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五回 乌飞白头窜帝子 马挟红粉啼宫娥(3)


  白衣尼道:“咱们就做暗号去。”跃出窗外,拉了韦小宝的手,出隆福门,过永寿宫、体元殿、保华殿,向北来到火场。韦小宝拾起一根炭条,在一块木片上画了只雀儿,用乱石堆成一堆,将木条插入石堆。白衣尼忽道:“有人来啦!”

  火场是宫中焚烧废物的所在,深夜忽然有人到来,事非寻常。韦小宝一拉白衣尼的手,躲到了一只大瓦缸之后,只听得脚步声细碎,一人奔将过来,站定身四下一看,见到了韦小宝所插的木条,微微一怔,便走过去拔起。这人一转身,月光照到脸上,韦小宝见到正是陶红英,心中大喜,叫道:“姑姑,我在这里。”从瓦缸后面走了出来。

  陶红英抢上前来,一把搂住了他,喜道:“好孩子,你终于来了。每天晚上,我都到这里来瞧瞧,只盼早日见到你的记号。”韦小宝道:“姑姑,有一个人想见你。”陶红英微感诧异,放开了他身子,问道:“是谁?”

  白衣尼站直身子,低声道:“红英,你……你还认得我么?”

  陶红英没想到瓦缸后另有别人,吃了一惊,退后三步,右手在腰间一摸,拔短剑在手,道:“是……是谁?”白衣尼叹了口气,道:“原来你不认得我了。”陶红英道:“我……我见不到你脸,你……你是……”

  白衣尼身子微侧,让月光照在她半边脸上,低声道:“你相貌也变了很多啦。”

  陶红英颤声道:“你是……你是……”突然间掷下短剑,叫道:“公主,是你?我……我……”扑过去抱住白衣尼的腿,伏在地下,呜咽道:“公主,今日能再见到你,我……我便即刻死了,也……也喜欢得紧。”

  一听得“公主”二字,韦小宝这一下惊诧自是非同小可,但随即想起陶红英先前说过的往事:她是先朝宫中的宫女,一直服侍长公主,李闯攻入北京后,崇祯提剑要杀长公主,砍断了她手臂,陶红英在混乱中晕了过去,醒转来时,皇帝和公主都已不见。韦小宝向白衣尼望了一眼,心想:“她少了一条手臂,对宫中情形这样熟悉,又在坤宁宫中哭泣,我早该想到了。似她这等高贵模样,怎能会是宫女?我到这时候才知,真在大大的蠢才。”

  只听白衣尼道:“这些日子来,你一直都在宫里?”陶红英呜咽道:“是。”白衣尼道:“这孩子说,你曾行刺鞑子皇太后,那很好。可……可也难为你了。”说到这里,泪水不禁涔涔而下。陶红英道:“公主是万金之体,不可在这里耽搁。奴婢即刻送公主出宫。”白衣尼叹了口气,道:“我早已不是公主了。”陶红英道:“不,不,在奴婢心里,你永远是公主,是我的长公主。”

  白衣尼凄然一笑。月光之下,她脸颊上泪珠莹然,这一笑更显凄清。她缓缓的道:“宁寿宫这会儿有人住么?我想去瞧瞧。”陶红英道:“宁寿宫……现今是……是鞑子的建宁公主住着。不过这几天鞑子皇帝、太后、和公主都不在宫里,不知上那里去了。宁寿宫只余下几个宫女太监。待奴婢去把他们杀了,请公主过去。”宁寿宫是公主的寝宫,正是这位大明长平公主的旧居。

  白衣尼道:“那也不用杀人,我们过去瞧瞧便是。”陶红英道:“是。”她不知长平公主已身负超凡入圣的武功,只道是韦小宝带着她混进宫来的。她乍逢故主,满心激动,别说公主不过是要去看看旧居,就是刀山油锅,也毫不思索的抢先跳了。

  当下三人向北出西铁门,折而向东,过顺贞门,经北五所、茶库,来到宁寿宫外。

  陶红英低声道:“待奴婢进去驱除宫女太监。”白衣尼道:“不用。”伸手推门,门闩轻轻一响的断了,宫门打开,白衣尼走了进去。虽然换了朝代,宫中规矩并无多大更改,宁寿宫是白衣尼的旧居,她熟知太监宫女住宿何处,不待众人惊觉,已一一点了各人的晕穴,来到公主的寝殿。陶红英又惊又喜,道:“公主,想不到你武功如此了得!”

  白衣尼坐在床沿之上,回思二十多年前的往事,自己曾在这里图绘一人的肖像,又曾与此人同被共枕。现今天下都给鞑子占了去,自己这一间卧室,也给鞑子的公主占住了,那人更是远在绝域万里之外,今生今世,再也难以相见……(按:大明长平公主之事,请参阅拙作“碧血剑”。)

  陶红英和韦小宝侍立在旁,默不作声。过了好一会,白衣尼轻声叹息,幽幽的道:“点起烛火。”陶红英道:“是。”点燃了蜡烛,只见墙壁上、桌椅上,都是刀剑皮鞭之类的兵器,便如是个武人的居室,那里像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寝宫。

  白衣尼道:“原来这公主也生性好武。”

  韦小宝道:“这鞑子公主的脾气很怪,不但喜欢打人,还喜欢人家打她,武功却稀松平常,连我也不如。”他向床上瞧了一眼,想起那日躲在公主被中,给太后抓住,若不是那枚五龙令掉了出来,此刻早在阴世做小太监、服侍阎罗王的公主了。

  白衣尼轻声道:“我那些图画、书册,都给她丢掉了?”陶红英道:“是。这番邦女子只怕字也认不得几个,懂得甚么丹青图书?”

  白衣尼左手一抬,袖子微扬,烛火登时灭了,说道:“你跟我出宫去罢。”

  陶红英道:“是。”又道:“公主,你身手这样了得,如能抓到鞑子太后,逼她将那几部经书交了出来,便可破了鞑子的龙脉。”

  白衣尼道:“甚么经书?鞑子的龙脉?”陶红英当下简述八部《四十二章经》的来历。白衣尼默默的听完,沉吟半晌,说道:“这八部经书之中,倘若当真藏着这么个大秘密,能破得鞑子的龙脉,自是再好不过。等鞑子皇太后回宫,我们再来。”

  三人出得宁寿宫,仍从北十三排之侧城墙出宫,回到客店宿歇。陶红英和白衣尼住在一房,事隔二十多年,今晚竟得再和故主同室而卧,喜不自胜,这一晚那里能再睡得着?

  韦小宝却想:“五部经书在我手里,有一部在皇上那里,另外两部却不知在那里。这位公主师太要逼老婊子交出经书,她是交不出的,正好三言两语,撺掇公主师太杀了她,拔了皇上和我的眼中钉。”

  ***

  此后数日,白衣尼和陶红英在客店中足不出户,韦小宝每日里出去打听,皇上是否已经回宫。到第七日上午,见康亲王、索额图、多隆等人率领大批御前侍卫,拥卫着几辆大轿子入宫,知道皇上已回。果然过不多时,一群群亲王贝勒、各部大臣陆续进宫,自是去恭叩圣安。韦小宝回到客店告知。

  白衣尼道:“很好,今晚我进宫去。鞑子皇帝已回,宫中守卫必比上次严密数倍,你们二人在客店里等着我便是。”韦小宝道:“公主师太,我跟你去。”陶红英也道:“奴婢想随着公主。奴婢和这孩子熟知宫中地形,不会有危险的。”她既和故主重逢,说甚么也不肯再离她一步了。白衣尼点头允可。

  ***

  当晚三人自原路入宫,来到太后所住的慈宁宫外。四下里静悄悄地,白衣尼带着二人绕到宫后,抓住韦小宝后腰越墙而入,落地无声。陶红英跃下之时,白衣尼左手衣袖在她腰间一托,她落地时便也一无声息。韦小宝指着太后寝殿的侧窗,打手势示意太后住于该处,领着二人走入后院。那是慈宁宫宫女的住处。眼见只三间屋子的窗子透出淡淡黄光。白衣尼自一间屋子的窗逢中向内一张,见十余名宫女并排坐在櫈上,每人低头垂眉,犹似入定一般。她轻轻掀开帘子,径自走进太后的寝殿。韦小宝和陶红英跟了进去。

  桌上明晃晃的点着四根红烛,房中一人也无。陶红英低声道:“婢子曾划破三口箱子,抽屉中也全找过了,还没见到经书影子,鞑子太后和那个假宫女就进来了……啊哟,有人来啦!”韦小宝一扯她衣袖,忙躲到床后。白衣尼点点头,和陶红英跟着躲在床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