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五回 乌飞白头窜帝子 马挟红粉啼宫娥(2)


  白衣尼皱眉道:“干甚么?起来,起来。”韦小宝道:“我……我不要银子。”白衣尼道:“那你哭甚么?”韦小宝道:“我没爹没娘,从来没人疼我,师太,你……你就像我娘一样。我自个儿常常想,有……有个好好疼我的妈妈就好了。”白衣尼脸上一红,轻声啐道:“胡说八道!我是出家人……”韦小宝道:“是,是!”站起身来,泪痕满脸,说哭便哭原是他的绝技之一。

  白衣尼沉吟道:“我本要去北京,那么带你一起上路好了。不过你是个小和尚……”

  韦小宝心想:回去北京,那当真再好不过,忙道:“我这小和尚是假的,下山后换过衣衫,便不是小和尚了。”

  白衣尼点点头,更不说话,同下峰来。遇到险峻难行之处,白衣尼提住他衣领,轻轻巧巧的一跃而过。韦小宝大赞不已,又说少林派武功天下闻名,可及不上她一点边儿,那白衣尼便似听而不闻。待韦小宝说到第七八遍时,白衣尼道:“少林派武功自有独到之处,小孩儿家井底之蛙,不可信口雌黄。单以你这刀枪不入的护体神功而言,我就不会。”

  韦小宝一阵冲动,说道:“我这护体神功是假的。”解开外衣,露出背心,道:“这件背心才是刀枪不入。”白衣尼伸手一扯,指上用劲,以她这一扯之力,连钢丝也扯断了,可是那背心竟丝毫不动。她微微一笑,道:“原来如此。我本来奇怪,就算少林派内功当真了得,以你小小年纪,也决计练不到这火候。”解开了心中一个疑团,甚是高兴,笑道:“你这孩子,说话倒也老实。”

  韦小宝暗暗好笑,一生之中,居然有人赞他老实,当真希罕之至,说道:“我对别人也不怎么老实,对师太却句句说的是实话,也不知是甚么缘故,多半是我把你当作是我……我妈妈……”白衣尼道:“以后别再说这话,难听得很。”

  韦小宝道:“是,是。”心道:“你在我胸口戳了这一下,这时候还在痛。我已叫了你好几声妈妈,就算扯直了。”他叫人妈妈,就是骂人为婊子,得意之下,又向白衣尼瞧了一眼,见到她高华贵重的气象,不自禁的心生尊敬,好生后悔叫了她几声“妈妈”。

  他又向白衣尼望了一眼,却见她泪水盈眶,泫然欲泣,心下奇怪。

  他自然不知道,白衣尼心中正在想:“这件背心,我早该想到了。他……他……可不是也有这么一件吗?”

  ***

  白衣尼和他自北边下山,折而向东。到得一座市镇,韦小宝便去购买衣衫,打扮成个少年公子模样。他假扮喇嘛,护着顺治离清凉寺时,几十万两银票自然决不离身。一路之上吩咐店家供应精美素斋。服侍得白衣尼十分周到。

  白衣尼对菜肴美恶分辨甚精,便如出身于大富大贵之家一般,与那些少林僧全然不同。她虽不有意挑剔,但如菜肴精致,便多吃几筷。韦小宝有的是银子,只要市上买得到,甚么人参、燕窝、茯苓、银耳、金钱菇,有多贵就买多贵。他掌管御厨多时,太后、皇帝每逢佛祖诞、观音诞或是祈年大斋都要吃素,他点起素菜来自也十分在行。有时客店中的厨子不知如何烹饪,倒要他去厨房指点一番,煮出来倒也与御膳有七八分差相彷佛。

  白衣尼沉默寡言,往往整日不说一句话。韦小宝对她既生敬意,便也不敢胡说八道。不一日到了北京,韦小宝去找了一家大客店,一进门便赏了十两银子。客店掌柜虽觉尼姑住店有些突兀,但这位贵公子出手豪阔,自是殷勤接待。白衣尼似乎一切视作当然,从来不问。

  用过午膳后,白衣尼道:“我要去煤山瞧瞧。”韦小宝道:“去煤山吗?那是崇祯皇上归天的地方,咱们得去磕几个头。”

  那煤山便在皇宫之侧,片刻即到。来到山上,韦小宝指着一株大树,说道:“崇祯皇上便是在这株树上吊死的。”

  白衣尼伸手抚树,手臂不住颤动,泪水扑簌簌的滚了下来,忽然放声大哭,伏倒在地。

  韦小宝见她哭得伤心,寻思:“难道她认得崇祯皇帝?”心念一动:“莫非她就跟陶姑姑一样,也是大明皇宫里的宫女,说不定还是崇祯皇帝的妃子。不,年纪可不对了,她好像比老婊子还年轻,不会是崇祯的妃子。”只听她哭得哀切异常,一口气几乎转不过来,忍不住也掉下泪来,跪倒在地,向那树拜了几拜。

  白衣尼哀哭良久,站起身来,抱住了树干,突然全身颤抖,昏晕了过去,身子慢慢软垂下来。韦小宝吃了一惊,急忙扶住,叫道:“师太,师太,快醒来。”

  过了好一会,白衣尼悠悠醒转,定了定神,说道:“咱们去皇宫瞧瞧。”韦小宝道:“好,咱们先回客店。我去弄套太监的衣衫来,师太换上了,我带你入宫。”白衣尼怒道:“我怎能穿鞑子太监的衣衫?”韦小宝道:“是,是。那么……那么……有了,师太扮作个喇嘛,皇宫里经常有喇嘛进出的。”白衣尼道:“我也不扮喇嘛。就这样冲进宫去,谁能阻挡?”韦小宝道:“是,谅那些侍卫也挡不住师太。只不过……这不免要大开杀戒。师太只顾杀人,就不能静静的瞧东西了。”他可真不愿跟白衣尼就这样硬闯皇宫。

  白衣尼点头道:“那也说得是,今天晚上乘黑闯宫便了。你在客店里等着我,以免遭遇危险。”韦小宝道:“不,不,我跟你一起去。你一个人进宫,我不放心。皇宫里我可熟得到了家,地方熟,人也熟。你想瞧甚么地方,我带你去便是。”白衣尼不语,呆呆出神。

  ***

  到得二更天时,白衣尼和韦小宝出了客店,来到宫墙之外。韦小宝道:“咱们绕到东北角上,那边的宫墙较矮,里面是苏拉杂役所住的所在,没甚么侍卫巡查。”白衣尼依着他指点,来到北十三排之侧,抓住韦小宝后腰,轻轻跃进宫去。

  韦小宝低声道:“这边过去是乐寿堂和养性殿,师太你想瞧甚么地方?”白衣尼沉吟道:“甚么地方都瞧瞧。”向西从乐寿堂和养性殿之间穿过,绕过一道长廊,经玄穹宝殿、景阳宫、钟粹宫而到了御花园中。

  白衣尼虽在黑暗之中,仍行走十分迅速,转弯抹角,竟无丝毫迟疑,遇到侍卫和更夫巡查,便在屋角或树林后一躲。韦小宝大奇:“她怎地对宫中情形如此熟悉?她以前定是在宫里住过的。”

  跟着她过御花园,继续向西,出坤宁门,来到坤宁宫外。白衣尼微一踌躇,问道:“皇后是不是住在这里?”韦小宝道:“皇上还没大婚,没有皇后。从前太后住在这里,现今搬到慈宁宫去了。眼下坤宁宫没人住。”白衣尼道:“咱们去瞧瞧。”来到坤宁宫外,伸手按上窗格,微一使劲,窗闩嗤嗤轻响,已然断了,拉开窗子,跃了进去。韦小宝跟着爬进。

  坤宁宫是皇后的寝宫,韦小宝从没来过,这寝宫久无人住,触鼻一阵灰尘霉气。月光从窗纸中映进一些微光,依稀见到白衣尼坐在床沿之上,一动也不动。过了一会,听得扑簌簌有声,却是她眼泪流上了衣襟。

  韦小宝心道:“是了,她多半跟陶姑姑一样,本来是宫里的宫女,服侍过前朝皇后。”只见她抬头瞧着屋梁,低声道:“周皇后,就是……就是在这里自尽死的。”韦小宝应道:“是。”心下更无怀疑,低声问道:“师太,你要不要见见我姑姑?”

  白衣尼奇道:“你姑姑?她是甚么人?”韦小宝道:“我姑姑姓陶,叫作陶红英……”白衣尼轻声惊呼:“红英?”韦小宝道:“是啊,说不定你认得她。我姑姑从前是服侍崇祯皇帝的长公主的。”

  白衣尼道:“好,好!她在那里?你快……快去叫她来见我。”她一直泰然自若,即就那日在清凉寺中行刺康熙,尽管行动迅捷,仍不失镇静,可是此刻语音中竟显得十分焦急。

  韦小宝道:“今晚是叫不到了。”白衣尼连问:“为甚么?为甚么?”韦小宝道:“我姑姑忠于大明,曾行刺鞑子太后,可惜刺她不死,只好在宫里躲躲藏藏。她要见到我的暗号之后,明晚才能相见。”白衣尼道:“很好,红英这丫头有气节。你做甚么暗号?”韦小宝道:“我跟姑姑约好的。我在火场上堆一个石堆,插一根木条,她便知道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