后道:“并无冲撞。恭喜尊使得蒙教主恩赐‘豹胎易筋丸’,不知……不知属下今年的解药,教主是否命尊使带来?”

  韦小宝一怔,道:“今年的解药?”随即明白,太后一定也服了“豹胎易筋丸”,教主每年颁赐解药,却又解得并不彻底,须得每年服食一次,药性才不发作,否则她身处深宫,高手侍卫无数,教主本事再大,也不能遥制,笑道:“你我二人都服了豹胎丸,那解药自不能由我带来了。”太后道:“是。不过尊使蒙教主恩宠,属下如何能比?”

  韦小宝心想:“她吓得这么厉害,可得安慰她几句。”说道:“教主和夫人说道,只要你尽忠教主,不起异心,努力办事,教主总不会亏待你的,一切放心好了。”

  太后大喜,说道:“教主恩德如山,属下万死难报。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韦小宝心想:“你本来是皇后,现下是皇太后,除了皇帝,天下就是你最大。神龙教再厉害,也决不能和你相比,却何以要入教,听命于教主?那不是犯贱之至么?是了,多半你与你女儿一样,都是贱骨头,要给人打骂作贱,这才快活。”他年纪太小,毕竟世事所知有限,一时也猜不透其中关窍所在。

  太后见他沉吟,料想他便要问及取经之事,不如自行先提,说道:“那三部经书,属下派邓炳春和柳燕二人呈交教主,他老人家想已收到了?”

  韦小宝一怔,心想:“假宫女邓炳春是陶姑姑所杀,柳燕死于方姑娘剑下,有甚么经书呈交教主?”不明她用意所在,说道:“你说有三部经书呈给了教主?这倒不曾听说起。教主说黑龙使搞了这么久,一无所得,很是恼怒,险些逼得他自杀。”太后脸现诧异之色,道:“这可奇了。属下明明已差邓炳春和柳燕二人,将三部经书专诚送往神龙岛。那自然是在柳燕为尊使处死之前的事。”韦小宝道:“哦,有这等事?邓炳春?就是你那个秃头师兄吗?”太后道:“正是。尊使日后回到神龙岛,传他一问,便知分晓。”

  韦小宝突然省悟,心道:“是了,邓炳春为陶姑姑所杀,这老婊子只道我毫不知情。她失去了三部经书,生怕教主怪罪,将一切推在两个死人头上,这叫做死无对证,倒也聪明得紧。那知道这三部经书却在老子手中。这番谎话去骗别人,那是他妈的刮刮叫,别别跳,偏偏就骗不到老子。我暂时不揭穿你的西洋镜。”说道:“你既已取到三部经书,功劳也算不小,其余五部,还得再加一把劲。”

  太后道:“是。属下从早到晚,就在想怎生将另外五部经书取来,报答教主的恩德。”

  韦小宝道:“很好!其实你如此忠心,那豹胎易筋丸中的毒性,便一次给你解了,也是不妨。不久我见到教主,一定给你多说几句好话。”太后大喜,躬身请了个安,道:“尊使大恩,属下永不敢忘。最好属下能转入白龙门,得由尊使教导指挥,更是大幸。”

  韦小宝道:“那也容易办到。不过你入教的一切经过,须得跟我详说,毫不隐瞒。”

  太后道:“是,属下对本门座使,决不敢有半句不尽不实的言语……”

  ***

  忽然门外脚步声响,一名宫女咳嗽一声,说道:“启禀太后:皇上传桂公公,说有要紧事,命他立刻便去。”韦小宝点点头,低声道:“你一切放心,以后再说。”太后低声道:“多谢尊使。”朗声道:“皇上传你,这便去罢。”韦小宝道:“是,太后万福金安。”

  出得门来,只见八名侍卫守在慈宁宫外,微微一惊,心想道:“可出了甚么事?”快步来到上书房。

  康熙喜道:“好,你没事。我听说你给老贱人带了去,真有些担心,生怕她害你。”

  韦小宝道:“多谢师父挂怀,那老……老……她问我这些日子去了那里?我想老皇爷的事千万说不得,连山西和五台山也不能提,可是我又不大会说谎,给她问得紧了,我情急智生,便说皇上派奴才去江南,瞧瞧有甚么好玩的玩意儿,便买些进宫。又说,皇上吩咐别让太后知道,免得太后怪皇上做了皇帝,还是这般小孩子脾气。”

  康熙哈哈大笑,拍拍他肩头,说道:“这样说最好。让老贱人当我还是小孩子贪玩,便不来防我。你不大会说谎吗?可说得挺好啊。”

  韦小宝道:“原来还说得挺好吗?奴才一直担心,生怕这样说皇上要不高兴呢。”

  康熙道:“很好,很好。刚才我怕老贱人害你,已派了八名侍卫去慈宁宫外守着,倘若老贱人不放你走,我便叫他们冲进去抢你出来,真要跟她立时破脸,也说不得了。”

  韦小宝跪下磕头道:“皇帝师父恩重如山,奴才弟子粉身难报。”

  康熙道:“你好好去服侍老皇爷,便是报了我对你的恩遇。”韦小宝道:“是。”

  康熙从书桌上拿起一个密封的黄纸大封套,说道:“这是封赏少林寺众僧的上谕,你挑选四十名御前侍卫,二千名骁骑营官兵,去少林寺宣旨办事。办甚么事,在上谕中写着,到少林寺后拆读,你遵旨而行就是。现下我升你的官,任你为骁骑营正黄旗副都统,那是正二品的大官了。你本是汉人,我赐你为满洲人,咱们这叫作入满洲抬旗。正黄旗是皇帝亲将的旗兵,骁骑营更是皇帝的亲兵。那御前侍卫副总管的官儿仍然兼着。”他知韦小宝不学无术,年纪又小,当真做官是做不来的,因此两个职位都是副手。

  韦小宝道:“只要能常在皇帝师父身边,官大官小,奴才弟子倒不在乎。”说着大力磕头谢恩,心想:“我好好是个汉人,现在摇身一变,变作满洲鞑子了。”又想:“皇帝师父叫我不忙去清凉寺去做小和尚,却先带兵去少林寺颁旨,封赏救驾有功的诸位大师,多半是让我出出风头。这叫做先甜后苦,先做老爷,后打屁股。”

  康熙将骁骑营正黄旗都统察尔珠传来,谕知他小桂子其实并非太监,而是御前侍卫副总管,真名韦小宝,为了要擒杀鳌拜,这才派他假扮太监,现已赐为旗人,属正黄旗,升任骁骑营正黄旗副都统。

  察尔珠当鳌拜当权之时,大受倾轧,本已下在狱中,性命朝夕不保,幸得鳌拜事败,这才获释,对擒杀鳌拜的韦小宝早已十分感激,听得皇上命他为自己之副,心中大喜,当即向他道贺,说道:“韦兄弟,咱哥儿俩在一起办事,那是再好也没有了。你是少年英雄,咱们骁骑营这一下可大大露脸哪。”韦小宝谦虚一番。察尔珠打定了主意,这人大受皇帝宠幸,虽说是自己副手,其实自己该当做他副手,只要讨得他的欢心,日后飞黄腾达,不在话下。

  康熙道:“我有事差韦小宝去办,你们两人下去,点齐人马。韦小宝今晚就即出京,不用来辞别了。”将调动骁骑营兵马的金牌令符交了给韦小宝。

  韦小宝接过金牌,磕头告别,心想:“老婊子干甚么要入神龙教,这事还没查明,那也不打紧,多半是犯贱,下次回宫时再去问她。”又想:“昨晚给公主打了一顿,全身疼痛,一觉睡到大天光,没能去见陶姑姑,不知她在宫中怎样,下次回宫,得跟她会上一会。”

  当下二人去见御前侍卫总管多隆。韦小宝取出康熙先前所书那张任他为御前侍卫副总管的上谕,给他看了,多隆又是连声道贺,道:“韦兄弟要挑那些侍卫,尽管挑选,只要皇上点头,要我陪你去一遭也成。”韦小宝笑道:“那可不敢当。保护皇上,责任重大,多总管想出京去逛逛,却不大容易了。”多隆笑道:“下次我求皇上,咱哥儿俩换一换班,你做正的,我做副的,有甚么出京打秋风的好差使,让做哥哥的去走走。”

  韦小宝点了张康年、赵齐贤两名侍卫,叫二人召约一批亲近的侍卫。察尔珠点齐二千名骁骑营军士。各参领、佐领参见副都统。皇帝赏给少林寺僧人的赐品,也即齐备,装在几十辆车上。皇帝要做甚么事,自是叱嗟立办,只两个多时辰,一切预备得妥妥贴贴。

  韦小宝本该身穿骁骑营戎装,可是这样小码的将军戎服,一时之间却不易措办。察尔珠想得周到,将自己的一套戎装送了给他,传了四名巧手裁缝跟去,在大车之中赶着修改,吩咐他们晚上不许睡觉,赶好了衣衫才许回京,倘若偷懒,重责军棍。

  韦小宝抽空回到头发胡同,对陆高轩和胖头陀道:“今日已混进了宫中,盗经之事也已略有眉目。”吩咐他二人在屋中静候消息,不可轻易外出,以免泄漏机密。陆胖二人见他办事顺利,两天之间便有了头绪,均感欣慰,喏喏连声的答应。

  韦小宝命双儿改穿男装,扮作书僮,随他同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