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四回 爱河纵涸须千劫 苦海难量为一慈(4)


  众僧来到山下,已将大队喇嘛抛在路后,回头向山上望去,但见火光烛天,那座小庙已烧穿了顶。澄通道:“这座小庙一烧,他们又找不到行痴大师,只道他已烧死在小庙之中,就此死了这条心,再也不来滋扰,倒是一件好事。”澄光点头道:“师弟之言有理。”

  韦小宝命澄观将行痴等三人身上穴道解了,说道:“多有得罪,还请莫怪。”

  行痴等刚才穴道被点,动弹不得,耳目却是无碍,见到经过情形,早明白是少林僧设法相救。行颠大声喝采,说道:“妙计,妙计!大伙儿轻轻易易便逃了出来。方丈大师,你是救我们性命,多谢你还来不及,谁来怪你?”行痴决意焚身消业,行颠忠心耿耿,只好陪着殉主,但心中毕竟是不愿就此便死,此时得脱大难,自是欢喜之极。行痴微笑道:“不伤一人而化解此事,的是难能可贵。”

  忽听得迎面山道上脚步声响,大队人群快步奔来。澄通道:“师叔,有大批喇嘛杀过来了。”韦小宝道:“咱们冲向前去,嘴巴叽哩咕噜一番,见到他们时脸上露出笑容,伸手向山上指去,总之不可与他们动手。”众僧一齐遵命,连行痴和玉林也都点头。

  韦小宝心中大乐:“老皇爷听我号令,老皇爷的师父也听我号令。”

  众僧将行痴护在中间,沿大道奔去。

  ***

  只见山坳后冲出一股人来,手执灯笼火把,却不是喇嘛,都是朝山进香的香客,颈中挂了黄布袋,袋上写著“虔诚进香”等等大字。一众少林僧奔到近处,均是一呆,澄通等早已住口,澄观等头脑不大灵敏的,却还在乱叫“杜撰藏语”。

  香客中走出一名汉子,大声喝道:“你们干甚么的?”这人身材魁梧,声音洪亮。韦小宝一见大喜,认得他是御前侍卫总管多隆,当即奔上,叫道:“多大哥,你瞧小弟是谁?”

  多隆一怔,从身旁一人手中接过灯笼,移到他面前一照。韦小宝向他挤眉弄眼,哈哈大笑。多隆惊喜交集道:“是……是韦兄弟,你……你怎么在这里?又扮作个小喇嘛模样?”韦小宝笑道:“你又怎么到了这里?”

  说话之间,多隆身后又有一群香客赶到,带头的香客却是赵齐贤。韦小宝一看,这些香客都是御前侍卫所扮,其中倒有一大半相识。众侍卫围了上来,嘻嘻哈哈的十分亲热。

  韦小宝低声问多隆道:“皇上派你们来的?”多隆低声道:“皇上和太后到五台山来进香,现下在灵境寺中。”韦小宝惊喜交集,道:“皇上到五台山来了?那好极了!好极了!”心想:“那老婊子也来干甚么?老皇爷恨不得杀了她。”

  不多时又到了一批骁骑营的军官士兵,也都扮作了香客。韦小宝问:“这次从北京到五台山来的,共有多少香客?”多隆低声道:“除了咱们御前侍卫之外,骁骑营、前锋营、护军营也都随驾来此。”韦小宝道:“那怕不有三四万官兵?”多隆道:“一共是三万四千多人。”韦小宝道:“护驾诸营的总管是谁?”多隆道:“是康亲王。”韦小宝笑道:“那也是老朋友了。”向赵齐贤招招手,等他走近,说道:“赵大哥,请你去禀报康亲王,我要调动人马,办一件大事,事情紧急,来不及向他请示了。”赵齐贤应命而去。

  跟着骁骑营正黄旗都统察尔珠也到了。韦小宝道:“多老哥,都统大人,有数千西藏喇嘛,定是得知了皇上进香的讯息,刻下团团围住了清凉寺,造反作乱。你们两位立即去把这干反贼拿下了,这可是一件大大的功劳。”两人大喜,齐向韦小宝道谢,说道:“韦大人送功劳给我们,真是何以克当。”韦小宝道:“大家忠心为皇上办事,分甚么彼此?这叫做有福同享,有难共当。”两人当即传下令去,把守四周山道,点齐猛将精兵,向山上杀去。

  韦小宝大声叫道:“圣上仁慈英明,有好生之德,你们只须擒拿反贼,不可多伤人命。因为圣上是鸟生鱼汤,不是差劲的皇帝。”一众侍卫、亲兵齐声答应。“尧舜禹汤”四字,康熙虽曾简略解说过,韦小宝却也难以明白,总之知道“鸟生鱼汤”这碗汤是大大的好汤,不是差劲的汤,凡是皇帝,听了无不十分欢喜。他这几句话,却是叫给老皇帝听的,心想今日老小皇帝父子相会,多拍老皇帝马屁,比之拍小皇帝马屁更为灵验有效。

  他转身走到行痴跟前,说道:“三位大师,咱们身上衣服不伦不类,且到前面金阁寺去换过衣衫,找个清静的所在休息,免得这些闲人打扰了三位清修。”行痴等点头称是。

  一行人又行数里,来到金阁寺中。韦小宝一进寺门,便取出一千两银票,交给住持,说道:“暂借宝剎休息,一切不可多问。问一句,扣十两银子。一句不问,这一千两银子都是香金。如果问了一百零一句,你倒找我十两,不折不扣,童叟无欺。”

  那住持乍得巨金,又惊又喜,当即诺诺连声,问道:“师兄要……”话到口边,突然一怔,忙改口道:“……要喝杯茶了。”匆匆入内端茶。他本来想问“师兄要不要喝杯茶?”总算尚有急智,临时改口,省下了十两银子。

  韦小宝出寺暗传号令,命百余名御前侍卫在金阁寺四周守卫,又差两名侍卫去奏报皇上:“奴才韦小宝职责重大,不敢擅离,在金阁寺候驾。”

  一名侍卫道:“启禀韦副总管:咱们做臣子的,该当前去叩见皇上才是,不能等皇上过来见你。”韦小宝双手一摊,笑道:“没法子。这一次只好坏一坏规矩了。”两位侍卫答应了,转过身来,都伸了伸舌头,心道:“好大的胆子,连性命也不要了。”当即奔去奏报。

  ***

  众僧换过衣衫,坐下休息,只听得山上杀声大震,侍卫亲兵已在围捕喇嘛。扰攘良久,声音渐歇。又过了半个多时辰,突然间万籁俱寂,但闻数十人的脚步声自远而近,来到寺外而止。跟着靴声橐橐,一群人走进寺来。

  韦小宝心想:“小皇帝到了。”拔出匕首,执在手中,守在行痴的禅房之外,脸上自是摆出一副忠心护主、万死不辞的模样,单以外表而论,行颠的忠义勇烈,那是远远不如了。

  脚步声自外而内,十余名身穿便装的侍卫快步过来,手提着灯笼,站在两旁。一名侍卫低声喝道:“快收起刀子。”韦小宝退了几步,以背靠门,横剑当胸,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入”之概,喝道:“禅房里众位大师正在休息,谁都不可过来啰唣。”只见一位身穿蓝袍的少年走了过来,正是康熙。

  韦小宝这才还剑入鞘,抢上叩头,低声道:“皇上大喜。老……老法师在里面。”

  康熙颤声道:“你给我……给我通报。”转身挥手道:“你们都出去!”

  待众侍卫退出后,韦小宝在禅房门上轻击两下,说道:“晦明求见。”过了好一会,内无应声。康熙忍不住抢上一步,在门上敲了两下。韦小宝摇摇手,示意不可说话,康熙将已到口边的“父皇”一声叫唤强行忍住。

  又过良久,只听得行颠说道:“方丈大师,我师兄精神困倦,恕不相见。他身入空门,尘缘已了,请你转告外人,不要妨他清修。”韦小宝道:“是,是,请你开门,只见一面便是。”行颠道:“我师兄之意,此处是金阁寺,大家是客,不奉方丈法旨,还盼莫怪。”

  韦小宝转头向康熙瞧去,见他神色凄惨,心想:“你说我在这里不是方丈,不能叫你开门,那么我去要本寺方丈来叫门,也容易得紧。”正想转身去叫方丈,康熙已自忍耐不住,突然放声大哭。

  韦小宝心想:“若要本寺方丈来叫开了门,倒有逼迫老皇爷之意,倒还是软求的好。”双手在胸口猛搥数下,跟着也大哭起来,一面干号,一面叫道:“我在这世上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孤苦伶仃的,没人疼我。做人还有甚么乐趣?不如一头撞死了倒还干净。”假哭是他自幼熟习的拿手本事,叫得几声,眼泪便倾泻而出,哭得悲切异常。

  康熙听得他大哭,初时不禁一愕,跟着又哭了起来。

  只听得呀的一声,禅房门开了。行颠站在门口,说道:“请小施主进来。”

  康熙悲喜交集,直冲进房,抱住行痴双脚,放声大哭。

  行痴轻轻抚摸他头,说道:“痴儿,痴儿。”眼泪也滚滚而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