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三回 天生才士定多癖 君与此图皆可传(8)


  葛尔丹等见这十六人都是品级不低的御前侍卫,对韦小宝却如此恭敬,均想:“这小和尚果然有些来历。”清制总兵是正二品官,一等侍卫是正三品,二等侍卫正四品。张康年等官阶虽较总兵为低,但他们是皇帝侍卫,对外省武官并不瞧在眼里,只对马总兵微一点头招呼,便向韦小宝大献殷勤。

  葛尔丹见这些御前侍卫着力奉承韦小宝,对旁人视若无睹,心中有气,哼了一声,道:“走罢,我可看不惯这等样子。”一行人向晦聪方丈一拱手,下山而去。

  ***

  韦小宝邀众侍卫入寺。张康年和他并肩而行,低声道:“皇上有密旨。”韦小宝点了点头。

  到得大雄宝殿,张康年取出圣旨宣读,却只是几句官样文章,皇帝赐了五千两银子给少林寺,修建僧舍,重修佛像金身,又册封韦小宝为“辅国奉圣禅师”。晦聪和韦小宝叩头拜谢。张康年道:“皇上吩咐,要辅国奉圣禅师克日启程,前往五台山。”这事早在韦小宝意料之中,躬身应道:“奴才遵旨。”

  奉过茶后,韦小宝邀过张康年、赵齐贤二人到自己禅房中叙话。张康年从怀中取出一道密旨,双手奉上,说道:“皇上另有旨意。”

  韦小宝跪下磕头,双手接过,见是火漆印密封了的,寻思:“不知皇上有甚么吩咐。圣旨上写的字,他认得我,我不认得他。既是密旨,可不能让张赵他们得知,还是去请教方丈师兄为是。他决不能泄漏了机密。”

  于是拿了密旨,来到晦聪的禅房,说道:“方丈师兄,皇上有一道密旨给我,要请你指点。”拆开密旨封套,见里面折着一大张宣纸,摊着开来,画着四幅图画。

  第一幅画着五座山峰,韦小宝认得便是五台山。以南台顶之北画着一座庙宇,写著“清凉寺”三字。他曾在清凉寺多日,这三个字倒有点面熟,写在别处,他是决计不识的,写在庙上,便算是遇上熟人了。

  第二幅是一个小和尚走进一座庙宇,庙额上写的也是“清凉寺”三字。小和尚身后跟着一群僧侣,众僧头顶写著“少林寺和尚”五字。前面三字,韦小宝倒也识得,“和尚”两字虽然不识,却也猜得到。

  第三幅画的是大雄宝殿,一个小和尚居中而坐,嬉皮笑脸,面目宛然便是韦小宝,但身披大红袈裟,穿了方丈法衣,旁边有许多僧人侍立。韦小宝瞧着画中的小和尚和自己实在相像,越着越觉有趣,不觉笑了出来。

  第四幅画中这小和尚跪在地下,侍奉一个中年僧人。这僧人相貌清癯,正是出家后法名行痴的顺治皇帝。

  除了四幅图画外,密旨中更无其他文字。原来康熙雅擅丹青,知道韦小宝识字有限,便画图下旨。这四幅图画说得再也明白不过,是要他到清凉寺去做住持,侍奉老皇帝。

  韦小宝先觉有趣,随即喜悦之情消减,暗暗叫苦:“做做小和尚也还罢了,又要去做老和尚,那可糟糕之至了。”

  晦聪微笑道:“恭喜师弟,皇上派你去住持清凉。清凉寺乃庄严古剎,建于北魏孝文帝时,比少林寺尤早。师弟出主大寺,必可宏宣佛法,普渡众生,昌大我教。”韦小宝摇头苦笑,说道:“这住持我是做不来的,一定搞得笑话百出,一塌胡涂。”晦聪道:“圣旨中画明要师弟带领一群本寺僧侣,随同前往。师弟可自行挑选。大家既是你相熟的晚辈,自当尽心辅佐,决无疏虞,师弟大可放心。”

  韦小宝呆了半晌,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小皇帝思虑周详,当时派自己来少林寺出家,早就安排下了今日之事。让自己在少林寺住了半年有余,得与群僧相熟,以便挑选合意僧侣,同赴清凉寺。老皇帝既已出家,决不愿由侍卫官兵保卫,说不定竟然来个不别而行,从此再也找他不到。少林僧武功卓绝,由自己率领了保护皇帝,比之侍卫官兵是稳妥得多了。

  何况此事乃天大机密,皇帝倘若派遣侍卫官兵,去保卫五台山的一个和尚,必定沸沸扬扬,传得举世皆知。众侍卫中也必有识得老皇帝的。由一个少林僧入主清凉,却十分寻常,以前清凉寺的住持澄光,本就是少林寺的十八罗汉之一。又想:“倘若小皇帝起初就命我去清凉寺出家,仍然太过引人注目,到少林寺来转得一转,就不会有人疑心了。”想到此处,对康熙的布置不由得大是钦服。

  当下回去禅房,取出六千两银票,命张康年等分赏给众侍卫。张赵二人没想到韦小宝做了和尚,还是这等慷慨,喜出望外,赞道:“自古以来,大和尚赏银子给皇帝侍卫的,只有你韦大人一位,当真是空前绝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韦小宝笑道:“前无古僧,后无来僧。”

  张康年低声道:“韦大人,皇上派你办甚么大事,我们不敢多问。你有甚么差遣,尽管吩咐好了。给你办事就是给皇上办事,大伙儿一样的奋勇争先。”赵齐贤道:“倘若韦大人要办甚么事,一时不得其便,我们或许可以稍尽微力。比方……比方说,韦大人如果要取少林寺中的武功秘本,我们就来放火烧寺,一场大乱,韦大人就可乘机下手。”张康年吃吃而笑,悄声道:“是啊,这叫做乘火打劫,浑水摸鱼。”

  韦小宝一怔,随即明白:“是了,他们一定在猜想皇上派我来少林寺做和尚,到底有甚么用意,这次交来的密旨之中,又说了些甚么。他们知道皇上好武,派我来少林寺出家,自然是盗取武功秘本了。”笑了一笑,也低声道:“两位放心!这个……我已经得手啦。”

  张赵二人大喜,一齐躬身请安,道:“皇上洪福齐天,韦大人精明干练,恭喜你立此大功。”赵齐贤道:“要不要让我们给你带出去?庙里和尚若有疑心,韦大人尽可解衣给他们搜查。”韦小宝笑道:“那倒不用。你们去回奏皇上,就说奴才韦小宝谨奉圣旨,已将图画牢牢记住,用心办事,请皇上放心。”两位应道:“是。”

  赵齐贤想了片刻,已明白其中道理,道:“原来这些武功秘诀都是图谱,韦大人看熟后已牢牢记住。”张康年也即省悟,赞道:“那是更加好了,倘若将秘本盗了出去,庙里和尚自然会知道,终究……终究不如那个最好,看过后记住,却是神不知鬼不觉。那也全仗韦大人天生的绝顶聪明,像我这等蠢才,就说甚么也记不住。”韦小宝见二人又误会他所说的图画是少林寺武功图谱,暗暗好笑,说道:“张兄不必太谦,在寺里慢慢的看,一天两天不成,几个月下来,终于记住了。”两人齐声称是,心想你在寺中半年有余,少林派武学的图谱一定记了不少。

  两人告辞出去。韦小宝想起一事,问道:“刚才在山门外遇见一批人,你们可知是甚么来历?”张赵二人道:“不知。”韦小宝道:“你们快去查查。这群人来到少林寺,鬼鬼祟祟,看样子也是想偷盗寺里的武功秘本。尤其是那个总兵,不知是谁的部下,他身为朝廷命官,竟胆敢想坏皇上的大事,委实大逆不道,存心造反。你们查到是何人主使,倒是一件大大的功劳。”二人喜道:“这个容易,他们下山不久,一定追得上。那总兵有名有姓,一查便知。”韦小宝明知那马总兵是吴三桂的部下,却故意诬陷,假作不知他来历,让一众御前侍卫查知,禀告皇上邀功,远胜于自己去诬告。

  韦小宝又道:“跟这伙人在一起的,有个女扮男装的少女,她们正在找寻另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美貌姑娘。这两个女子,跟这件逆谋大事牵涉极多。你们去设法详细查明,两个女子叫甚么名字,甚么出身来历。查明之后,送封信来。”这番话自然是假公济私了。他差皇帝的侍卫去追查自己的心上人,他们贪图赏金,定然落力办事。御前侍卫要查甚么案子,普天下官府都奉命差遣,如此雷厉风行的追查,岂有找不到线索之理?

  张赵二人拍胸担保,定当查个水落石出,以报韦大人提拔之恩、知遇之德、眷顾之情、重赏之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